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6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0-24 22:03:13
  谢谢东海师姐,小魔、香袭师妹,四处瞎逛逛、玉、在牛A和牛C之间、wspypysw、被背叛的理所当然、青失、铁血丹心、hotweld、cbb11、雷本祖、邗江老刘各位师兄晚上支持!
  日期:2016-10-24 22:12:31
  (正文)
  就在总攻发起之前的2月6日傍晚,近卫师团已经开始向新加坡长提以东地区明火执仗地发起了佯攻。20艘登陆艇载着400多名士兵和两门山炮,快速驶向樟宜海军基地对面的一座小岛——乌敏岛。7日清晨,登陆并占领乌敏岛的日军在这里架起山炮,开始猛烈轰击英军的樟宜海军基地。同时,日军炮兵和航空兵开始对新加坡岛东北岸一带的英军阵地实施狂轰滥炸,近卫师团也做出了一副马上就要登陆的模样。听到来自大堤东侧的枪炮声,不知中计的珀西瓦尔心中窃喜得意:日军的主攻方向果真就在这里。他立即下令再次向东部地区派出增援部队。

  夜幕降临,大堤西侧的日军主力开始有条不紊地将炮口转向石堤西侧的英军阵地,那里遍布英军的暗堡、战壕和铁丝网,这才是日军真正主攻的地点。同时,第五师团和第十八师团的先头登陆部队扛起折叠船来到了一公里开外的岸边。在这些士兵在暗夜中各就各位之后,日军前沿阵地的400门大炮同时开火齐射,——野炮在当晚的弹药定量是每门炮200发,重炮100发。一排排炮弹的爆炸闪光把夜空映成了橘红色,整个新加坡岛地动山摇!

  炮火打击的第一个目标是实里达海军航空兵基地的大油库。随着炮弹如雨点般地落下,油库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熊熊大火照亮了海峡和两岸。日军摧毁油库的目的,是害怕英军把燃油倾入海中点燃,来一个火烧战船。虽然日军在之前进行过详细现场勘查,认为柔佛海峡的水流湍急,倒入的石油不可能形成均匀的油层,因而点燃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山下还是将这里定为炮火第一轮的打击目标。

  眼见英军油库燃起了无可挽救的熊熊大火,日军立即将炮口转向长堤以西的防御工事,那些临时构筑的防御工事根本无法抵抗日军炮火的密集打击。尽管油料燃烧引发的黑烟影响了炮兵的视线,但由于事先已经测定好了方位,日军炮弹的命中率仍然很高。英军阵地前的铁丝网很快被完全切断,碉堡接二连三被炸毁,简易散兵坑也被轰塌,很多士兵被活埋在里边,岸边的机枪阵地几乎全部消失了踪影。

  约22:30,由4000人组成的第一批官兵悄悄登上了三百艘登陆艇。大炮的轰鸣淹没了马达声,登陆艇在黑暗中快速驶向对岸,岸上的守军是约3500人的澳大利亚部队。
  就在柔佛巴鲁宫殿那高高的瞭望塔上,山下中将和他的参谋人员正通过望远镜密切关注着大堤西侧主力部队的登陆情况。22:40左右,在主力部队预定的登陆点升起了一发蓝色信号弹,这是第五师团成功登陆的信号。很快,不远处第十八师团的先头部队也升起了登陆成功的红色信号弹。
  由于注意力全被日军突如其来的炮火所吸引,几乎所有的官兵都躲进了防御工事,所以当数千名日军已经靠近海岸时才被澳军发现,等守军奉命开始射击时一切都太晚了。本来在这片滩头阵地上部署有一支英军的探照灯部队,以备日军实施夜袭时照明滩头水际,使守军可以精确瞄准射击。但现在日本人真的来了,却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探照灯部队的指挥官。那些澳军士兵只好摸黑开火,准确性自然就差了很多。澳军请求英军的炮兵部队开火阻止敌军的挺近,但炮兵阵地上回答说,没有接到上级开炮的命令。等到命令下达时,日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冲上了岸,距离太近使得炮兵已经派不上用场。一系列的阴差阳错使得首批日军没有经受多少损失就成功登上了陆地。

