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3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考察组有这么一个组长,组员里面还有科长邓如意和副科长章向东跟自己对立着,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帮上程遥斤的忙,那真的是希望渺茫。
  不过,张文定相信自小就疼爱自己的舅舅不会随便乱做事,他现在虽然贬为了老干局的局长,可是那份阅历和眼力摆在那儿的,肯定有别的想法,明天就去求教一番。
  对张文定的心思,别人自然不清楚。
  高云凤很健谈,说话也相当风趣,她今天除了跟张文定合唱几首歌之外,就没单独唱过,大部分时间都在和张文定说话。
  张文定担心着她如果把话题引到那个事情上去了自己不好回答,可是一直到散场,高云凤都没提跟提拔有关的事情,就连邓经纬和阎珍也都没谈工作。这个情况,张文定微微有些意外,他是真不相信邓经纬的目的仅仅就只是介绍自己多几个朋友?
  不过,事实却确实是如此,他也只有收起心底的那份纳闷,想着还是静观其变吧。
  一回生二回熟,有些事情,要等到熟了之后才好开口——跟程遥斤第一次认识的时候,程副局长除了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外,不也什么正事都没说吗?
  第二天上午,张文定还没来得及去老干局找舅舅问一下他凭什么认为自己帮得了程遥斤,部里就成立了考察小组,由常务副部长池坚强任组长,干部一科除了科员范秋生之外,其余四人都进了考察小组。
  池坚强开了个简短的小会,统一考察小组的思想。

  在会上,池坚强首先传达了市委对此次考察任务的重视,然后又强调说这次的任务,木部长会亲自督促检查,让众人务必打起十二分精神,为党和人民挑选出最优秀的干部。
  会议结束后,池坚强单独留下了张文定,邓如意等人目光复杂地出去了。
  “小张啊,我这几天出差,还没跟你好好聊聊。”池坚强看着张文定,面带淡淡的微笑,显得相当平易近人地关心道,“怎么样?到组织部了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张文定赶紧笑着摇头道:“没有,没有。挺好的。谢谢池部长关心。”
  池坚强看了张文定几秒,然后才点点头:“嗯,没有就好。你是从基层起来的优秀干部,是经常跟人民群众打交道的。唔,依你看,我们这次的考察应该从哪儿着手?”
  张文定就被问住了,他摸不透池坚强这话的意思。是真要问他工作上的事情呢,还是借这个问题敲打他让他认清形势别为木槿花卖命?
  “这个......”张文定迟疑了一下,脸上露出些受宠若惊不知所措的神色,颇为紧张地说,“池部长,我,我刚来组织部,对组织方面的工作不太了解,还需要......学习,还在学习......”
  “别紧张。”池坚强依旧亲和力相当强地说,“不管什么工作,都有一个学习和熟悉的过程。啊,学习是很重要的,谁都不会生而知之,我们都是在不断的学习中,啊,那个,实现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不断完善,和,自我升华......”
  张文定听得云里雾里,只觉得池部长说话真是如羚羊挂角,让人没有丝毫方向感。刚才还在问自己跟这次考察有关的事情,这话锋突然一转,居然就大有从人生哲学方面教育起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意思来了。

  市里大机关的领导,果然跟下面的领导不一样啊,说句话出来硬是让人不知道怎么接。
  池坚强见张文定一副诚惶诚恐洗耳恭听的样子,对他这个态度就比较满意,也没希望他现在就接话,再把话锋一转,又回到了原题:“我们考察各部门班子的工作,检验标准只有一条,那就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群众办实事,看人民群众满意不满意。啊,小张啊,你就从这个方面出发,谈谈你的想法。”
  张文定就相当纳闷,看来池坚强是真的想问他问题啊,而不是做个样子说个套话。
  他就不明白了,自己和池坚强无亲无故的,他干嘛要把自己单独留下来问这么个问题呢?就算他对木槿花相当排斥,而自己是木槿花的死忠又如何?

  以他的身份,根本就没必要在乎自己这么个小虾米才对啊!
  按说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干部一科副科长,池坚强是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手握实权的堂堂正处级领导,这中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他没必要对自己这么客气吧?
  随江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们都是正处级干部,其实按道理来说,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只是副处级,可是现实的情况却是,不到正处级,你别想当组织部的副部长。组织部号称丨党丨委第一大部门,那可真不是说着玩的。
  当然了,各科室的负责人就都只是正科级了,还不至于高配副处级。
  其实,池坚强心里对张文定真的没什么好感,一个毛头小子,凭关系混到组织部来了,算个什么东西?如果他对张文定有刚才表现出来的那么好,也不至于要等到今天才跟他单独谈话了。
  不过,他现在也不愿得罪张文定,并且还得表示一定程度的欣赏。
  池副部长卡在正处级也有好几年了,做梦都想上副厅,从正处到副厅这个坎不好迈过,好多人一辈子就卡在了这儿。虽然说市里面有推荐权,可是副厅毕竟是省管干部,就算是下面市委书记力挺,只要省委组织部一卡,那就没戏了。

  池坚强能够坐到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位子,自然是背后有靠山的,而且他本人也绝对是心思玲珑至极的。
  他身在组织部,自然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信息。
  省委组织部部长武贤齐是圣金鲲公司老板武玲的哥哥这事儿,他听靠山说起过。所以他看不起张文定——靠女人上位的小青年,神马玩意儿!
  可是,他也真的不愿意得罪张文定——省委组织部长的准妹夫,真的得罪了后果相当严重。
  张文定不知道池坚强心里的那些想法,他嘴唇动了动,感到相当为难。
  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谈,可是人家当领导的都把话说到了这个程度,他要是不说点东西出来,那就真的非常不给领导面子了。
  张文定在开发区的时候和二把手不对付,到了组织部,他可不想又得罪二把手,沉吟了一下,便小心翼翼地端正态度说:“那,那我就说一点不成熟的想法,请领导批评指正。”
  池坚强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说了。

  张文定把心一横,鼓足勇气道:“我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就随便说一下吧,我觉得,这次的考察,如果从他们各个单位内部着手,应该比较容易操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