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9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也说明,他连自己最为向往的事业和权利都舍弃了,那么他对家庭的眷恋和热爱依然是存在的。
  江可蕊有点蒙了,她想过了华子建所有的回答,也想过了华子建可能说出的每一句话,但偏偏没有想到华子建会用这样一个方式对表白他对自己的不舍。
  江可蕊眼中有了一点晶莹,她低下头,不愿意,也不敢再看华子建那略带悲伤的眼神了,他还是爱着自己的,这已经毫无疑问,一个从血液里都在流淌着仕途气息的人,一个在梦中都享受着权利的人,他用放弃自己最爱的东西来显示他对自己的痴迷,自己还能要求他怎么做呢?
  江可蕊端起了一杯红酒,掩饰着自己的内心激荡,说:“你真愿意这样做?”
  “愿意,过去我一直都没有想到怎么才能和你天长地久的在一起,现在我知道了,我可以辞职,可以每天陪伴你,可以送你上班,接你下班,我们很快就可以要个小孩,我每天带着孩子出去散步,等着你回家.........。”
  华子建真的感到那就是一种最美的生活了,忘记权利场中的奋斗,忘记那些尔虞我诈,不用看着上级满脸微笑,为什么过去自己一直没有想到这点啊。
  华子建的表情写满了陶醉。
  江可蕊也开始向往起那样的一种生活了,特别是当华子建说到小孩的时候,江可蕊的眼中就有了好多的温柔,不错,假如要个小孩就一定可以拴住华子建的心。
  但现实的问题是华子建作为一个副厅级干部,他能辞的掉职务吗?

  江可蕊犹豫起来,说:“就在昨天,你还说请假的时候市长还派给了你一个任务?他们能让你辞职?”
  华子建从自己美好的遐想中返回了现实,说:“是啊 ,让我找省厅要一笔款子,但这都不算什么,既然我这样决定了,这件事情我可以不做。”
  华子建很少有过这样的冲动,他一直都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可是这突然的想法太让他着迷了,自己可以再次获得婚姻的幸福,自己也可以要个小孩,老爹,老妈不是最想要抱抱他们的孙子吗?那就和江可蕊给他们生一个。
  江可蕊在华子建越来越兴奋的眼神中却难以抉择了,她说:“这样吧,你让我再想一想,工作的事情你还是好好完成,就算你要辞职,至少也应该有始有终,我们先吃饭吧,菜都凉了。”

  两人又开始吃饭了,让华子建惊呀和兴奋的事情也出现了,江可蕊帮着他一连夹了好几次菜,都是他爱吃的,这样的待遇对华子建来说已经是很遥远很遥远之前的事情了。
  相亲相爱,永不分离,幸福而又没有哀伤的感觉渐渐的又回到了华子建和江可蕊的心中,那些温暖的感情,动容的目光,唠叨的话语,深情的牵挂着他们两颗灼热的心,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之后似海深,他们都开始自责起来,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多体谅一下对方呢。
  华子建一直执拗地认为自己所要走的都是一种既定的道路,老天是导演,人生就是剧本,而自己则是早已被看不见的命运之绳操纵的木偶。
  自己从踏入官场的那一刻,前方都已布满荆棘,交错丛生着所有的悲欢离合,这一路走来,跌跌撞撞,柔嫩的心逐渐坚硬,生命所承受的刻骨铭心的伤痛已悄然转化为身体内的抗体,很多时候,自己都能够敏感地嗅出身边的可疑或危险,也能迅速且毫不犹豫地用各种极端的手法将他们丢弃,留下一个绝情的华丽背影,此时此刻却是华子建最为放松的时刻,从此终于不用再患得患失,惴惴不安,华子建如释重负。

  江可蕊低头,小声的说:“晚上住哪里?”
  华子建说:“还是住酒店吧,酒店方便些。”
  江可蕊说:“住我宿舍。”
  华子建惊喜的看了看江可蕊,说:“酒店已经开好了”。
  江可蕊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但华子建接着说:“但我更想住你宿舍。”
  江可蕊眼中就有了一抹灿烂的微笑,她恨恨的瞪了华子建一眼,哼,敢来涮我,等着瞧。
  再后来他们开始亲密起来,也放松了起来,往昔那些欢乐也回到了他们身上和心底,他们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情人.........。
  江可蕊的宿舍是一个公寓似的单间,里面有卫生间,有敞开似的厨房,房子是好几年前就给江可蕊分的,她过去从来没在这里住,只是有时候中午休息一下,但房间还是收拾的很温馨,很舒适,那异型沙发,那不俗的壁画,都在点缀着房间的优雅。
  一进房间,刚刚关上门,华子建就抱住了江可蕊,好久没有这样紧紧的抱过她了,华子建什么都没做,就是那样抱着,闭上眼,深深的呼吸着江可蕊身上散发出来那诱人的,成~熟女人的体味。

  江可蕊抬起头,看着依然潇洒英俊的华子建,她把自己的红唇递了过去,他近乎于是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只有灵魂在漂浮。
  江可蕊起初还有点陌生的感觉,但很快,华子建就唤醒了她的知觉,唤醒了她体内本来存在,也一直渴望的柔情。
  她也想和他亲密相拥,四肢交缠、肌肤相贴,在呼吸和体温的交缠中升腾起彼此的需索,她记起了华子建的唇,好软好软,总让自己迷失贪恋,每次当华子建这样温柔的吻都让自己犹如初恋般的悸动与羞怯,据说只有融情的人才喜欢相吻、才能感受到其中传递的情感。
  华子建的唇滑过她的脸颊、发际,掠向耳边,亲吻着江可蕊的耳垂、锁骨,他热热的呼吸吹在江可蕊的颈间,灼热了江可蕊的思绪,阵阵酥麻从华子建的舌~战栗着传向她全身,江可蕊的意识也随之抽离。

  她在想,自己喜欢他如此亲吻在自己颈项间,充满温情又带着丝丝渴望,让人情迷意乱,奥,子建,你的手在做什么?你发现了吗?我的肌肤如玉般光滑,初识时你就曾赞叹,我很愿意你喜欢,你的手轻柔地抚过我的脖子、肩膀,停在我滑腻的腰背,一路漾起丝丝轻痒,唤醒了全身每一寸肌肤对你的渴望。
  嗳,你暖暖的手,温暖了我全身每一个细胞,柔情的暖流慰贴着每一个毛孔,我的一切已向你展开,拿去吧亲爱的,把我的身心带走,让我们交织在一起空气也开始升温、目光已迷离。
  江可蕊迷失了,她迷失在自己的想象和快乐之中。
  江可蕊突然问:“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凶?”

  华子建笑了笑说:“我见了你,就想对你凶。”
  她爬到床上躺下来,但双眼依然看着他:“你像是在报复我一样,这么大的力气。”
  他贴着她的耳朵说:“是的,我要把这几个月的损失都捞回来。”
  江可蕊说:“你不会得逞的,下不为例。”
  华子建说:“以后我要天天这样做,不行,一天至少5次。”
  她笑了起来,一下就翻到了华子建的上面,捏着他的鼻子问:“你当你是精钢不坏之躯?”
  他没说话,因为她捏着他的鼻子,就点了点头,她那手一直没离开,像抓紧缰绳般,他当然知道她要干什么,就拱起身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