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3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小姑娘的话语、神情中,楚天齐读出了很多内容,有同情,有理解,有鼓励,有释怀。她同情自己的遭遇,理解自己的难处,鼓励自己要振作,同时也解除了因罩罩丢失而对他的怀疑。他也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其他两人都不明白他俩说话的意思,但魏龙没有多想,而刘大智却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心中腹诽着:狗男女。
  孔方的那辆越野车,就停在医院院子里,楚天齐和众人告别,上了越野车。车上除了司机外,副驾驶还坐着一个人,就是老幺峰乡党政办梁主任。在楚天齐上车时,梁主任没有说话,只是扭头笑了一下,但笑容尴尬至极。显见他已经知道了孔书记和姓楚的不睦,大概现在后悔死了当初对这个人的热情。
  越野车缓缓启动了。透过摇下的玻璃,楚天齐看到,魏龙和陈馨怡在使劲的挥着手臂,他不禁一阵酸楚涌上心头。那种被发配的凄凉感觉更加浓烈,浓烈的是那样的真实。
  刘大智站在院里,看着车上那个曾经让自己极力讨好,现在又让自己恨之入骨的人,也是百感交集。他恨这个人,恨这个赵中直的人。也感谢这个人,感谢正是这个人的存在,让他有了向新主子效忠的砝码。

  看着越野车上那个满脑门子官司的“铁拐李”,刘大智觉得对方像极了一个人,刺配孟州牢城的武松。而对方和武松不同的是,武松遇到了对自己有所求的施恩,从而免受了杀威棒之苦。而等待那小子的不是施恩,而是对他恨之入骨的大牢头孔方。虽然孔方不至于直接打他一百杀威棒,但恐怕会让好小子受到更大的折磨。刘大智相信,凭孔方的气度,绝不会放过这个报复机会的。
  越野车外,一簇簇的楼房已经失去踪影,取而代之的是路两旁成排的杨树。杨树的里侧,是成片成片的玉米地,玉米棒子硕大的身体向下低垂着,正在向成熟的季节迈进。阳光透过树的间隙,洒到地上,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光圈。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非常稀少,再配以周遭的景物,营造出一种宁静和娴适的氛围。
  对于身旁的景物,楚天齐并不陌生。从小生活在农村,又在乡里负责农业两年多,对于庄稼、树木再熟悉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这些景物的存在,感受不到那种美景与意境,他心中更多的是一种凄凉。
  从一进入仕途,楚天齐就满腔热情、全身心投入了工作当中。在青牛峪乡的时候,为了全乡老百姓致富,他从来都是不辞辛劳,有时更是疲劳作战。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使老百姓的收入增加了一大截,也为全乡经济发展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省委党校学习归来后,他这个踏踏实实干工作的乡常务副乡长,被调到了县委办,担任一个非领导职务的主任科员,从事的作更是经常被人认为“鸡肋”的调研工作。但他经过短暂的适应以后,没有沉沦,而是在千方百计的熟悉着这个工作,为即将从事的事业做准备。
  终于夏雪以所谓的“约定”,给自己提供了调研机会。虽然调研工作常常被做为形式,但楚天齐却实打实的去工作,既做调研,也做实际工作。正是因为调研,自己带人去省里考察,还在那里经历了被社会大哥约见,至今还身带伤疤。正是因为调研,在仙杯峰经历了生死考验,到现在还拖着一只伤脚,被刘大智戏称“铁拐李”。
  可就是这么热爱自己的工作,就是这样一心做事,到现在却混了这么一个结局,要拖着伤脚被发配,被送到一个视自己为仇人的人手里。而且自己的离开,几乎就像被押送似的,先是刘大智在病房进行盯梢,接着连回宿舍拿东西的时间都没给。当然,他自己也不想进到那个大院,否则,刘大智是盯不住自己的。
  想到这些,楚天齐不禁轻轻叹了一声:“哎”。

  “吱……”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同时感觉身子一栽歪,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稳定了一下情绪,楚天齐才意识到,是汽车在急刹车。为什么要这样?这样想着,他抬头看向了车的前面。
  此时,司机已经下车,一个扛着农具的老农,坐在车前面的地上。司机把老农扶起来,让老农转了几圈,然后老农憨厚的笑了笑,走开了。司机也重新上了汽车。
  “怎么了?”梁主任问道。
  司机边发动汽车,边说:“哦,没事。那个农民忽然就从路边蹿了出来,当他看到汽车的时候,有点吓傻了,忘记了躲避,直接坐在了地上。要不是我及时踩刹车,早撞到他丫的了。”
  梁主任继续问:“他没说什么吧?”
  “能说什么?离着他还有一米多呢,再说了,是他不长眼。他*妈的,土老冒,撞死他也活该。”司机骂骂咧咧的,还使劲在方向盘上拍了一下,弄的汽车喇叭吱了哇拉的叫了好几声。

  梁主任不再说话,而是身子向后一靠,看样子要眯一会儿了。
  楚天齐真想问司机,“骂人家‘土老冒’,你不是农民的儿子呀!”但他没有这么说。因为他现在要是说这些的话,就有些太不适趣了。最主要的是农民并没受伤,确实离车还有一截呢,否则,他肯定是要主持正义的,不管这个正义能不能主持的了。
  虽然农民有错,但看农民那憨厚的劲儿,楚天齐还是由衷的感慨“老百姓朴实”。看到农民,楚天齐觉得自己刚才的失落有些太狭隘了,自己心里可是一直想着为老百姓办事的,仕途经历一点波折又算的了什么?说不定,今日的沉寂,就是为了明日的爆发。
  这么一想,楚天齐心境立马平和了许多,他又开始思考一个现实问题:到乡里会让自己做什么。自己现在虽然是非领导职务,但级别是正科,怎么也得安排一个与级别匹配的工作吧。乡里正科级别的职务也只有书记、乡长,有时候副书记也勉强是正科。

  自己是被借调到乡里,书记、乡长是甭想,再说了柯兴旺也不会让自己担任这样的职务。那么副书记有没有戏呢?应该也有这个可能,最次也应该是常务副乡长吧。当然了,也可能弄一个什么乡人大主席团主席。否则,自己没有犯任何错误,就是柯兴旺想收拾自己的话,也得有说的过去的理由,也得堵住悠悠众口呀。
  虽然楚天齐想到了好几个职务,但他觉得又似乎没有可能,不说柯兴旺要收拾自己,就凭那几个职务,也不应该让一个借调的人担任吧。难道是什么职务也没有,就是空挂着,就是为了打压自己?不会吧,那不就是让自己不干活,光拿工资吗?这岂不是太便宜自己了?
  楚天齐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老幺峰乡已经到了,楚天齐下了越野车。他正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哪时,梁主任让他在党政办等着,自己去向领导汇报。楚天齐手里没有任何表明调动的东西,也只有干等着这一条路。
  过了好一会儿,梁主任回来了。他站在门口,向着楚天齐招了招手,说了声“跟我走”,就又返身走去。
  感受着梁主任对自己态度和上次的巨大差别,楚天齐只有苦笑着摇头的份。然后就像一个小随从似的,出了党政办公室,跟在梁主任后边,向前走去。
  日期:2016-10-25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