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4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张劲咽了口唾沫,看着吴长顺道,“师父啊,这个,没有修习过双修功法的女人行不行?也是阴阳调和嘛。”
  吴长顺摇摇头,很肯定地说:“不行。”
  “那,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张文定再问。
  “没有。”吴长顺回答得很干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紧跟着又是一句让张文定更心烦意乱的话,“你现在情况还不算特别严重,但切记不可掉以轻心,赶紧找个女子,功力不要多深厚,达到筑基就可以了,越早越好,不要拖延。”
  见吴长顺说得很郑重,张文定就觉得心头压了块大石头似的,闷闷不乐问道:“那最迟能够拖到什么时候?”
  吴长顺道:“一个月,超过一个月,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彻底死心了,心中涌起阵阵寒意。
  他倒是没料到,这个双修功法还有这么凶险的情况,不过师父怎么现在才说呢?他以前给自己传授功法的时候,说了许多方方面面的细节,为什么没有提到这个孤阳煞呢?

  这个疑问只在心里一过,张文定就没再多深究了,反正现在事已至此,还是早想办法解决好才是正途,要不然真发展到了动不动想杀人的地步,那可真的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自己了。
  还好师父说了,只要女人修习到筑基境界就可以了,要不然上哪儿去找个功力深厚的女人来呢?
  还好有个武玲。
  只是,就算自己有心找武玲双修,那也得武玲愿意才行啊。
  对于武玲,张文定心里的感觉那就相当复杂了,别的不说,单单武玲男朋友这个身份,张文定觉得还是很有用处的,至少那就是一层保护色。
  说实话,他心里虽然偶尔也会冒出会不会跟武玲假戏真做的念头,可那种念头都是一闪而过的,他并不觉得武玲对自己会有感情,而他对武玲也没存什么幻想,当时只是被逼无奈所以才弄成了那个局面。所以说,他是不认为自己和武玲之间会有什么的。

  最可能的情况,自己做她的男朋友,然后结婚但不同床,再莫名其妙地离婚,她帮自己上到处级,然后给自己一笔钱,大家最多也就是个朋友的关系而已。
  可是现在,他就得好好考虑一下要如何定位自己跟武玲之间的关系了。
  如果真的只能靠和武玲双修才能化解掉自己走火入魔的症状,那张文定自然是千方百计也要和武玲双修了,至于双修之后会怎么样,他并不像以前那么害怕了——自从武玲公开关系之后,武家好像也没把他怎么样嘛。
  不过,若是有其它的途径,他还是不愿和武玲关系搞得太密切——他觉得那女人性子太古怪,怕真双修了她哪一下想不通要杀人,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在张文定心里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吴长顺似有意无意间自言自语了一句:“一个月的时间是紧了点,不过要能找到个姿质超群的女人,筑基应该能成。”
  对这个话,张文定就当没听到了。他压下心里的烦躁,又就邓如意母亲的病情问起了吴长顺,毕竟,这个事情才是当务之急。
  吴长顺听到他的描述,很肯定地告诉他,可以用拍打之法先试试,应该会效果显著。得到这个答复,张文定信心大涨不少,觉得眼前的局面应该很快就能够破开。
  还没出紫霞观,张文定就接到了邓经纬的电话:“老弟啊,忙完了没有?”
  张文定这才想起来自己和邓经纬约定了晚上见面的,可是由于被池坚强弄了那么一手,自己就把这事儿给忘记了,现在经他提醒,顿觉有几分不好意思,赶紧说道:“还有一会儿,你定地方吧,一小时后见。”
  邓经纬的消息真的相当灵通,他不仅知道了张文定和邓如意打架的事情,还知道邓如意住了院,而张文定也被池坚强给压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见面之后,他对张文定的热情:“老弟,你做事可真是......啧,出人意料、与众不同啊。”
  张文定看着邓经纬,苦笑着摇了摇头:“邓哥,你就别取笑我了。一时冲动,唉,现在邓科长住在医院,我真是过意不去。还好没伤筋动骨的,要不然......”
  “你这次确实是有欠考虑。”邓经纬接过话,看了张文定一眼,问,“这个事情,你们部里是什么态度?”
  邓经纬明知道张文定现在是什么情况,可他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张文定看了看他,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部领导让我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
  如果是别的人遇到这种情况了,很多都不会在熟人面前透露,反而会装出一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以显示自己在单位有多么强势。可张文定不一样,或者是说是面对邓经纬的时候,他不想装出那种样子来。
  一方面是因为邓经纬既然已经知道了他和邓如意打架的事情,那么想要再探听到他现在真实的处境那简直是没有一点难度的;另一方面,他也想试探一下邓经纬,看这个老班长在得知自己失势的情况下,还会不会对自己像往常那般亲热。
  当然,他并没有把试探的意思表现出来,脸上流露出的是一片愁眉紧锁的为难神色,仿佛找不到任何办法来面对目前这糟糕的局面。
  邓经纬没有丝毫迟疑,满脸诚恳地安慰道:“这都是暂时的,就是个考验。唔,你现在首要的问题,就是要把邓如意那里妥善处理好,只要邓如意这个当事人没意见,你们部领导那里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张文定感谢了一句。
  “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邓经纬沉吟了一下,又开口说话了,“我跟邓如意不熟,只听说他在市里有点关系,不过他最大的靠山还是王本纲,现在王本纲走了,他嘛,你也别太担心。我听说他好像要外放了,十有**是到区县政府,武仙的可能性比较高。以后干部一科,还要是你负责的。”
  这话猛一听是在安慰张文定,可其实却是给张文定透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邓如意现在其实也是在关键时刻,从组织部外放到下面区县,那级别肯定会提一下,十之**会当个副区长或者副县长。而且他还点出了武仙区,那么,就是武仙区副区长了。

  目前武仙区还空着一个常务副区长的名额,但以他邓如意的经历,应该不至于一下去就直接当上常务副区长,多半是从武仙区内部提一个人当常务副区长,然后空出来一个副处的位置。
  看来,邓如意应该不止王本纲一个靠山,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谋得一个外放副区长的机会?
  对邓如意将要外放的消息,张文定虽然有点怀疑,但却从没听人说起过,现在听到邓经纬的话,觉得这个老班长确实值得交往,便道:“邓哥,谢谢。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咱今天不说了,来,喝酒,我敬你。”
  “我敬你。”邓经纬端起杯,站起身,看着张文定道,“老弟啊,这杯酒,我代表我自己,也代表高姐敬你。高姐给我打电话了......”
  “邓哥,再说这些废话你就要罚酒了啊。”张文定也站起身,打断邓经纬的话道,“一句话,你姐就是我姐,啊,来,喝酒。”
  邓经纬跟他碰了一下杯,将酒一口干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