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0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你也不熟悉这个人?”林一道见成千鹤愣愣的样子,问道。
  “省长,不好意思,您这么突然一问,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了,脑子转的慢了”。成千鹤讪讪的说道。
  “我看了资料,白山区这么大一个区,是白山市经济最发达的县市区,就这么放心的交给一个毛头小子,他干的怎么样?”林一道问道  。
  成千鹤看了看林一道的脸色,不喜不悲,看不出这位林省长这么关心一个区的区委书记,这是什么意思?成千鹤不明白林一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所以这话茬那是真的不好接,说丁长生的好话吧?万一说不到领导心眼里去怎么办,再说了丁长生初来白山,也确实是没干出来什么有亮点的东西,但是要说丁长生不好吧,石爱国可是丁长生的老领导,自己说了丁长生的不好,还不是转眼就到了石爱国的耳朵里,而石爱国和林一道到底是什么关系,谁能说的清呢?

  “有想法,有魄力,接触不是很多,但是和我儿子倒是关系不错”。成千鹤给了这么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千鹤,这个人和我倒是有点关系,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好好关照一下他,至于怎么关照,你听我的招呼吧”。林一道说道。
  这话开始时吓了成千鹤一跳,还以为丁长生和林一道也有什么关系呢,但是到了后来琢磨了一下,似乎这里面味道不对啊,关照就是关照,怎么关照还得听你的吩咐,这可就奇怪了。
  “他平时和唐炳坤书记走的很近”。成千鹤看了一下林一道的脸色,说道。
  “既然你儿子和丁长生的关系不错,我想知道关于丁长生的一切信息,应该能做到吧,抽个时间问问你儿子,给我个报告,只要是事关丁长生的,我都想知道”。林一道想起了闫培功,也想起了宇文灵芝,心里一下子难受起来,这几个人可以说是让他寝食难安了。
  就在昨晚,他接到了陈平山的电话,京城的那个教授,软硬不吃,虽然陈平山摆明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对方一副就事论事的样子,丝毫不将陈平山放在眼里,这倒是让林一道都感到意外。
  成千鹤此时终于是回过味道来了,林一道和丁长生是有关系,但是这个关系对丁长生来说,好像不是好事,只是不知道一个小小的丁长生到底怎么惹着林一道了,再说了,石爱国是丁长生的老领导,他这次一起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成千鹤一下子踌躇起来,自己选择站队,却并不想现在就卷入省里的斗争,毫无疑问,现在林一道讨不了好,而自己在这场斗争中很可能是炮灰。
  下午的天气依然是很热,但是林一道却很兴致勃勃的带着一干白山的干部坐车走街串巷,看很认真,但是却随着一步步走下来,林一道的脸色却越来越不好看。
  “炳坤,千鹤,今年白山的基础工程项目很多吗?”林一道这是明知故问,丁长生一听这话,看向了唐炳坤,看来林一道这是要发飙了。
  果然,唐炳坤答道:“林省长,今年白山市争取到了评选国家卫生城市的机会,这些都是为了迎接检查才抢修的,不过,这些路面也确实是该修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整治一下”。

  “卫生城市?国家卫生城市是这么要求的吗?你们看看你们把白山搞成什么了?到处都像是工地一样,一刮风,尘土飞扬,就这还想评选卫生城市?”林一道严肃的问道。
  唐炳坤不说话了,这个时候说话不是找不自在吗?
  林一道看了一眼不说话的唐炳坤,心想,这个老家伙倒是会躲,你以为你不说话了,我就算完了吗?
  在外面街上步行了一段距离后,象征性的看了看现场,拍了几张照片和录像,然后都进了车里,车子调头回到了市委开会。(
  会议一开始,就显得很沉闷,谁也不知道这个林省长到底什么意思了,评选国家卫生城市是市委市政府的决定,但是看着林省长的意思,好像对这个卫生城市很不感冒似得,这让白山的干部心里都很忐忑  。 
  还是那句话,位置越高,责任越大,所以,这些人都吱声了,也没人想在领导面前显摆自己了,这样尴尬的局面,只有让市委领导自己去承担了。

  林一道脸色很不好,虽然屋里的空调温度开的很低,但是白山的干部还是有点冒汗,作为白山区的主要领导,丁长生和陈敬山得以坐在第一排,可以上桌子了,但是被排在椭圆形会议桌的尾部,这已经不错了,能坐在这里的除了林一道带来的人,就是白山市委常委了。
  会议由成千鹤主持,他的心里总体上是高兴的,看到唐炳坤吃瘪的样子,他的心里就得劲的很。
  “下面开始开会了,首先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林省长到白山来视察”。说完成千鹤率先鼓起掌来。
  丁长生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林一道身边的成千鹤,毫无感情的拍了几下巴掌,他看出来了,成千鹤看来已经和林一道接上了头,从今天的排座就可以看得出来。 
  林一道和石爱国两人坐在中间,但是林一道的右边是成千鹤,而不是唐炳坤,这让很多人大跌眼镜,而唐炳坤被安排在石爱国的左手边,堂堂一把手,这么安排意味着什么,相信在座的只要不是瞎子就都能看得出来。
  掌声落下,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林一道,领导嘛,无论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那个人。
  “首先呢,我给白山的同志们道个歉,可能我今天有些话说的重了,我也知道,基层工作不好做,但是越是不好做,我们还就得越是上心的去做……”说着,林一道看了看周围的人,但是很遗憾,都在低头做着笔记,至于记的什么东西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可是他却看到了一个人居然在看着他,这个人就是丁长生。
  而且就在自己看他时,丁长生居然没有低头或者是回避,俩个人就这么一直对视着,林一道边讲边和丁长生对视,足足十秒钟,林一道率先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因为他发现自己要是再继续和丁长生对视下去,自己就很难集中精神讲下去。
  “我在下面问过相关同志了,单单这么一个创城活动,就要耗费十个亿左右,有了这十个亿,可以改善多少座偏远地区的小学中学,可以提高多少教师的工资待遇,我们老是说乡下的教育资源和城里没法比,为什么没法比,你们想过吗?教学环境差,居住条件差,工资待遇差,凭什么留住好老师,城里老师用不了,竞争上岗,乡下老师不够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想过吗?……”林一道边说,边用手里的钢笔敲着桌子  。

  寂静的会议室里,这声音显得很刺耳,但是再刺耳都得听着,这让唐炳坤很郁闷,但是却老老实实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着,而石爱国则是眼观鼻鼻观心,这些事和自己没关系,自己也不想发表任何意见,他一直都在想丁长生和他说的那些事,这小子,胆子实在是太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