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3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心里就有几分得意,刚觉得她这是变相的肯定自己的成绩,可马上又联系到了她这一愁莫展的样子,心中一震,试探着问道:“就这么个正科级的位子,不会还有市领导给你打招呼吧?”

  徐莹就长吐了一口气,算是默认了,却也没跟他多谈这方面的事情,转而问道:“考察开始了吗?从交通局还是住建局着手?”
  “从发改委着手。”张文定摇摇头,“住建局应该会放到最后了,毕竟是正职嘛。唉,这几天的谈话都是邓如意负责的,我现在是在边工作边学习。”
  “嗯,干组织工作,谈话技巧很重要,要认真学习。”徐莹说起张文定的工作,就两眼冒光了,“最后住建局的谈话,该不会让你负责吧?”
  “应该不会吧。”张文定心跳不争气的加速了一下,然后想到常务副部长池坚强,摇了摇头道,“城建局的情况不一样,池部长肯定有他自己的安排。”
  “压力有点大吧?”徐莹就亲了他一下,两臂环起勾着他的脖子道,“池部长在组织部干了四年常务副部长,你想在他手下搞事情,无异于与虎谋皮呀。”
  “是啊。时间紧、任务重,压力真的相当大。”张文定叹息了一声,“不过压力再大,我也要把事情办好啊,木部长对我有知遇之恩,我肝脑涂地也要报答。莹姐,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伟人说的,与人斗,其乐无穷啊!走了这条路,总免不了要斗的,我有心理准备。”

  听到张文定这么说,徐莹就轻轻拍了拍他,以示安慰,然后道:“你有这个认识就好。哎,石三勇找你干什么?没听说武仙区局有人事变动啊。”
  “你也太高看我了吧?”张文定哭笑不得,“就算武仙区局有人事变动,我也帮不上忙啊。公丨安丨系统,恐怕就是木部长也插不进手吧。他找我也没别的事情,就是想到开发区投资......”
  对张文定和石三勇之间的交情,徐莹是了解一些的,沉吟了一下,张文定这个面子她得给,便点点头道:“让小白和他们谈吧。他邀你入股,你怎么不同意呢?石材公司,以石三勇和邵和平的人脉,接的都是大工程,利润很可观啊。”
  “利润可观的生意多的是,我不想跟他们合作。”张文定看着徐莹的眼睛,一本正经道,“我就算想做生意,也会选择跟你合作,和别人搞公司,我还是不放心。莹姐,在体制内,除了我舅舅,我能够完全相信的人就只有你了。”
  徐莹端详着张文定的眼睛,觉得他应该是说的真话,心里颇为感动,本想说你女朋友那么有钱,可是话到嘴边,却是变了,柔情万千地说:“你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很多,也是要自己弄点钱了。你想做什么生意?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你。”
  做什么生意?这还真是个问题。
  张文定想着自己赚些钱,却没想到有什么生意好做。跟武玲黄欣黛等人接触过后,他算是知道什么叫生意了,对于小打小闹的事情,还真生不出什么兴趣来。

  可是大生意呢,他一没资本二没经验三没精力,自然也做不来。
  所以,徐莹这个问题还真把他问住了。
  沉吟了一下,他苦笑着摇摇头道:“还没想好,生意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反正暂时还有钱用,以后慢慢再想吧。”
  听到他说有钱用,徐莹脑子里马上就浮现出了武玲的容颜和身影,以及那次圣金鲲紫霞会所试营业时武玲正式公开她和张文定关系时的情景,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了,推开他,冷笑道:“是啊,有个亿万富婆做女朋友,你还能缺钱用?我瞎操什么空心?”
  从她这个话里,张文定听出了浓浓的醋意,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她会突然间有这个反应,便又张开怀抱搂住了她:“怎么了?莹姐,是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太烦心?要不你打我几下吧,我来给你做出气筒,等你把气出了就没事了。”
  徐莹原本还有点挣扎,等到张文定把这话一说出来,她身子就在他怀里温顺了起来,不再乱动,却闭着眼睛,也没说话。
  张文定原本还有许多话要说的,可是感觉到她心里不舒服,也就没再说,就这么抱着,静静地沉思。
  初到组织部的生疏早已不见,可最近这段时间在忙,张文定还真没好好地理一理头绪,也没对今后的工作有一个系统切实的预期和希望。到了组织部之后,虽然他仅仅只是个科室副科长,可是来自体制内那些熟人的友好和客气,却足以让他感受到跟做开发区招商局局长时不可同日而语的权力魅力。
  还只是个副科长啊,就被人这么捧了,那要是做了科长、副部长、部长又是什么滋味呢?更进一步到市长、市委书记,那又是什么情景?
  官场中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地位一步步的升,权力一天天的大。
  男儿一生,当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一场大雨自寂静的夜中洒下,直到天明也未放晴。
  雨幕下的城市分外朦胧,能见度相当低。张文定透过前挡风玻璃抬眼望了望天空,灰灰的一片连乌云都看不见。偏偏前面还堵了车,他手扶在方向盘上,叹了口气,还是没按喇叭。
  今天是他到市委组织部之后第一次开着挂武警牌的奥迪Q7上班,而今天的工作也跟以前有些微的区别。因为今天是他搞组织工作以来第一次负责和人谈话,谈话的对象是市发改委农村发展科科长高云凤。
  看着前方雨幕中停着的车屁股后朦胧的红光,张文定不禁感慨不已。
  那天邓经纬牵线搭桥让二人认识的时候,张文定还怀疑过她是不是两眼盯着市发改委总经济师的位置,但当时唱歌喝酒聊天了那么长时间,她却一句话都没往那上面去提,他就觉得自己多心了,而且前几天考察了两个人,目标都直指发改委总经济师的位置,这就让张文定没再去想着高云凤了。但是没想到,这个高云凤居然会突然间冒出来。
  啧,这个高云凤,藏得还真深啊!
  看来她是早就知道有这一天,那天找到邓经纬跟自己见面,人家根本就没想通过自己搞什么关系,只是想提前认识一下,混个面熟,以使得自己在考察谈话的过程中能够不和她为难。
  想到高云凤,他又看了看时间,离上班只有二十分钟了。
  他皱了皱眉,在开发区的时候,招商局自从他当了局长之后就没了迟到早退之说,到组织部之后,他发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大家都会早早到办公室,除了部领导之外,别的人还真没见到有迟到早退的。
  他不知道这个细节代表着什么,可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他今天迟到了,恐怕免不了会挨一顿批评。

  想打个电话请个假,可是手机没电了,他只能干等着前面的车慢慢开动。
  一通耽搁,虽然张文定后来车速开得很快,可到底还是迟到了十二分钟,刚到办公室门外,就从半掩着的门口发现邓如意的背影,同时也听到了他对覃玉艳的训斥:“搞什么名堂嘛,这都十五分钟了,啊。一点没组织纪律性都没有!从基层上来的,这个素质还是有待提高,这种自由散漫的歪风邪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