  按照登陆作战的惯例,登陆部队的首要任务是先建立桥头堡,站稳脚跟后再向纵深挺近。而这次登陆的日军一反常态,脚一踏上陆地就疯一般地向内陆发起冲击,他们立即遭到了澳大利亚第二十四机枪营的猛烈射击。尽管冲在前面的日军被像割麦子一样地扫倒,但那些不要命的日军士兵仍然前仆后继,端起刺刀踏着战友的尸体发起一轮接一轮的集团冲锋,他们很快就与澳大利亚士兵搅在了一起,双方展开了白刃格斗。拼刺刀是日本兵的强项,缺乏这方面训练的澳军士兵哪里是日军的对手?人数处于劣势的守军根本无法阻挡日军的疯狂攻势。不仅如此,后续登陆的日军还不断从侧后方向发起突击。到午夜时分,伤亡惨重的澳军滩头部队被迫向后撤退,后续防线上的澳军也开始四处奔逃。“他们惊慌失措,小步跑着逃了过来,”一位英国军官回忆说,“天上下着瓢泼大雨,多数士兵的脚被划出一道道的口子。他们涉过河流,穿过长满热带植物的沼泽地,穿过灌木丛来到公路上。他们抛弃了一切累赘,扔掉了步枪和子丨弹丨。”

  帕西瓦尔中将再次发表了声明,“日军已经在新加坡登陆,我军正在迎面打击敌人。”这一声明丝毫无法改变战场的局势。之前帕西瓦尔曾经给前线秘密下令,若有不测则撤退到新加坡城郊外布阵。奇怪的是,这一命令在下达到指挥官那里时就变成了公开的命令,因此英军的撤退就变成了合理的行为。
  在天亮前的数小时内,日军的几十辆坦克登上了陆地,这些坦克立即带领步兵向纵深挺近。随后日军的炮兵部队登岛,立即开始向纵深炮击为坦克和步兵开路。天色见亮的时候,日军已经有超过15000人在岛上了。但是要运完剩下的另一半人,那些运输艇至少还要往返四趟。
  从海岸线到岛内,不断有日军的太阳旗升起。日军每攻克一处阵地就会升起一面旗帜,给后方的炮兵指示目标进行延伸射击。很多溃兵甚至直接逃进了新加坡城。那些印度士兵更不用提,他们肩并肩瘫坐在密林中或道路旁,一看见日军到来就立刻掏出“劝降票”表示投降,个别人甚至还反戈一击,跟着日军的坦克冲向英军的阵地!日军各路部队势如破竹,第十八师团的前头部队已经突进到距离新加坡城只有16公里的地方。到2月8日中午之前,登岛的日军已超过两万人。

  在柔佛王宫的了望塔上,山下中将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登陆日军的进展情况,并频频发布紧急命令,指挥炮兵和飞机对陆军的攻击给予火力支援。
  随着大堤西侧两个师团的登陆成功并不断推进,2月9日,担任佯攻的近卫师团也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他们开始从长堤东侧实施登陆。对岸的英军顽强据守了一天,但是西侧的日军已经从翼侧冲了过来,他们时刻面临着后路被切断的危险。为了避免被日军包抄包围在海岸边,这部分英军主力无奈也只好向后撤退。
  近卫师团成功登岸预示着日军的登陆作战完全取得成功。山下第二十五军的三个主力师团——近卫师团从北面、第五师团从西面、第十八师团在第五师团右侧——从三个方向向岛南的新加坡城猛攻过来,太阳旗很快从海岸线延伸到岛中央一带。
  山下从“绿宫”指挥部的窗口眺望着几路日军的挺近。日暮时分,他带领军司令部成员离开“绿宫”来到岸边,登上由三条小船拼成的筏子渡过柔佛海峡。英军的反击炮火仍然十分猛烈,炮弹不时船的周围爆炸,激起一条条巨大的水柱。舟艇上载着军司令官的小汽车,副官铃木大尉劝山下进到车子里去,立刻遭到中将的责骂。如果猜想一下,身材魁梧的山下如果钻进汽车,万一舟艇被击沉的话那几乎是死路一条。不管如何,山下等人还是安全上岸了。

  “怎么样,大家都没事吧?”刚刚踏上陆地的辻中佐叫道。
  “怎么了?”
  “啊,吓了我一跳!好像踩到活人身上了。”
  周围忽然有人站了起来。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串被捆在一起的英军俘虏。由于正处在燃烧石油罐的下风口,空中散落的油烟把所有的俘虏都熏得漆黑,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山下带领司令部人员继续前行,新指挥部设在了天嘎机场北面刚刚被攻占的英军高射炮阵地上,山下将在这里亲自指挥对新加坡城的攻坚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