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7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也不能轻举妄动,他必须要和全市长在这件事情上保持高度的统一,晚上华子建在政府的伙食上吃了饭,没有急于回去,又在办公室仔细的研究了一遍手上的材料,九点左右,华子建的手机响了。华子建的办公室最大的特点是办公桌很长,长得像一条弧形的战壕,右边放一台电脑,中间摆放待阅文件,左边堆放参考资料。他的椅脚就安了轮子,一会儿滑到这边,一会儿滑到那边。
  华子建习惯地看了一下手机显示屏,是凤梦涵的手机号码。

  凤梦涵在电话中声音很大的问:“你在哪?”
  华子建把电话挪开了一点,说:“我能在哪啊,还在办公室忙呢。”
  凤梦涵说:“可以出来陪我喝杯咖啡吗?”
  华子建的心跳了跳,有点想去,可说出的话是:“我还在忙呢!”
  凤梦涵有点固执的说:“我在咖啡厅等你,等你忙完。”
  华子建想了想,决定自己还是应该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复:“你不要等了。我还有几份文件要批阅,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
  那面就传来了凤梦涵一声婉转的叹息,两人挂上了电话。
  放下手机,华子建再也不能像刚才那样静下心来了,他恨不得马上赶去那咖啡厅,两个人坐在咖啡厅的小圆桌前,面对面近距离看着她,说着与工作无关的话,或许,这可能就会是他们的开始,渐渐走向那个自己梦寐以求的境界。
  但是,华子建需要克制自己,这时候,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克制自己,只是潜意识要求他必须克制自己,自己不能再和凤梦涵走的太近了,虽然这克制得很艰难,很费劲,但必须这样做.....。

  晚上华子建在临睡前,他又意~淫了一次凤梦涵,脑海中想象着白天看到的凤梦涵那肉肉的臀,那雪白的丨乳丨沟,还想到了她那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裤印痕,最后就想着自己捧着凤梦涵那美妙的臀,狠狠地从后面进入了她,一下下的顶她,一下下的冲击她。
  第二天刚上班一会,全市长就打来了电话,叫华子建到他办公室去一下。
  华子建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很快就到了全市长的办公室。
  两人见面,也没做什么过多的寒暄,全市长就说:“子建同志,张老板征用地的事,你该怎么干还怎么干。市委冀书记那边,不用你担心,由我来处理,该交底的时候,我会向冀书记交底。”
  毫无疑问的,这件事情全市长已经自己认真的思考过了,华子建也不能有什么自己的看法,现在的华子建是副手,副手的职责就是无条件的服从和配合,在市长圈定的范围内去完成好任务。

  他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
  全市长还说:“你们已取得阶段的胜利。有人受不了剌激了,跳出来了,有所行动了。不管这些人的动机是什么,至少证明了一点,你们的假象迷惑了这些人,达到了预期效果,如果,再来点狠的,鲁老板就有可能动摇。”
  华子建见全市长如此坚定,也甚感欣慰,他连连的点头,说:“行,我知道了,市长还有什么指示吗。”
  全市长要华子建还要密切注意魏秘书。他基本同意华子建的看法,这个人有点不对路,按理他不应该那么急着跳出来,事情才刚开始,或者说,还没开始,他就迫不及待了。他的消息是从那来的?有可能是从鲁老板那来的。
  华子建其实这一两天也一直在深思这么一个现象,为什么这么多职能部门都说服不了鲁老板呢?那鲁老板真的一点面子也不给政府?会不会是他们都得到某种暗示,知难而退?这暗示,难道仅仅是魏秘书的狐假虎威?
  华子建感到了一种无形压力,这种压力来源于魏秘书身后那个朦朦胧胧的冀良青,到底他在这件事情中是一个什么身份,一个什么态度,这才是华子建最为担忧的。
  当天,华子建就召集他手下一行人开了一个布置会。听取各方汇报后,他特别强调,这场官司一定要打,且要胜诉。
  华子建说:“这是市政府出面收回土地使用权的第一场官司,要速战速决。”
  他要求两位律师要互相配合,上庭前,要做好充分准备,不仅要收集好有说服力的证据,更要预测到对方可能要提出什么样的狡辩证词,给予反驳,有理有据无可挑剔。
  他要求他那几位手下,要积极主动协助律师做好一切上庭准备,只要律师提出的要求,需要哪些资料、数据,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收齐,不准提困难,更不准强调客观,要无条件完成。
  他还定了一条纪律,在坐各位,要严守保密制度,不能向任何人泄露这次会议内容,一旦发现泄密者,将严肃处理。
  其实,华子建很清楚,现在的保密意识有多淡薄,这边要求保密,一转身,那边就泄密了,而且,越强调保密,泄密得就越快,这应该是中国特色中一个最为独有的特色。

  但这次,华子建却正是要借助这个特色了,华子建要的就是有人去泄密,有人去通风报信,他要引起与鲁老板有相关的人注意,要那些人向他手下一行人打探会议内容。
  华子建要让那些人知道,“强硬手段”已拉开序幕,按全市长的话说,自己正在“再来点狠的”。
  那么接下来呢,华子建要做的就是静观事态发展。华子建预计,明天,最迟后天,魏秘书还会打电话给他,是的,一定还会来电话的,因为,自己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而且,还那么狠狠地来了一下,他会急得蹦蹦跳,不再藏着掖着表明自己的态度。
  那时候,华子建就要逼迫他原形毕露,看出他到底是市委冀书记的传声筒,还是鲁老板的说客?
  华子建开始慢慢的认定,这事和冀良青书记关系应该不大,这是他今天才有的一个想法,市委冀书记和鲁老板会有什么瓜葛?鲁老板什么实力?即使市委冀良青书记是贪官,那鲁老板也没那收买的实力,鲁老板只能收买像魏秘书这样的人。
  退一万步说,如果,冀良青真与鲁老板有某种默契,冀良青不应该这么急着要魏秘书表明他的态度,这有点小看了冀良青的城府和手段了,冀良青是一个官场多年的老手,他还是新屏市独一无二的一把手,这个身份也决定了他可以稳坐钓鱼台,静观自己来表演,等误会的议论纷纷扬扬了,再重拳出击,把自己的计划和想法一击而毙,这才更附和冀良青的身份。
  想通这一点,华子建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华子建的心情现在特别好,排除掉了冀良青参与鲁老板事件的顾虑,这对华子建下一步的工作极为重要,华子建可以无所顾忌的展示自己的能力和计划,让鲁老板乖乖的把土地交出来,想到这,华子建放松了许多,继而,他又有了一种想与别人分享胜利喜悦的渴望。
  当然,在新屏市里,华子建的朋友并不多,而能让他想起的,又可以分享的人就更是少之又少,首先他想到了王稼祥,再后来他又想到了凤梦涵,不错,应该和她分享一下,她也一直为这件事情在操心,自己最近几天对她也好像有点过于的冷落了。

  华子建一下又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弱点,自己是不是有点重色轻友呢,为什么会想到凤梦涵而不是王稼祥或者其他的什么人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