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4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令带张文定来的人都目瞪口呆,而邓母也喜出望外连声道谢,激动得泪光闪闪,抓着张文定的手就不肯松开:“张医生,谢谢你啊,我这个病别的医生都讲治不好了的,你真是神医啊,一下子就治好了......”
  张文定今天到这儿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和邓母拉家常,微笑着道:“阿姨您过奖了,我不是医生,就是恰好会治这个,而且您这个病也不是一次就能治好的。还得再持续治疗,最少还需要三次运功,三天一次。并且要吃中药,我现在给您写个方子,您按方子抓药,按时煎服。阿姨啊,您不用担心,只要配合我治疗,你这个病最少十天,最多一个月就会治好,问题不大。我给你留个电话,如果有什么情况,就马上给我打电话。”

  邓母激动得除了说谢谢,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别的好了。
  等张文定擦干净汗写好方子,邓母这才心情平复了一些,问张文定要多少钱的时候,张文定摆了摆手道:“阿姨,钱您就别提了,我不是医生,我跟邓科长是同事。前几天邓科长说到您的病,我们约好了今天过来的,我要是收了您的钱,这以后在单位上都不好意思和邓科长见面了。您看,药都是您自己去抓,我又没费钱......”
  邓母又客气了几声,可张文定坚持不要钱,也不留在这儿吃饭,借口单位还有工作要做出门而去。
  等到张文定一离开,邓母就拨通了儿子的电话,在电话里说自己遇到了位神医,手到病除,并告诉儿子这个神医是个小伙子,还跟他是同事。
  邓如意惊讶不已,问了那同事的姓名,邓母说是姓张,很年轻,名字不知道,只留了个电话号码。

  肯定是张文定!
  邓如意心里别提多别扭了,可是他还不能把心里的怒火在电话里表现出来,陪着母亲说了会儿话,他在挂断电话后恨不得马上拔掉针头去找张文定。然而他没那么做,在一个人生了会儿闷气之后,他就开始考虑起来,张文定这么一搞,他应该如何应对。
  邓如意不是蠢人,他自然知道张文定这时候去治好他母亲的病,目的就是要和他握手言和。可是他不甘心啊,医院检查没什么问题,他却坚持要住院,这才有足够的理由借这个机会把张文定整下去,然而现在张文定来了这么一手,他如果还要跟张文定过不去,那母亲的病怎么办?
  正如徐莹所言,邓如意是个大孝子,在他的世界里,母亲大过一切,如果逼到死处,为了母亲,他甚至可以连命都不要,更不要说一个官位了。母亲每一次腿痛,他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可想尽了一切办法,找了无数的医生,却谁也拿这个病没有办法。
  现在听到母亲对张文定的称赞,他虽然将信将疑,可毕竟看到了一线希望。
  如果真的能够将母亲的病治好,他就忍下这一口气放过张文定这一回,拼着挨池副部长一顿臭骂主动和张文定和解也没多大问题。

  不过,他却又怕,怕张文定这是下的一个套玩的个什么手段。万一到时候自己没能搞下张文定同时还得罪了池副部长并且母亲的病也没治好,那后悔可就晚了,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会让人耻笑不说,以后的路只怕也不怎么好走了。
  到中午的时候,邓如意还没确定要怎么做,张文定却来医院看他了。来的不止是张文定一个人,整个干部一科的人都过来了。
  说实话,邓如意是真没料到张文定会到医院来看他,并且还和科室里所有人一起。他就相当奇怪了,这小子就不怕自己当众扫他面子吗?
  官场中人,可都是极爱面子的啊。
  张文定也爱面子,不过他对面子的理解没有那么固执。因为自己年轻,所以有时候做事就占很多便宜。比如说现在,反正自己已经先落了邓如意的面子,再当着众人的面主动道个歉,压根就不会显得没面子,别人相反还会说自己谦虚,说自己尊重领导尊重老同志——邓如意年纪不大,可相对于张文定来说,也确实算是老同志了。

  “邓科长,怎么样?好些了吧?”一见面,张文定就热情地上前,一脸关切地问候道,不等邓如意说话,他又赶紧诚恳地道歉,“邓科长,我要给您道歉,都是我太冲动了,您的医药费我会负责,我,我真的很后悔,请您批评我。”
  邓如意料到了张文定过来是想和解的,可他没料到张文定居然会这么光棍,姿态放得这么低,刚见面就是这么一通话。
  **,张文定你***也太没脸没皮了,真不是东西!
  对于这个新来的副科长,邓如意一直都是有着敌意的,要不然的话二人现在也不至于弄到这个地步。只是,张文定把姿态放得这么低,邓如意纵然心里有万般不满,憋着再多的怒火,他也不好当着章向东等人的面大发雷霆了。

  对下属大发雷霆一通臭骂确实可以显示领导的权威,但是,那样的权威会让人笑话,真正有内涵的领导,能够不怒而威。面对张文定这个刺头,邓如意知道自己做不到不怒而威,可也不能借怒施威——人家吃不吃那一套先不说,自己马上就会被几个下属认为气量狭小。
  按邓如意心中所想,张文定过来医院之后应该是隐晦地向他表达歉意,那他就可以装作没听懂,可是张文定不按常理出牌,很光棍的搞了这么一出,他就不能再装聋作哑了。
  当然,他不能装聋作哑的最主要原因,还是怕把张文定逼得太狠,万一这小子牛脾气一发作不肯给母亲治病了,那到时候怎么办?他既然昨天早上敢跟自己动手,谁能保证他现在就不会再冲动一次呢?
  沉着脸看了张文定几秒,邓如意牙关咬了咬,冷冷地说:“你来干什么?”
  虽然由于母亲的原因,邓如意暂时没办法再跟张文定斗下去,可到底心里那口恶气还没出,自然不可能马上就原谅他,便说了这么句废话,用以向众人强调自己是领导。
  我来干什么刚才不是说了吗?

  张文定眉头微微一跳,没说话。
  他自然不会因为邓如意这么一句话而生多大的气,只是要他再说一遍道歉的话那也不可能。道歉已经道过了,如果他邓如意硬是要为了面子把这场战斗继续下去,那大家就摆明车马明刀明枪地干一场吧,反正事情没有多么大,不至于会到留党查看的份上,两败俱伤那就两败俱伤吧,自己还年轻,跌得起,他邓如意如果一步没走好,那可能这辈子就完了。
  自己的背景摆在那儿,而且这个事情弄得再大也大不到什么程度,不可能被一棍子打死,而自己又能够治好他母亲,他就算心里再怎么不爽,也只能忍下这口恶气。
  这个时候张文定心里还是很放松的,他不认为邓如意就真的敢拼个鱼死网破。所以他对邓如意这个问句就没回答了,只是一脸微笑地站在病床边,而章向东也在这时候开口向邓如意问好了。

  其实昨天章向东来过,可是今天张文定相邀了,他不好拒绝,也只能再来一次了。
  由于有了另几个人一起冲淡气氛,又由于张文定一来就放低姿态道了歉,邓如意也慢慢接受了现实,决定暂且放张文定一马,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够治好母亲的病再说。有了这么个打算,等张文定剥了只香蕉递给他的时候,他也就顺势接了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