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4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分明从她眼中看到了跳动的**,回想自己练筑基功法时的难受劲,就有些同情徐莹,啧,还有得她熬的啊。
  “莹姐,最近有没有想我?”张文定鬼使神差地问了这么一句。

  徐莹就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抱住张文定的脖子,凑上去使劲吻着,好一会儿才松开,喘着粗气道:“我受不了了。”
  “再忍忍,等筑基完成,就都好了。”张文定伸手在她头发上摸了摸道,“好了,进去吧,别让熟人看到了。对你影响不好。”
  徐莹咬了咬嘴唇,还想说什么,但最终没说,对张文定点了点头,下车而去。
  回到家里,徐莹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她刚才很想跟张文定说,这个双修功法她可能练不了了,可是那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练功这么多天,她每次都能够进入状态,可是每次都毫无进展,根本就没有体会到张文定所说的各个阶段的不同体验。其实光练功的难度,她还不怕,她能够忍下去,可是昨天晚上高洪给她打了个电话要和她过去,她以来大妈姨为由搪塞过去了,但以后高洪如果再有需求,总不能每天都来大姨妈吧?
  她能够有今天,自身的能力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高洪对她的支持——这世上有能力的干部多了去了,没有领导的赏识与支持,你再大的能力也只能埋没。

  是的,她很想能够像吴长顺那样永葆青春,但如果为了永葆青春让她放弃对权力的热爱,这个难度那就太大了。况且,她现在练功又没练出什么结果来,就更不愿意为了这么一个飘渺的希望而得罪自己的靠山高洪了。
  这么多年,她见多了无情之人,虽然她爱张文定,可她觉得,如果自己和张文定的私情被武玲发现,想来张文定不至于为了自己而跟武玲翻脸,而武玲又有一个当省委组织部部长的哥哥,那后果,真的相当严重。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张文定新买的房子在上下楼,那简直就是玩火,可是她控制不住,或者说,这样的玩火也有一种她拒绝不了的刺激在里面,令她欲拒还迎。
  张文定只是觉得徐莹今天有点怪怪的,却根本就想不到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回到组织部之后并没有什么事情,安安稳稳便到了下班。
  晚上的时候,武玲打来电话,说是过来随江的时间推迟到下周三。
  周三,四个部门班子充实力量的事情终于上了市委常委会。常委会上,除了在家的市委常委,以及市里每次常委会固定列席的人员之外,临时列席的并不多。
  会上,由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池坚强向常委会汇报考察情况,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副科长张文定列席——以往都是科长列席的,但由于邓如意还在休假,并且这个事情基本上是由张文定负责,所以就由他列席了。

  干部一科副科长列席市委常委会的人事工作汇报,这在随江还是第一次。
  虽然仅仅只是列席了这么一个环节然后就退出了会议室,整个过程中一句话也没有说,可是张文定心里却激动得无以复加。饶是他自幼修行,也没做到心如止水。
  当初跟武贤齐见面,他是紧张;而这一次列席了一会儿常委会,他除了紧张之外,更多的却是兴奋激动。
  由不得他不激动,刚才那里面坐的领导,可是随江最核心的权力圈子啊。
  如果哪天,自己也能够在坐在那里面面前摆个杯子喝着茶开着会,那这辈子也算是没白活了!
  他的感慨还没结束,武玲就打来电话,说是一个小时后从京城登机,让他算着时间去白漳接机。

  从随江市委出发,如果路上不堵车的时候,开得快一点,张文定到达白漳机场只要一个半小时;从京城到白漳飞机得两个小时,而武玲还有半小时才登机,说不定还会晚点什么的。这么算起来,倒也不需要急着赶过去。
  因为马上就要中午下班了,领导们这个会应该也只会开到中午下班,不至于会把这个中午开过去,所以张文定还是想等到散会后再往白漳赶,他想看能不能见上木槿花一面。他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木槿花是不可能跟自己透露什么的,可是他又有点不甘心,说不定能从木槿花的言行举止中看出一丝端倪呢?
  列席了一会儿常委会,却不知道所关心的问题的结果,这真是让他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常委们确实在下班的时候就散会了,但是,木槿花却是在一散会就直接离开了市委,并没有给他一个见面的机会。
  带着满肚子的遗憾,张文定考虑了一下,还是没向池坚强请假,直接开车奔向了白漳。市纪委虽然现在时不时的会跑到各单位去突击检查,但都是对着下面各市直单位去的,不会无聊到市委内部搞突然袭击。
  在路上的时候,他就接到了高云凤的电话:“张科长,这个周末有没有时间呀?”
  张文定就笑着道:“高姐,是不是看我生活艰苦,怕我营养不良,想帮我改善改善生活啊?”
  “怕我要你请客你也别这么说呀。”高云凤咯咯笑道,“我可跟你说呀,你越这么说,我就越要你请客。你是市里的领导,得时不时的犒劳我们这些基层干部才行,你要常下基层走一走嘛,跟广大基层干部群众打成一片,也让我们感受到领导的关怀和爱护......”
  张文定虽然不是很了解高云凤,可对她说话的风格还是有一定印象的,倒也没觉得她这么说有什么意外的。
  只是,毕竟今天市委才讨论了人事上的事情,张文定就不得不多想一想,她一口气说这么多,跟自己显得多亲近似的,该不会是在常委会上通过了她任发改委总经济师的决议吧?
  想到这个,张文定就苦笑道:“我的高姐,你这是想让我脸皮子再厚几寸是不是啊?行行行,我请你还不行吗?啊?啧,你说现在的人都怎么了?自己心里开心不知道请别人,还反过来要别人请,真是不把别人酸出娃儿不甘心呐。”

  他这个话,就有点试探高云凤的意思在里面了,但由于他的身份是干部一科的科长,所以这个试探听在高云凤的耳里,那就是调侃了——高云凤以为张文定对自己的事情早就了若指掌了呢。
  所以,高云凤对张文定,那就没存什么保密不保密的心思了,笑道:“我开心还不都是因为你?你有什么好酸的呀,你呀,你要真喜欢酸,以后还不知道要酸多少回呢,酸得过来吗你......呵呵呵,再说了,以现在的科技水平,还达不到男人生娃儿的水平,再酸也酸不出娃儿的......”
  高云凤的话说得很轻松,点出了自己为什么开心,也表明自己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记得他张文定的人情;同时,也捧了张文定一下,说他以后不知道要酸多少回,那意思就是说,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经过他张文定的手才会得以提拔。
  这话里话里,真的是把张文定当成了组织部部领导对待了。
  张文定听到这话,心里还是有几分飘飘然的,眼看着这高云凤马上就是副处级干部,却还对他这么客气,确实令他很有成就感。
  是的,就是成就感——高云凤的上位,他也是出了力的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