《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5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没有怀疑她的话,也不再提什么一百倍的利润,点点头:“行,那就交给你了,以后我是喝汤还是吃肉,可都在你一念之间啊。姐姐,你可千万不能大意啊。”
  武玲豪气地说:“有姐一口肉吃,决不让你喝汤。”
  张文定双手一拱:“姐姐,你真狠,想让我喝西北风啊。幸好我是修道的,学过几手辟谷的功夫,要不然那不得饿死?真要把我饿死了,你可是谋杀亲夫啊。”
  “你就贫吧你。”武玲笑容依旧,看着张文定道,“还亲夫呢,行吧,亲夫就亲夫吧,想要做亲夫,你可得有心理准备啊。明年,呃,就是年后,你得跟我去一趟京城。”
  张文定心里一颤:“去京城干嘛?”
  “见家长啊。”武玲嘿嘿笑道,“你是我男朋友,不能总是不露面吧?我爹娘、还有我哥哥嫂子们。呃,还有侄子侄女们,到时候你得把红包准备好,放心,这些都是我出,不花你的钱。”
  张文定顿时心乱如麻,他最不愿意的就是去京城见家长,可是这个话却又不好回答,毕竟,他当初可是答应过武玲的,就算是真注册假结婚都不怕。既然结婚都没问题,那结婚之前见家长这个环节自然就不可避免了。
  只是,对于见家长,他真的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啊。
  不过,再没心理准备,他现在也只能笑着答应武玲,毕竟再等十多天,他就要靠着人家来治自己的孤阳煞呢。不说别的,自己和她办了事,陪她回一次家,这个,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好推拒哈。
  事情说完,武玲就拿过手机打开了,张文定看到这个,才想起来自己刚才也关机了,赶紧开机。
  这手机一开,两个人的短信提示就一条接一条发了过来。
  武玲只是埋头在看,没有打电话,而张文定就不得不打电话了,因为有一条移动秘书发过来的短信显示,在他关机的时候,池坚强给他打了个电话。
  张文定没有走出房间,就这么坐着,当着武玲的面拨通了池坚强的电话:“池部长,我张文定啊。您找我?刚才手机没电了。”
  “你下午没上班?”池坚强问。
  “哦,下午开发区那边有点事情,徐主任要我过去一趟。您知道的,我的组织关系现在还在开发区,没办法啊。”张文定谎话张嘴就来,他撒这个谎还是心里有底的,以池坚强的身份,自然不可能为了这么点小事而找徐莹去对质。

  就算是对质,徐莹也肯定会帮他说话,所以,这个谎他撒得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而且,张文定这个话里还点出了一条,那就是他虽然在组织部上班,但他人还是开发区的人,开发区有事相召,他必须得去。
  有这一条在,池坚强就算是想骂人也不好找借口了。
  果然,听到了张文定的话,池坚强就有了点短暂的停顿,然后才来了句:“那你要请假嘛。”
  张文定正准备端正态度来道歉的时候,却不料池坚强居然就这么挂断了电话。
  看了看手机,他就有点小郁闷,靠,自己那么长时间按时上班没见池坚强有事找的,今天才一个下午没上班,就被逮了个正着,这他妈走的什么运啊。
  被逮着不算,听刚才池坚强的语气,貌似常务副部长大人还挺有火气啊。
  “怎么了?下午没上班被领导逮着了?”武玲将手机扔在桌上,问张文定道。

  张文定苦笑了一下:“唉,运气差啊。我到组织部之后从来都不迟到早退,今天第一次,就被抓个正着。平时没见有领导查岗的......”
  “那还不简单,有人打小报告呗。”武玲翻翻眼皮,不以为然道。
  张文定心里一凛,他觉得最近一科已经被他整得铁板一块了,应该不会有人敢打小报告的吧?再说了,就算想打小报告,以他们的身份和级别,也够不着池坚强这个组织部的二把手啊。
  那又会是谁打的小报告呢?
  原本张文定还只以为是自己运气差,可是经过武玲这么一提醒,他心里就怎么也挥不去有人打小报告这个阴影了。身在官场,很多时候都不得不谨小慎微,不得不把人心想得险恶一些,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当初他就是因为没有把人性想得太恶,所以差点被邓如意给搞下去了,要不是徐莹给他出主意,还不知道要费多少手脚才能把事情解决好呢,更别提他现在在干部一科说一不二呼风唤雨的风光了。
  唉,看来自己最近太顺了,又放松了警惕啊,得汲取教训。
  第二天,张文定一上班就跑去池坚强那里汇报工作,就昨天下午没上班的事情做了个口头检讨,态度相当端正。
  池坚强也没说他什么,只叫他下不为例,几句话便饶过了他。

  从池坚强办公室出来,张文定还是不敢确定昨天是被人打了小报告还是池副部长搞的一个突然袭击。这种事情,基本上是找不到明确结果的,他能做的,也就只有在以后的工作当中更加注意,尽量避免被人拿到把柄。
  上午十点半的时候,武玲打来电话,说是帮他开好户了,要教他如何在网上看交易,他懒得学那些,赶紧说办公室网速慢下了不了软件。挂断电话,他又有点心虚了,昨天晚上把身份证和银行卡都给了武玲,他就只留三千块钱现金和一张在开发区的时候办的公务员信用卡,透支额度有三万,够他用的,可是用了之后拿什么还款啊?
  唉,也不知道一个月后投的那几万块钱会不会多出一倍来。
  不过一想到武玲所说的利润,他又心里舒服了。当官不能没有钱,他靠炒股所得,那是正当收入,不管得多少,都经得起查,不怕有人在这上面做文章了。
  组织部的公示很快出来了,张文定的渴望变成了现实,市住房与城乡建设局局长的拟任人选正是程遥斤。只要公示期一过,程遥斤走马上任城建局长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至于说公示的时候会不会有人往纪委捣乱,这是肯定有的。

  但是,只要不是有人实名举报并且证据确凿,纪委都不可能会轻易地去查一个常委会上通过了的人选的——那简直就是怀疑所有常委们的识人之能,并且兼带着挑战书记的权威。
  纪委书记不可能那么蠢的。
  这个公示一出来,张文定就接到了舅舅严红军的电话,说是晚上一起坐坐。
  张文定就知道,肯定是程遥斤的邀请了,他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对程遥斤这个人倒是又多了几分好印象。自己帮了程遥斤这么大个忙,他没有直接找自己而是通过舅舅传话,这不表示他程遥斤想摆正处级领导的架子,而是说明他记着舅舅的恩情。
  张文定正沉浸于自己以一介正科级副科长的身份扶着一个副处级干部坐上实权正处位子的喜悦之中时,木槿花却在市委书记陈继恩的办公室里感受着几方不同的压力。
  这个压力,自然来源于她面前的三位大佬了,而起因,则是上次还没解决的人事问题。
  关于武仙区常务副区长的位置,又开碰头会了。
  碰头的就是四个人,市委书记陈继恩、市长高洪、市委副书记张翠玉、市委组织部长木槿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