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4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组织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鲁颜玉作为部长秘书,不可能没有人跟她打小报告,而她在接到电话之后却一句都没问过自己这方面的情况,反而不停地强调木槿花没空,这不就是一种态度吗?一种静观其变的态度。
  这个态度表明,木槿花不准备在这个时候帮他出头,而是想看看他自己有没有能力把事情摆平。
  整整一个下午,张文定都在考虑着要不要到医院里去看一下邓如意。听池坚强话里透出来的信息,邓如意还不肯就此作罢,大有把事情搞大的趋势。
  部里究竟会怎么处理此事,跟邓如意本人的意见也是有很大关系的,遇到问题了想要解决好,必须要先找到症结。现在这件事情的症结就在邓如意,如果邓如意本人不再追究,想必池坚强也不至于硬要把人一棍子打死吧?
  在他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徐莹打来了个电话:“晚上一起吃饭。”
  这个话语气很严肃,说得不容置否,张文定略为迟疑,答应了:“嗯,好。”
  徐莹道:“你这个状态......不行啊。”
  张文定心中一暖,勉强笑了笑道:“下班了我给你电话。”

  徐莹道:“好,有什么事情,见面再说,你这一路还是走得太顺了。”
  走得太顺吗?张文定放下电话后反思了一下,觉得未必,不过,也没遇到过什么挫折这倒是事实。
  唉,难不成这就是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挫折吗?
  “我说过,你这一路走得太顺了。”徐莹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磕了磕,看着张文定道,一脸严肃地说,“做事情要讲个规矩,打打杀杀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这个毛病得改了,不要一遇到个什么事,就动手动脚!市委可不比开发区,打出麻烦了吧?”
  “我......”张文定张张嘴巴想辩解,可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参加工作之前的我不清楚,也不多问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参加工作之后,打过几次架了?”徐莹脸上的表情还是丝毫不见缓和,直盯着张文定,句句紧逼,“不要以为认得几个人就有多深厚的背景,比你背景深的人多的是,你看到哪个像你这么喜欢打架的?你是从政,不是从军,干工作是要动脑子的,不是动手脚的!就算是从军,现在部队里也不是打打杀杀就能打得出江山的,还是要动脑子!”

  张文定被徐莹说得无地自容,满脸懊恼地说:“莹姐,我也不想打架。现在想想,当时的情况,其实我还有更好的办法解决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就只想着动手,想打他几下出气,其实,其实这个事情,真要说起来,还是邓如意先动手的。”
  “但现在躺在医院里的人是邓如意。”徐莹眉毛一挑,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几根花花肠子。打人的时候很过瘾是不是?我看你是心理方面有问题了,有暴力倾向,平时看着很冷静,可一激动就不冷静了,不管多好的办法都不想用,只想打人。你这个状态还是不行,抽个时间看看心理医生吧,要不然就算这次的事情处理好了,下次难免会闹出更大的麻烦。”
  张文定一向都不认为自己有心理问题,可徐莹说的话却又有几分道理,他嘴歪了几歪,没说话。但是,自己没有不冷静啊,当时在打邓如意之前,还极冷静地分析过如何打才能不落口实,只是没料到邓如意会跑到医院去住院,也没把领导一向都是只问事实不讲道理的这一条算进去而已。
  这个,顶多也就是个疏忽,不能说自己当时不冷静吧。
  徐莹见张文定不说话,便换了种语气道:“我知道你们这些所谓的武林中人对心理医生比较排斥,要不你去紫霞观找你师父算一算,看看你今年是不是运气有什么问题。”

  话说到这个程度上,张文定自然不能再不识好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等这个事情了结,我就到山上去。唉,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摆平这个事,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池坚强一句话,张文定现在就成了无事人了,挂着副科长的名,什么事也干不了,偏偏又在木槿花要烧这把火的关键时刻。木槿花还指望张文定在这场战斗中当急先锋呢,可是张文定却偏偏自顾不暇,那会让木槿花怎么想?
  在组织部,要没了木槿花的看重,张文定再大的能量也别想翻起什么浪来。
  徐莹知道张文定担心什么,便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邓如意这边熄了火,池部长就算再怎么想搞你,也都没了借口。不要太担心,这个事情可大可小,你毕竟是武玲的男朋友,不看僧面看佛面,市里不会把你往死里整的。”
  张文定怎么听都觉得她这话里有着一股浓浓的醋味,便柔声道:“莹姐,我想你教我怎么去做,我只相信你。”
  明知道他这话是哄人的,可徐莹听了还是很舒服,白了张文定一眼,冷哼了一声,还是决定帮忙了:“邓如意是个大孝子,对***话言听计从,他妈得了种病,腿上无缘无故的疼,疼起来了直打滚,省城京城都去了,土方子也用了不少,可是几年都没治好,你可以去试试。”
  张文定这下就真的相当感动了。
  从他和邓如意打架到现在,才过去多长时间?他也没跟徐莹说具体的情况,可是徐莹却在不声不响中帮他探到了这么个消息,可谓是对症下药了。唉,还是莹姐经验老道啊,早就做把事情算准了。
  看来自己治好了她痛经的毛病,她这是把自己当江湖游医了。
  见到张文定脸上的喜色,徐莹又道:“不要一次治好,但第一次效果一定要相当明显才行。这次的事情,希望你能够汲取教训,这对你来说是个挫折,挫折也好,啊,挫折也是成长。”
  张文定没有马上就去给邓如意的母亲看腿病,而是从徐莹的嘴里问了病症的详细情况,然后在匆匆吃过晚后便开车上了紫霞山。
  张文定要去见师父吴长顺,对于治病,他真的不在行,他觉得这个病应该可以用内劲拍打,但问问师父还是稳当些。为人治病,这可不是儿戏啊。

  到了紫霞观之后,张文定又想到了徐莹要他看心理医生的话,想了想,还是把自己这个情况跟吴长顺说了说,想让师父请一卦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吴长顺没有起卦,只是盯着张文定的脸色仔细看了看,然后说:“你这是犯了孤阳煞。”
  “啊?”张文定一听到这三个字,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有点心惊了。
  吴长顺说得相当吓人:“犯了孤阳煞,阳火太盛了,遇到事情了就想打人,想动手,情况再严重一些就想杀人了。”
  见张文定一脸骇然,吴长顺这才又云淡风清地说:“没什么大问题,这你的双修功法出了点偏差。现在问题还不大,尽快找个同样修习了双修功法的女子,阴阳调和,过段时间自然心平气静。”
  张文定听到这话就为难了,这时候叫他到哪儿尽快找个修习了双修功法的女子呢?
  咦,慢着,武玲不就从自己这儿学了那功夫吗?
  我靠,这,这难不成真要和武玲双修?

  跟武玲双修?这个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况且,她从自己这儿学的还只是筑基功法,不能算真正修习过双修功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