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3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的情况下,覃玉艳自然也不愿和张文定说话了,不是不愿,是不敢。
  找了个营业厅交了话费,张文定再上车之后,就主动说话了:“这个移动公司真恶心,我有次只欠七十几块钱就停机了。”
  “那没办法,垄断行业就是这么干的。”章向东就笑着接了句话。
  覃玉艳这时候接着章向东的话道:“是啊,移动公司是好讨厌的,我有次只欠几毛钱就停机了,只能接不能打。问了以后才知道,欠费超过五块连接听都不能接了,直接停机,太不合理了。张科长你欠了七十几块才停机,那你肯定是大客户。”
  张文定笑道:“不合理的事情多着呢,他们那电话费我就一直没弄明白是怎么收的,那么多套餐,套来套去最终还是要把消费者套进去。啧,手机话费是一笔不小的消费,还有这个油价,贵得也是用不起,我都想当长跑运动员了。”

  “张科长你都要当长跑运动员了,那我们怎么办?”章向东笑道,“你就放心吧,油价前几年涨得厉害,这两年还是降了点的。不过你这车耗油量应该是比较大的,百公里几个油?”
  “这个我还没算过,不清楚,反正没油了就加。”张文定道。
  章向东就笑得比较欢乐了,声音也大了几分:“看看,有钱人就是这样的,从来不算油耗,没了直接加就是了。啧,这才是生活啊。”
  覃玉艳就说:“是啊,张科长的日子过得真是让人羡慕。对了张科长,你这车要一百五六十万吧?啧,光这台车,我一辈子工资也买不起呀。”
  张文定用一种不以为然的语气道:“差不多吧,具体多少钱也不清楚。你还别说这车,当初还有人拿这车做文章,都告到市纪委了,不过最后证明我是清白的,那家伙自己倒被市纪委请去喝茶了。唉,这人呐,还真说不好,该是什么命就是什么命啊。”
  听到这个话,章向东就心里一紧,张文定这话里有话啊。
  人家这是在暗示加警示呢,江南山那么个正处级的城建局长都没斗过他,邓如意那样的人在他面前还不是土鸡瓦狗一般?你章向东比邓如意更加不如,可别不识趣啊。
  这个念头在心里一闪,章向东相当不舒服,可是却还不敢把这个不舒服表现出来,他对张文定确实是不满,可是这个不满跟心里的惧怕相比,那就有点微不足道了。
  覃玉艳没有像章向东想那么多,经过了这几句轻松的聊天之后,她的恐惧感一散去,女人的好奇心就又冒了出来,顺着这话就问:“听说是以前住建局的江南山告的吧?”
  章向东扫了一眼覃玉艳,这丫头还是太嫩了啊,这种话是你能够问的吗?
  张文定却觉得这个覃玉艳有点单纯,丝毫没觉得她这话有打探领导**的嫌疑,不过他也不可能跟她透露什么,便笑着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纪委那边纪律很严的,不可能跟我透露什么消息。不过我也没兴趣知道,只要自己经得起组织上的考验就行了。”
  这个话就有点装逼的嫌疑了,刚刚才说有人把他告到市纪委然后那家伙却被纪委请去喝了茶,现在又马上说自己不清楚,这不是赤罗罗的炫耀是什么?
  “真金不怕火炼,这世上总有那些小人。”章向东拍马屁道。
  覃玉艳也听出了张文定的炫耀,但她却不像章向东那么心里酸溜溜,而是对张文定有了那么点崇拜的意思。不得不说,性别不同,职务不一样,这想法的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覃玉艳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张文定的电话响了起来,她只好将到了嘴边的话咽回肚子里,沉默着,看了一眼张文定,便移开了目光,心中却在想,张科长真的好帅好有男人味哦。
  来电话的人是邓经纬,张文定接通后便笑呵呵地打起了招呼:“班长,有什么指示?”
  “莫讲这个话啊,你是市里的领导,讲得我受不起啊。”邓经纬哈哈一笑,然后问,“在忙什么?”

  张文定道:“在开车。有什么事,你直接下指示吧。”
  邓经纬这时候没再就着指示二字纠缠了,沉吟了一下道:“就你一个人?”
  他没问张文定开车去哪儿,却问是不是一个人,这就表明他要说的事情,不希望被别人知道,要先确定张文定这边是不是方便。
  张文定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心想自己手机紧贴耳边,车内又开着音乐,倒也不至于会被另两个人听了去,便道:“什么事,你说吧。”

  听到张文定那么肯定地回答,邓经纬也就敞开说了:“上次认识的高姐,你还记得吧?”
  “嗯。”张文定笑了笑,道,“我说班长,有话你就直说吧,别跟我绕圈子,再绕得两下回来我不请你吃饭了啊。”
  在接电话之前,张文定就有点怀疑邓经纬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是不是为了高云凤,现在听到他提到了名字,便确认了,虽然自己现在就是要去找高云凤谈话了,可是也不至于说连跟邓经纬说个电话都不行。
  再说了,二人在电话里也没有说什么违反纪律的话。
  “那我就直说了啊,本来今天一早就要给你打电话的,不过你电话打不通。”邓经纬道,“是这么个情况,高姐和你们邓科长......”说到这儿,他略略顿了一下,才又继续道,“呃,以前打过交道,不过电话弄丢了,没号码了,看老弟你什么时候方便,请邓科长出来,咱们一起聚聚。啊,呵呵......”
  一听这个话,张文定就明白了,什么叫以前打过交道现在电话弄丢了?那不就是说以前认识但现在不通来往了,嘿嘿,一起聚聚你不知道自己打电话还要我约?合着高云凤和邓如意之间还有过不愉快啊,难怪高云凤先前要通过邓经纬和自己攀个交情了,原来是怕在上副处这个干键时刻在干部一科考察这一关被人使绊子啊!
  是的,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就算是市领导决定提拔你了,可是如果你跟负责考察的干部科势同水火,那提拔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考察要经过人家的手啊,谈话的时候为难一下,报告上多写几笔,那还搞个鸟啊!
  几份竞争者的报告都摆在那儿,人家的都不错,就你的最差,市领导就算是有心相帮,那也无能为力啊。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现实,就是这么纠结。
  张文定身为干部一科的副科长,虽然上任时间不长,可这里面的道道却是相当清楚的,要不然干部科的科长们都只是正科级,可很多处级领导对上了那些个科长们却客气得很呢?自身前途还需要人家笔下留情,不客气怎么行呢?

  这个道理张文定明白,可是,他不明白的是,高云凤仅仅和自己见过一面,就能够保证自己会愿意得罪邓如意而帮她呢?要知道,自己和她可仅仅只是认识,她并没有给自己任何好处呢。
  难不成是邓经纬在她面前夸下了海口?不像啊,若真是那样,邓经纬也不至于等到这时候才给自己打电话通这个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