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4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武玲答应得挺爽快:“这两天有事,看吧,周末过来,订好机票给你打电话。”
  张文定倒是没料到她这么痛快就答应了,挂断电话后还有点恍惚,看了看时间,离愚人节还远着呢。
  正当他在想武玲过来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事情之时,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徐莹:“周末应该没什么事吧?看房子去。”
  最近由于徐莹要练功,张文定为了避免自己在她身边她一个控制不住会坏事,所以他都没去徐莹那儿住,而是回了父母那边。徐莹也知道张文定初掌干部一科,要专心干事,所以几天都没联系了。
  张文定刚准备答应,猛然想到武玲说过周末要过来,便道:“周末还有事,你现在有空吗?”
  “你下午不上班?”徐莹问。
  “刚好今天下午有点时间。”张文定道,“我过来接你吧。”
  “唔......那你到随江大酒店来,我在这儿等你。”徐莹道。

  到随江大酒店接到徐莹,张文定就发现她喝了酒,看来要不是陪领导就是来了什么大投资商,边开车他边说:“这大中午的就喝得挺多啊,看来你这个管委会主任当得还真不容易啊,那些区县的书记都没你这么累。”
  “那你看看哪个区县还差书记,把我调过去呗。”徐莹笑道。
  “等我先当了组织部长再说吧。”张文定笑道。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呀?”徐莹道,“现在你不是在木部长面前很吃香吗?推荐推荐我呗。”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收起了玩笑的心态,问:“你不会真想动一动了吧?”
  开发区刚刚升级,徐莹这个正处级的一把手做得正舒服,还真没想要动一动,刚才只不过是和张文定开个玩笑。可听到他这么一问,她心里就又有了点别的念头了,如果能够到哪个区县去做一把手,那比在开发区当一把手可真是威风多了。
  虽然现在开发区和各区县在级别上是一样的,但是开发区毕竟地盘太小,而且由于开发区的定位就是招商引资,不像别的区县什么部门都有,各种关系错综复杂。到了正处这一步,想再往上,开发区的一把手和各区县的一把手相比,那真的是一点竞争力都没有。
  区县下面还有街道办、有乡镇,而且区县里有四套班子,当一任区县一把手,能够管好一个区县,上级领导想提拔你,也才会放心。
  在现行体制中,县一级丨党丨委政府是最锻炼人也最值得注意的,要不然也不至于区县的党政正职任命都还要通过省里了。

  以徐莹现在的年纪,她对前途还是充满希望的,当然想去区县锻炼锻炼了。只是她也知道,以她现在的位置,想要直接到哪个区县干一把手当书记那基本上就是没可能的事情,就算当区长县长,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管上一个区、一个县,这对徐莹来说,很有挑战性,也很有吸引力,所以张文定这么一问,她心里就荡漾起了阵阵涟漪。
  自古至今,县太爷这个位置在从政者眼中都是别有滋味的。
  有张文定干招商局长时拉来的那么多投资,徐莹想从开发区跳出去当县太爷,政绩方面是没问题的,级别也够,可是资历和经验就显得有些欠缺了。毕竟徐莹副处正处这两步只在招商局和开发区干过,做的事情基本上就是搞招商引资,到区县任个分管招商引资的副职肯定是没问题的,可要当区长或者县长,省里和市里的领导又怎么会相信你有那个能力当得下来呢?
  现在区县的党政一把手决定权在省里,市里只有推荐权,她想要到多一份区县执政经验,在市里层面上,高洪能够帮得上她的忙,但省里,她觉得张文定更加靠谱些。

  往窗外望了一眼,目光掠过深秋却依旧葱葱郁郁的绿化带,徐莹再转回头看着张文定的侧脸,不动声色道:“现在好像没哪个区县有空缺吧?换届也还有两年。怎么,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内部消息?”
  “现在好像是没空缺,就武仙还差个常务副区长,你过去也不太合适啊,常务副区长高配正处级,多别扭呀。再说了,你也不会干是不是?不说当书记吧,怎么着也得搞个区长才行,只是,唉,换届还有两年啊。”张文定笑了笑,唉了口气又道,“不过也难说,说不定木部长这把火一烧,下一把火就瞄到区县班子了呢?”
  徐莹哼哼着道:“有什么内部消息你就直说,吊什么胃口!我看你现在官没多大,架子是越来越大了。”
  张文定就苦笑道:“莹姐,我跟谁摆架子也不可能跟你摆啊。这只是我自己乱想的,我是一科的,对口的是市直,二科才负责区县班子,你说我哪儿有什么内部消息啊。”

  徐莹哼了一声,没接他这个话。
  张文定见徐莹这个样子,以为她生气,就说:“你是不是真的想动一动?要是真的,我就帮你留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莹姐,其实区县的正职最终决定权还是在省里,市里嘛,啧......”
  “省委组织部,我可一个人都不认识呀。”徐莹看着张文定道。
  这个话可不好接,但张文定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如果有机会,我想想办法,但不打包票。莹姐,如果你真想动一动,那你自己也要多活动,区县书记省委会把得严一点,但区长县长,市里还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张文定这个话,就是要徐莹先找高洪吹吹风,毕竟他和徐莹是情人关系,而徐莹和高洪也是情人关系,所以能够不提高洪名字的时候,他就尽量不提。
  听到张文定这个话,徐莹也就不再说这个事情了。
  一个下午看了三处楼盘,都是现房,最终选定了一处叫绿岸水都的地方,没有买电梯房,而是买的楼梯房,楼梯房有六层,徐莹买的是三楼,张文定买在二楼,同一单元同一朝向,用张文定的话说,住上下楼风水是一样的,如果住同一层的话,风水就有好有差。
  徐莹对这方面,完全听从张文定所说。
  交了首付和身份证复印件,说好明天来交收入证明办理按揭手续。
  张文定是没钱付全款,而徐莹呢,钱倒是有,可她却不想付全款,能分期付款手里多些余钱,何乐不为呢?
  徐莹是开发区的一把手,上班下班没人管她,但张文定不行,市委组织部上下班还是很正规的,今天他下午上班的时候没去,但下班之前得赶过去露个脸。
  粮食局宿舍的大门已遥遥在望,徐莹看着张文定,颇为温柔地说:“上不上去坐坐?”
  “不去了,怕忍不住。”张文定道。

  徐莹点点头,沉吟了一下,道:“那就在门口停吧,不要进去了,免得倒车。”
  说话的工夫,车已经稳稳地在宿舍大门外的路边停了下来。
  徐莹坐在椅子上,没急着下车,而是看着张文定,一脸欲言又止的神色。
  “怎么了?”张文定看着她,不解地问,刚才二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有什么话应该早就说了啊,不至于留得到这时候。
  “没怎么。”徐莹笑了笑,满脸柔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