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3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道:“我想通过你这边知道,更详细一些。”
  我也就直截了当的和他说完了,而且,我还告诉了他,林小玲告诉我陈安妮的。
  他听了后,问我:“那你觉得,她说的是真还是假。”
  我问:“陈安妮吗。”
  他说:“林小玲说的是真的,还是陈安妮说的是真的。”
  我说:“我倒是想去验证,但是我没有方法。可我之前确实是为了想分到一笔巨款,所以才去做这些事,但是,如果你真的有陈安妮说的那么烂,那我绝对是要帮她的,不光是为了钱,还是为了道义。”

  呵呵说起来我自己都感到可笑,什么破道义,也就是为了钱罢了。
  林小玲父亲说道:“如果,陈安妮都是骗你的,小玲说的才是真的呢。”
  我说道:“那就算了,我虽然想要钱,但我觉得,既然真的是如此,陈安妮不会能拿到钱,我更不会拿得到。就算得到了钱,我也不会要,太无耻。”
  他笑笑,说:“哦,这样子。”
  我自己端起酒杯,喝酒。

  他说道:“东叔找了我谈了。”
  我说:“嗯,然后呢。” △≧△≧,
  他说道:“她是想要分到那三分之一的遗产,可我不会给她的。”
  我说:“你和我说这些,我也管不着。”
  他说道:“我想告诉你的是,林小玲说的都是真的,陈安妮说的半真半假。”
  我问:“什么事是真的,什么事是假的?”
  他说道:“遗产的事是真的,她被人害的事也是真的,但是,不是我害的,遗嘱,也的确是她用了刑逼迫我父亲改了。”
  我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作为一个养女,真的不是人了。”
  林小玲父亲低头,微微叹息,然后抬头看着我:“她找你让你帮忙,她知道钱很可能要不到手,但还是想努力一把,还有就是,她有另外的目的。”
  我问林小玲父亲:“什么目的。”
  林小玲父亲说道:“她以为,害她进监狱的人是我,进去监狱行刺的人也是我派的,她想让东叔出面,即使东叔知道了她那些烂事,迫害我父亲修改遗嘱的那些事,东叔也会让我不能这么做,不能找人杀掉她。”

  我问:“那你到底有没有找人害她,杀她。”
  林小玲父亲说:“没有。”
  我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到底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
  林小玲父亲说道:“信不信,那都是你的事了。”
  我说道:“是的,目前来看,她我也帮不了了,不可能帮她对付你。你们。”
  他说道:“但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问:“什么?”
  他说:“派人杀她的,不是我。是她的仇家,我希望你能帮我把她保护好。”
  我说道:“为什么呢?”
  他看着我。
  我说:“你们家既然对她恨之入骨,又何必保护她。”
  他说道:“她无情,我们不能无义。长大后她变了,但小时候的兄妹情是无法改变的。还有,万一她真的被害,我也不想别人拿着这个事来攻击我们家。”

  我问道:“那到底是谁害她?”
  他说道:“她得罪的人,非常非常的多。”
  我问:“例如?”
  他说:“那些赌博中,被她弄到破产的,还有被她骗的,还有债主们。还有一个最大的可疑对象,她男朋友。”
  我问:“她和她男朋友相爱相杀?”
  他说:“她男朋友真不是个东西。不想说太多了,总之,这是个畜生。”
  我说:“好吧。那你们要如何对待她。”
  他说:“保护她,努力帮她,救她出来。”

  我说:“她出来了,还是一样的要和你争夺遗产。”
  他说:“我还是想把她给改变,如果能改变,钱我会给她。如果真的无法改变,如果她真的能把遗产拿走,那就拿走,但我们家已经仁至义尽,经过了这次,如果她还不悔改,那以后,我们就真的,撇清关系,她是死是活,与我们无关。”
  我说道:“如果真的如你们所说,那你们给她的机会已经够多的了。那她都没悔改过,我想,以后她悔改的可能性更小。”
  他说:“最后一次。”
  我说:“其实如果真的是你说的这样,那么,是不是东叔给你们家施压。”
  他说:“也有这原因。她知道,把东叔拉出来,东叔会帮她多少说一些话。”
  我说:“那她用刑逼迫你父亲修改遗嘱,东叔不恨她?”

  他说:“当时这话是我父亲说的,但是没有找到她对我父亲用刑的证据,所以,我虽然相信父亲的话是真的,可是父亲那时候,是处在于一个浑噩的病重状态中,甚至说一些疯话,所以说的这些话,东叔说,有可能是假的。毕竟,她小时候给东叔的印象十分好,乖巧伶俐,虽然任性,但嘴巴能说,而且聪明,很多来我家的我爸的朋友都很喜欢她。可谁又能想到,长大后走上了歧路。”
  我问道:“这东叔,是不是很大的权势。”
  他点点头。
  我说:“那你是怕他了。”
  他说道:“我们经商的,如果不和这些权势的人合作,没有他们的撑腰,想做比较大的事业,做不起来。这是特色。你做房地产,拿块地,需要审批吧,这程序十分复杂,不认识人,谁给你?有钱都不敢给。我朋友开一个加油站,要审批的部门,二十多个,要是一个一个单位走下来,要多久?而有些部门,更是故意拦着你,让你过不了关,你就是有钱都搞不了。可他认识一个x级的高官,给人家这个数,他一句话,那就全过了。”

  他伸出两个手指头。
  那是多少?二万?二十万?还是二百万?
  我说:“但是,东叔是当兵的。”
  他说:“当兵的不大吗。”

  我说:“大。”
  他说:“他曾经是军区的高官。很多现任的xx等地高官,他都有人。”
  我说:“明白了。”
  他说道:“帮我保护好她。”
  说着,他拿了一张支票,推过来给我。
  五十万。

  他问道:“办得到吗。”
  我说:“可以。”
  他说:“谢谢。”
  我说:“那你下一步呢。”

  他说:“让东叔帮忙找人调查,是不是真的有人陷害她,把她救出来,可是遗产不会给她,但,也还要给她一些生活费,以后就看她的了。变好了,什么都好说,不好,就自生自灭。”
  我说:“这是你想这么做,还是东叔要你这么做。”
  他说:“我们两都想这么做。我也不希望看到她惨死。拜托了。”
  我说:“尽量努力吧。”
  他说:“如果她可以安全出来,我另有酬谢,另外,希望你对我女儿保密,我不希望她知道这些事。”
  我说:“会的。”
  我收好了支票:“你客气了。”
  有钱不赚是王八蛋。
  况且,这不是小数目,五十万啊。
  我怎么不拿,如果帮到了他后,陈安妮出去了,尽管我拿不到几千万,不过,至少也能拿到百万上下。
  但,黑明珠那边我怎么说?
  她会不会说我骗她,有点头疼啊。

  只能对她说清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