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6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狮城新加坡危在旦夕!前线的绝望形势使得ABDA四国联军总司令韦维尔上将寝食不安。担任这一职务还不到两个月,巨大的工作和精神压力已使他心神憔悴。再这样下去狮城势必不保,他决定亲自到新加坡岛视察并组织反击。
  日期:2016-10-24 22:14:31
  (正文)
  2月10日上午,韦维尔从爪哇岛飞临新加坡。制空权早已被日军掌握,但是韦维尔乘坐的飞机还是幸运地安全降落。上将在英军司令部坎宁堡召开了紧急作战会议。韦维尔首先拿出了丘吉尔首相发来的电文,高声念道:“战斗必须血拼到底。战地指挥官和高级军官应该和士兵死在一起,大英帝国的荣誉在此一举!”
  岛上的局面是一塌糊涂,一贯不轻易激动的韦维尔面对如此危局也禁不住怒火中烧,他对着珀西瓦尔中将大发雷霆:“看看吧,你的对面就是日军的桥头堡,敌人那么容易就把你打趴下了,你的胆子呢?你的士兵呢?你的武器呢?!”

  珀西瓦尔是一位典型的英国绅士,这样的训斥使他大伤自尊。中将忍不住反唇相讥,指责韦维尔指挥不当,协调不力。两人在会议上由互相指责升级为谩骂,而且声调也越来越高。争吵声传到会议室之外,连那些参谋军官都无法相信,那些污言秽语竟然出自他们平日尊敬的两位长官之口。
  会后韦维尔视察了澳大利亚第八师的前线指挥部,那里的情况更加糟糕,澳军在各路日军的猛烈攻击下节节败退。韦维尔的火气更大了,他看到的一切都糟不可言,上将开始不停地挥动着双手对着贝内特大吼大叫:“你应该赶快向日本人发动反击,人家在用皮鞭抽你的屁股,你却撅着一动不动,真是不知羞耻!”
  一颗炮弹伴随着韦维尔的怒吼落在屋顶上,两位将军不得不钻到桌子下边暂时躲避。爆炸过后,他们又从桌子下钻出来。一切消息都显示贝内特正在实施的反攻毫无成效。韦维尔更加怒不可遏,他摔下一句“你这个笨蛋,带着你该死的澳洲佬滚你的蛋吧!”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尽管丘吉尔一再命令英军全线反攻,但韦维尔知道目前的境况反击已毫无意义。为了维护大英帝国的尊严,韦维尔发布了一项冠冕堂皇的通令:
  “毫无疑问,我们在新加坡岛的军队人数远远超过了越过海峡的日军。我们必须击败敌人。整个英军的声誉频于危机,大英帝国的声誉频于危机。美军在人数占压倒优势的敌人进攻之下守住了巴丹半岛,俄国军队正在击退德国的精锐部队,几乎毫无现代化装备的中国军队抗击日军已达四年之久。如果我们把新加坡要塞丢失给人数处于劣势的敌人的话,那将是我们永远的耻辱!
  “形势已不容吝惜兵力或顾虑居民,也不得对任何软弱表现出任何宽容,指挥官与高级将领必须身先士卒,必要时与士兵一起赴死。
  “决不能投降,也决不能考虑投降。每一支部队必须血战到底,与敌人短兵相接。我期望全体官兵战斗到底,证明我们帝国据以建立的战斗精神依然存在,我们仍在本着这种精神保卫着帝国。”
  除了一纸空文,韦维尔不能给予新加坡守军以任何帮助,他极为沮丧地返回爪哇。夜晚在码头下船时,心慌意乱的韦维尔还不小心跌了一跤,他感到疼痛难忍。经过医院检查,发现跌断了后背上的两根小骨头,不得不卧床休息。屡战屡败让他难过之极,但在医院病床上的韦维尔还是强打精神给丘吉尔发出了一份电报:“新加坡战况不佳,有些部队士气不高。现在正尽一切努力鼓励进攻精神和乐观精神。但是到今天为止,我不敢说这些努力完全成功。我已经发布了命令,决不考虑投降,全体部队必须继续战斗到底。”

  虽然遭受了多日的炮击和轰炸,但新加坡尚未出现惊慌失措的局面。国泰大楼的电影院前仍有人在排队买票,等着欣赏由著名影星凯瑟琳�6�1赫本和詹姆斯�6�1斯图尔特联袂主演的好莱坞经典喜剧片《费城故事》。在拉弗尔斯饭店里,挤满了一边喝酒一边骂骂咧咧的军官。那些殖民地当局的文武官员一脸沮丧地坐在酒巴间里,仍然在维护着他们的尊严。乐队在演奏优美的舞曲,大厅里跳舞的人热闹异常。不知谁用粉笔在墙上写道:“英国归英国人,澳大利亚归澳大利亚人,马来亚只有狗娘养的才要它。”

