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3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章向东进到办公室来开始,张文定就一言不发地保持着低调与委屈的样子,其实以他的身手,五个邓如意也别想和他扭在一起,可是他就是要做出和邓如意扭打的样子给别人看。表面上二人打了个旗鼓相当,实际上张文定没受到任何伤害,倒是用了暗劲将邓如意的腿给暗伤了几下,不至于令其肿得难看骨折脱臼什么的,但邓大科长最少也会有一个星期走路得一偏一歪才行。
  现在邓如意还不觉得腿上有多疼,可等得半个小时,保管他没办法正常走路。
  张文定这也算是阴了邓如意一把。

  其实以张文定的为人,倒不至于会把事情做到这种地步,可是邓如意实在是搞得不像样子,迟个到都要上纲上线,如果不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那以后在他手下工作还怎么做,日子还怎么过?
  这个事情,他也是想好了的,并不怕官司打到部领导那儿去。
  反正覃玉艳可以作证,二人开始只是理论,然后是邓如意先动手差点将他打倒在地,他一时热血冲头,这才奋起反抗的。至于说覃玉艳愿不愿意作证,他真的不怎么担心,就算她不愿作证,但也绝对不可能编出个谎言帮邓如意,最多只是一句我没注意到了事——这丫头胆子小。
  张文定可以把过程如实说出来,但邓如意肯定不愿意说自己被张文定在脸上扇了一巴掌——张文定扇的时候力道并不重,响声有,却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这种事情,不管皮扯成什么样,邓如意这个哑巴亏那真是吃定了。
  张文定一脸阴沉地在自己的坐位上坐下,范秋生和覃玉艳二人一个站一坐,却都不敢出声相劝什么,只希望张科长别把火气发到他们俩身上。
  一场架打过之后,张文定其实心中已经没什么火气了,而且就算是有火,他也不至于会把火发到两个科员身上去。他阴着脸,其实只是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在部领导那里,邓如意如果恶人先告状,自己应试如何应对?而且,今天的谈话工作还要不要做?

  今天这个事情,肯定会惊动部领导的,部领导要么把两个人一起召过去训话,要么就是先召邓如意过去,绝没有先召他张文定的道理——正科长和副科长,那就是有区别的。
  正职副职确实是在区别的,哪怕级别一样。
  正如张文定所猜想的那般,邓如意先被常务副部长池坚强召了过去,不到十分钟,张文定也奉召前往常务副部长室觐见。
  池坚强没有秘书,张文定直接敲门进入,走到办公桌前站定,脸上浮现着紧张又委屈的神色,用怯怯的声音叫了声:“池部长......”
  池坚强没有把张文定冷落到一边,听到这声叫唤,他就一脸严肃,两眼冰冷地盯着张文定,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问道:“你是国家干部还是社会上的混混啊?”
  问了这句话,池坚强就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茶杯开始喝茶。
  这个话问得没头没尾,并且硬邦邦的,是个人都能够从这话中听出问话之人此时此刻恐怕正一肚子的滔天怒火。
  张文定也感觉到了池坚强的怒火,他也没多想,脸上委屈的神色更甚,张嘴解释道:“池部长,这事儿不能怪我,是他邓如意欺人太甚,我就是......”
  “你就是什么?”池坚强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重重一顿,声音提高了,“我看你就是无法无天。组织上培养你是干什么的?啊?在办公室动手打架你还有理了?”说着,他伸出手对张文定点了点,继续道,“你以为你是哪个,你有没有把组织纪律当回事?你要搞明白,这里是组织部,是市委!是丨党丨委机关,不是你耀武扬威的地方......”
  挨了一通劈头盖脸的臭骂,张文定这才醒悟过来,这儿是市委机关,是整个随江市的最高领导机构,可不是他以前呆的开发区管委会!
  在这儿,没领导跟你讲道理,领导批评你的时候你得赶紧认错道歉,千万别解释!有没有道理不是看你怎么解释,而是看领导心里怎么想!
  这个道理在初进官场之时,舅舅严红军就教过他了,而他在舅舅失势之后也深深地领会到了其中有多无奈,只不过,随着徐莹入主开发区,随着他的成绩和风光一点点的积累,他竟然把这个道理给抛到了九宵云外,现在终于在池坚强这儿碰了钉子。
  他心里别提有多后悔了,如果早在池坚强问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赶紧端正态度认错,想必池坚强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
  唉,都是态度不端正惹的祸啊。
  池坚强确实对张文定刚才的态度不满,在办公室跟领导打架了还想找理由,这是什么态度?这股歪风邪气一定要刹住!

  不过随着一通火发完,气也撒得差不多了,见到张文定跟个士兵似的立正站着一言不发,他就狠狠地瞪了张文定一眼,冷哼一声继续端起杯子喝茶——幸好他的茶杯不是玻璃的,要不然刚才肯定碎得满地都是。
  见到池坚强喝茶,张文定自然知道这并不是池副部长说得口渴了要润喉咙,而是人家说完了,现在要他张副科长拿出态度,然后人家再根据他的态度给这个事情定性。
  张文定学乖了,赶紧端正态度认错道:“对不起,池部长,是我太冲动,我错了。”
  “你不是还有道理吗?”池坚强翻了翻眼皮,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见张文定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没有接话,心里的气又通了不少,这才冷冷地说“我问你,你错在什么地方?”
  张文定面露难色,迟疑了一下才说:“我不应该和领导顶嘴,领导打我骂我都是为我好......”
  池坚强一听,哟,你小子这时候还在强调领导打你骂你,认错的时候还不忘记为自己推脱责任,这样的认识可是一点都不深刻,心里还有气呢!
  他冷哼了一声,打断张文定的话道:“我看你这个思想很危险,你还不服气是不是?”
  张文定明白池坚强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就把面对徐莹时那种激动到状若发狂的伎俩使了出来,原本立正的姿势瞬间就变了,面红耳赤辩解道:“池部长,我真的认识到错了,我对不起组织上和领导对我的信任,我,我马上就给邓科长道歉去,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不迟到,不跟领导顶嘴。”
  说着这话的时候,他身子还颤抖着,大有池坚强如果不相信他所说的话,他就要从窗户跳下以死明志似的。
  盯着张文定的脸看了看,池坚强摸不准这小子是不是真的认识到错误了,但是张文定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也算是态度端正了,他就不好再怎么认真下去了。毕竟,人家怎么说也是省委组织部长的准妹夫,有些事情,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太较真了只会给自己添麻烦。
  邓如意在市里是有些关系,可是当初却是王本纲将邓如意扶到一科科长位置上的,说起来邓如意也并非他多么重要的心腹,为这么一个人去冒得罪省委组织部长的风险,不值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