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9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环视一眼会议室,脸上有了笑容:“村民提出的要求,我归纳了一下,主要有这么几点,一,土地本来是村民的,在这次使用权的转让中,要得到应该得到的利益;二,在整个土地使用权的转让中,可能存在**现象;三,政府没出面处理这件事。不知道我有没有听漏了?大家有没有其他补充?”
  下面的人都在点头,华子建问身边的老人:“除了我说的,村民还有什么要求?”

  老人说:“就是这些了。你归纳得很全面。”
  华子建对大家说:“第三点,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刚才都看见了,政府肯定会出面处理这事,区政府不出面,市政府一定出面。政府不为大家做事,还是政府吗?我主要讲讲前面两点。村民应得的利益,有没有**现象?”
  华子建停住了话头,站了起来,在前面走动了几步之后说:“我来给大家说说这土地的性质吧,土地不是任何人任何团体的,土地是国家的。这两年,国家虽然出台了惠农政策,免除了农业税,但是,并不表示,这土地就不是国家的,国家的土地使用权的转让要经县(市)一级政府同意,否则,将视为非法行为。张老板这块地的使用权,六年前,政府已经同意转让给了;鲁老板,政府也按当时的补偿价补偿给了大家,我想,这个大家比我还清楚。”

  华子建觉得应该让村民搞清楚这个土地的隶属关系问题。
  “我在听取大家意见时,发现大家有这样一个误会,以为政府从鲁老板那收回了这块地的使用权,然后,又把它转让给张老板。事实并不是这样。这块地的使用权的转让,只是张老板和鲁老板之间的交易。张老板需要这块地,鲁老板出的价钱张老板又能接受,这土地的使用权就易主了,这完全是一种商业行为。”
  一直都沉默的村民代表开始有人说话了。或许,他们觉得刚才说的那么,都与自己没多大关系,现在谈的才是自己关心的问题。
  有人说:“听他这么说我们变得无理了。”
  有人说:“官字两个口,我们怎么说得过他?”
  有一个小青年跳了起来,说:“我们不要听他的。什么道理呀,政策呀,我们都不要知道,我们只要拿回我们的利益。鲁老板征用我们那地的时候,才给我们多少补偿,他现在转让给张老板又是多少?他不能拿了我们的地,赚去那么多钱,我们却一点利益也没有。”
  华子建微笑着说:“你这种心情,我完全理解。可市场经济就是市场经济,它有它的规律,鲁老板征用那块地时,价钱是不高,但经过这些年,升值了,涨价了,而张老板又愿意以更高的价钱得到那块地的使用权,在这种交易中,又按政策纳了税,鲁老板的收益便是合法的。”
  那小青年说:“我不管它什么狗屁规律。我们就要钱。”

  一直坐在华子建身边的那个老人就听不下去了,对年轻人说:“银行里大把钱,你不如去抢银行!”
  那小青年说:“我是为自己吗?”他转了一圈,看了一眼所有的村民代表,说:“你们怎么不说话了?”
  村民代表们一阵骚动,但也没有谁站出来说话,因为华子建给他们讲的很浅显,很好理解,他们多少听进去了一些。
  但这小青年听不进去,他跳起来说:“你们不想要那钱,你们都回去,我是铁定要要那钱的,不给钱,就不行。”
  村委会支部书记从后排站起来说:“你在这耍什么野?是不是想判刑想蹲监?你那次偷东西被公丨安丨抓了,不判你刑,宽大你,你不感谢政府,现在还跑来跟政府作对?”
  那小青年埂着脖子说:“我这不是跟政府作对,我这是争取得到自己的利益。”
  老人一拍桌子说:“你住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这一吼,那小青年还不服气,却是没再说什么了,坐那儿喘粗气。华子建也是从农村出来的,他知道农村有农村的一些讲究,自己没必要说话了,虽然,在这里,他的官儿最大,但是,村民不会给把他这陌生人放眼里,他们更信服村干部,更信服村里的长辈老叔父。
  村长一看局面有点扭转了,也大着胆子说:“大家何必这样呢?有什么事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总是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村委会支部书记也要表现一下,他对村民代表说:“这么多钱,在眼前过,谁不想拿一份?我也想!但是,这钱能拿吗?能把手放里别人的口袋里吗?”
  那小青年泄气了,垂着头不说话。
  老人见大家都不说话了,才问华子建:“你这领导说的话我们还能听懂,但你说这块地只是商业行为,你能拿出证据吗?”
  华子建起初还在高兴,听着人家夸奖自己,没想到这老头后面一句话说的那才叫厉害,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好在华子建也没有说假话,他说:“张老板就在这。他和鲁老板是签有合同的,而且,付款的时候,也应该有发票的,你要信不过,可以让他拿来看看。”
  老人见华子建说的如此笃定,摇摇头说:“那真是我们误会了?”
  华子建见时机已成熟了,便转了话题,说:“这事虽然搞清楚了,不过,我有一个建议,我们不能放过张老板。”

  大家一时没听明白华子建的话,都看着他,连张老板都有点紧张起来。华子建要的就是这效果,他要引开大家的注意力,要想彻底解决村民问题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也不是协商一、两次的事情,还需要一个长的时间,不断协商,慢慢化解,今天,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已经不错了,应该见好说收。
  此时,他没马上说话。他必须留下一段静场,让大家有一个猜想的时间段。当然,这个时间段不能太长。
  他看了一眼张老板,说:“张老板在你们这办厂办了这么多年,已经算是你们村的人了,以前,他也为你们做了许多好事,但是,我觉得还不够。张老板不是有一些零配件需要外厂加工吗?我想,张老板应该把部分零配件让给村里加工,扶持村上办一个这样的加工厂。那时候,村上的经济上去了,大家就可以长期得益。”
  上次走访村,华子建就曾有过这想法,现在,他把它拿出来当杀手锏了。他想,即然张老板总说欠了他一个人情,现在就让他把这人情还给村民。
  华子建转头对张老板说:“事先也没跟你商量,不会为难你吧?”
  张老板忙说:“没有,没有,说老实话,我在这办了这么多年企业,村里对我一直很好,我也想多为大家做点好事,可怎么也没想到为村上办加工厂。这主意不错,我同意。”
  这话一说,不仅村民代表,村委会干部,就是南区的干部也议论纷纷。大家说,这主意好。
  几个村民代表就对华子建说:“华市长,,你得跟踪关注这件事啊”。

  “是啊是啊,不要你走了,这事情又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