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358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逸有什么面子,王老那是给孙老师和余老师面子好不好啊……”
  看到这一幕,那些观礼的人均是一脸兴奋的小声议论了起来,他们都感觉这次来得值了,因为像这类大师云集的场合,除了一些高级别的会议,根本就见不到,而那些会议他们却是没有资格参与的。
  王老派人送来的字,也让众人吃了一惊,王老今年已经九十多岁了,早就不参与任何社会活动和私人邀约,孙连达余宣收徒他能送一幅亲手书写的字来,可见二人面子之大了。
  而秦海川等人送出的礼物,也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既不张扬也不寒酸,和自己的身份很是相衬,随着一个个名字和礼物的出现,场内的气氛也变得愈发热烈了起来。
  如此一来,只要是行里人,想和方逸交往的话,那不管其抱着善念还是恶念,都需要顾及孙连达和余宣的脸面,这等于是给方逸铺了一条金光大道之后,又给他镀上了一层保护膜。

  当然,也少不了像是蓝莲这种前来捧场的商界名人,他们的这个圈子,更像是个社交圈,在闲谈之中就扩展了自己的人脉,有些会做生意的古玩商,在短短的几句话里面甚至就能谈成一笔生意。
  在和很多人寒暄过后,华子易好不容易找到了个机会,拉着方逸来到一个角落里私语了起来。
  前几天周虎已经回了京城,华子易从别人口中得知,这次周虎在金陵把方逸好好收拾了一顿,不过在看到方逸之后,华子易对周虎的话就不怎么相信了,眼前的方逸脸上可是没有一点伤痕的。
  听到华子易的话,方逸不由哑然失笑起来,他一共见过周虎两次,第一次周虎被他整的拉了裤子,第二次更是输了两百万,方逸真不知道周虎哪里来的底气说自己被他给收拾了。

  看到方逸不以为然的样子,华子易又叮嘱了一句,他也是那个圈子出身的人,知道像是周虎这样的家伙,有时候手也是挺黑的,动不了公面上的关系,也会私下里找人将方逸给打一顿的。
  “哦,还有拜师礼?”
  见到方逸的举动,余宣不由笑了起来,伸手接过一个盒子,向孙连达说道:“孙老哥,咱们看看方逸这小子,能拿出什么拜师礼来?”
  在事先说好的流程里面,是没有方逸呈上拜师礼这个环节的,否则要是按照规矩,应该是方逸先送上拜师礼拜师,然后两位老师才还以见面礼的。
  不过余宣和孙连达都知道方逸有一手堪称大师级的雕刻工艺,看这木盒只有巴掌大小,里面十有八九就是一块玉石,所以两人倒是都来了兴致,想看看方逸送给他们的拜师礼究竟是何等物件。
  “嗯?一个八卦玉牌?”
  余宣打开木盒看到里面的东西后,不由愣了一下,在那木盒中间,赫然放着一块雕工精致的八卦玉牌,而且玉石的料子也很不错,但除此之外,这玉牌似乎就没有什么亮点了,让余宣心里稍微有那么一点失望。

  “老余,你的也是吗?给我看看……”
  孙连达也看向了余宣手中的木盒,两人顿时发现,方逸送出的玉牌居然是一模一样的,孙连达伸出了手,将余宣的那一块拿在自己手上比较了起来。
  “这年轻人怎么送了块机雕的玉牌啊?”
  “就是呀,两块玉牌都一样,一看就是机雕的……”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懂得尊师重教啊……”
  原本玉牌放在木盒里,场内的众人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当孙连达将玉牌拿在手中之后。众人顿时看清楚了,这是两块极为相似雕有八卦形状的玉牌。
  懂得玉雕工艺的人大多都知道,手工雕刻尤其是大师级人物雕出来的物件,别说相像的。基本上就连同一规格品类的都很少见,所以见到这两块很相似的玉牌之后,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玩意是出自机器雕刻的。
  玉雕的价值,是体现在几个方面的。第一当然是玉器本身的质地,只有好的玉石雕出来的物件,才能称得上是珍品,反之,一块不值钱的石头即使雕工再精湛,那价值也不会高的。
  玉雕价值体现的第二点,自然就是雕工了,只有好的雕工。才能将玉石最为美丽的一面给呈现出来,按照市场的行情,大师级雕工的价格,甚至是和玉石本身的价格相对应的,可见雕工在玉器雕琢中的重要地位。

  其余还有一些诸如打磨抛光等环节,但是和上面的两点相比,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文人玩玉。主要看的还是玉质和雕工,所以当众人以为方逸拿出两块机雕流水线的玉石当做拜师礼之后,场内顿时响起了一阵嘘声,在他们看来,方逸如此行径,绝对是对两位大师的一种亵渎。
  “嗯?怎么回事,孙老师这是生气了吗?”
  不过众人的议论声,却是慢慢减弱了下去,因为端倪着手中两块玉牌的孙连达,原本很轻松还带着笑意的脸色。却是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方逸。这东西是你亲手做的?”过了足足有四五分钟的样子,孙连达长长的吁了口气,将自己的玉牌收入到了木盒里,然后把另外一个八卦玉牌交还给了余宣。

  “不是我做的。这是我师父留下来的,一共就只有几块……”
  方逸没有承认玉牌是自己做的。因为知道法器的人,往往都会认为,法器是无法人为制作出来的,只有经过长年累月的佛经或者道经加持,才会使得凡物具有一些神奇的能力,这也使得真正的法器非常的罕见。
  方逸虽然不愿意欺骗老师,但更不想暴露出自己具备制作法器的本事,所以只能又将老道士师父拉出来顶缸了,至于老师信不信,方逸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他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我也见过几件法器,但你玉石做成的法器,我还真是没见过,这东西比你之前拿出来的文玩法器要好得多了……”
  孙连达以前是金陵博物馆的老馆长,在朝天宫办公十多年,对于道家法器并不陌生,他虽然没有方逸那种后天修炼出来的敏锐神识,但还是能区分出法器和普通玉器之间的那种微弱的差别。
  而且孙连达还感觉到,方逸拿出的这两块玉牌,恐怕要远比他之前拿出来的那些文玩法器珍贵得多,出于愿力加持的强弱和时间,这法器和法器也是不尽相同的。
  “老哥,你说什么?”

  孙连达说话的声音很小,甚至连坐在他身边的余宣都听得不是那么真切,不过听得法器两个字后,余宣的身体却是一震,握着那块玉牌的右手,顿时一下子攥紧了。
  “孙老哥,你没看错?”
  余宣开始说话的声音有点大,见到众人的目光看向自己自己,连忙压低了声音,开口说道:“老哥,你说的法器,不是那种糊弄人的法器吧?”
  余宣玩了一辈子的文玩杂项,自然知道佛道二门之中真正的法器,是具有一些科学所无法解释的能力的。
  这些法器,往往都是佛道高人加持了百十年才拥有的那些神奇力量,远不是那些寺庙或者是道观装点门面所用的“法器”,余宣这么多年见过的法器,用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可见法器的珍贵。

  日期:2016-06-03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