  “高傲自负的英国人走了,粗鄙卑劣的日本人来了。”这就是后来马来人和新加坡人对新征服者的印象。拉弗尔斯饭店很快将改名为昭南饭店,除了日本人谁也不许进去。
  《海峡时报》上经过严格检查的新闻报道充满了忧伤的调子,新加坡越来越频繁地遭到轰炸,使这个殖民地政府早些时候过分的自信心逐渐消失了。在酒巴间和俱乐部里,酒的销售量大增,往日神圣不可侵犯的板球场上,忽然被挖出了一道道壕沟,也没有人再像以前那样提出抗议。
  溃败的部队沿着大路往城里涌进来。有位叫戴维�6�1詹姆斯的英军情报官拦住了一队印度兵,问带队的指挥官为什么往城里跑。那个指挥官说,有个澳大利亚军官叫他们“快跑,日本鬼子从山上来了!”詹姆斯说,你们本来就是去找日本人的,而且去是和他们作战,不是与他们比赛谁跑得快。“一点不错,不过,人家不要你呆的地方你就别呆,你说对吗?”那个军官说完就领着他的人摇摇摆摆地走了。一些澳大利亚部队将阻拦他们进城的宪兵推到一边,“老兄,让马来亚和新加坡都见鬼去吧”。还有人说,“海军把我们卖了,空军也把我们卖了。这里的土佬儿都不为这个鬼地方打仗,我干吗要干?”

  兵败如山倒,战事的发展完全超出韦维尔的预料。就在他离开新加坡的时候,日第五、第十八师团已经逼近了城外的战略要点武吉智马高地。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给日军的进攻带来了诸多困难。空中遍布着燃烧后的粉尘,烟灰随着雨水淋下,将激战正酣的日英两国士兵的脸和全身都涂黑了。
  帕西瓦尔立即从北边防线调来两个营,与第四十四英印旅和第一马来旅联合发起反攻。短兵相接导致双方均伤亡惨重。眼看前方战况胶着,辻中佐立即来到第十八师团司令部,他见到了师团长牟田口廉也中将。
  牟田口:“军司令部有何高招?敌军的炮火太猛,而我军的炮弹和炮兵却跟不上。真让人着急!”
  辻:“我很理解,这仗打得实在是艰苦,不过事不宜迟,军司令部希望贵军能够一鼓作气,在敌人缓过气来之前拿下武吉智马,否则局面就会限于被动。如果大炮跟不上的话,最好在晚上凭刺刀打开僵局。”
  牟田口:“好,今晚我师团将发起夜袭!”
  随后辻中佐立即来到了第五师团,找到了师团长松井中将:“师团长阁下,牟田口师团长已经决定今晚发起夜袭。”
  松井:“牟田口要是这样做的话,我也会一起干的。”
  这是辻中佐惯用的伎俩,他的目的达到了。

  山下军司令官也亲自来到第五师团司令部督战。“阁下,我实在惭愧!”松井师团长立即向山下鞠躬请罪。山下离开之后,松井下令务必以最快速度拿下武吉智马山。当天晚上,就在第五师团发起正面攻击的同时,第十八师团也从侧翼发起进攻,连师团长牟田口中将也左肩负伤,随行的《朝日新闻》记者岩崎、《同盟通讯》联络员鲤江也先后死在英军的炮火之下。
  激战一直持续到第二天,近卫师团好不容易才从东侧斜着逼近制高点,总算攻下了具有战略意义武吉智马。山下随即将军司令部推进至此。站在山顶上,整个新加坡城一览无余。至此日军已控制了北部的半个岛屿,其先头部队已经接近位于新加坡市郊的跑马场。
  2月11日是日本的纪元节。在日本《读卖新闻》临时晚刊的第一版上,以整版篇幅用横标题醒目刊登着“新加坡将在今明天攻陷”。文中说:“2月11日零时20分,帝国军队在猛攻新加坡要塞中迎来了纪元节,士气愈加高涨。经过激战,今晨夺取了新加坡的最高点武吉智马要塞。我军在呼之可闻的距离俯瞰陷入一片混乱的新加坡市区,攻势锐不可挡!”
  新加坡即将迎来英国人的最后时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