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6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趁势暴掠而起,眼见吴成美正往人后躲,便欺身近他身旁,猿臂轻舒,只一摘,便拿住了他的右臂,喝道:“你兄弟受伤,你还跑,哥哥是怎么当的?!”
  吴成美奋力挣扎,却如蜻蜓撼石柱一般,不能动弹分毫,我吐气一拽,吴成美那胳膊“咔”的一声,已然脱臼,我脚尖飞起,在吴成美颌下一撩,吴成美仰面跌落尘埃,已晕死了过去。
  日期:2016-10-23 20:51:00

  我一脚踏在吴成美的胸前,气透他“膻中穴”,纯阳罡气激荡下去,消融他的阴秽之气,将他一身道行尽数废掉!
  旁边早有李云霞扑了上来,冲我喝道:“陈弘道,你狂什么狂!?”
  她一掌拍出,掌心通红如血,我也一掌拍出,喝道:“你狂什么狂?!”
  两掌相交,那李云霞大喜,旁边有人叫道:“血煞掌,挨着就伤,伤着就亡!陈弘道——”

  话音未落,李云霞脸色突变,我轻笑一声,道:“血煞掌够毒,可惜你的掌力太弱,伤我不得。”
  我把手猛然一松,左掌横打,击在李云霞的“手三里”处,李云霞手不受控制,臂肘反转过去,“啪”的一声,正打在刚冲到前面的一个汉子脸上,那汉子“啊”的一声惨叫,捂着脸便爬到地上了。
  李云霞一呆,我上前一步,将“浮星指”刺出来,在她“气海穴”上一点,道:“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来和恶人联合坑害好人,这玄门江湖不是和你,你还是老老实实做人吧。”
  李云霞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道:“你泄了我的气……”

  日期:2016-10-23 20:52:00
  “陈弘道休要猖狂,我们兄弟来了!”忽然有三人冲了上来,说话很冲,但是却面带笑容,其余众贼则纷纷后退,我正诧异间,听见有人嚷道:“笑医门崔国手三兄弟上了,大家伙快后退啊,不要误中了毒!”
  我这才想起来,其实先前也听见这几人说话,知道是笑医门的人,却不知道这三人也姓崔,又是三兄弟,更不知道跟崔胜培是什么关系。
  眼见三人围上来,我喝了一声:“崔胜培人不是我杀的,道行确实是我废的,但是我废掉他道行也是因为他多行不义,想要害我,他是咎由自取!”
  “我们看你是仗势欺人!”崔氏三兄弟齐喝一声,跳将上来,分列三处,互为犄角之势,将我围在垓心,道:“崔心岩、崔心木、崔心源前来讨教讨教,什么叫做咎由自取?!”

  我看见他们每个人身上穿的衣服都是衣襟衣袋众多,腰间也系的有皮囊,知道那里面藏得都是药物,而且多半都可能是毒药,便说道:“毒药无情,功法无眼,三位要是识时务,明是非,就该退下,要是稍后打起来,我误伤三位,可就不好看了!”
  日期:2016-10-23 20:52:00
  “嘿嘿嘿……这小子当真是狂妄啊!”笑医门的人,果然不愧一个“笑”字,即便是在盛怒之中,仍然忍不住发笑。
  话音落时,站在我面前的崔心木把袖子抬起来,“嗤”的一声响,早有一股绿雾腾散出来,我不待其近身,反手一掌挥出去,太虚掌力横扫六尺有余,那些绿雾倒卷回去,崔心木吃了一惊,急往后退!
  我赶上一步,又是一掌打出去,站在我左侧的崔心岩见状,双手乱挥,掌中“嗖”、“嗖”、“嗖”的尽是鹅卵石大小的药丹飞出,集中朝我掷来!
  我听得风声,也不管不顾,仍旧去追击崔心木。
  崔心木退的急,正需呼吸提气用力,那绿雾被我两掌催发,径直卷入崔心木的口鼻之中,崔心木大咳一声,脸色顿变,倒坐于地,伸手自封了穴道,又慌忙取药喂食。
  直到此时,崔心岩的那些毒丹才开始临头,我抬手往上,使出六相全功心相中的“空摄功”来,一股绵绵真气从掌中、指上十一处穴道蒸腾出来,全凭心念摄控,将那些毒丹凭空托举,只在掌上一尺高的地方,滴溜溜的悬空转动,并不落下。
  日期:2016-10-23 20:53:00
  那崔心岩吃了一惊,我扭头冲他说道:“你的药还还给你!”
  掌心变换,穴中真气激荡,那些毒丹全都朝着崔心岩飞了回去!
  这些毒丹都是笑医门特制的,外表如同石头,但假以时间,临敌之际便会爆裂,其中藏着的毒药便会散落。
  我先前中了一枚毒丹,若不是“锁鼻功”施展的快,就要倒了大霉!
  那枚毒丹定然还是这崔心岩暗中偷袭我弄出来的,因此我心中恼恨他,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暗中用了巧劲,用真气包裹着着那些毒丹,让它们到我身边的时候不至于爆裂,送回到崔心岩身边的时候,立即爆裂开来!
  崔心岩急忙要躲,但正是自作孽不可活,他自己弄得毒丹太多,爆射开来以后,半空中,那些毒药粉尘铺天盖地,“簌簌”的落,众贼大呼小叫的跑,饶是如此,也有几人中毒倒地,那崔心岩首当其中,被落了个满身,跑了两步,立时摔倒,哆嗦着手,忙塞了些药丸到自己口中,再也不动了。
  日期:2016-10-23 20:54:00
  就在此事,我耳听得身后风声有异,似是有道利箭窜至颈下,我把身子一闪,却是道黑水柱激射过去,不用想,我便知道是那崔心源弄的手段。
  那毒水没射到我身上半点,去势不衰,继续往前走,却也是天意如此,避无可避——那崔心木正盘膝坐地运功驱毒,似乎是正好完事,刚要起身,崔心源的毒水便射了过去,不偏不倚,糊了崔心木满脸!

  崔心木惨叫一声,双手捧着脸,满地打滚嘶吼,只听得“嗤嗤”乱响,乌烟瘴气从崔心木双手指缝中散发出来,阵阵焦臭味扑鼻而来!
  “二哥!”
  那崔心源慌忙扑了上去,去拽崔心木的双手,叫道:“不要用手摸脸!你快放开手,我给你上药!”
  崔心木疼的精神错乱,心智失常,哪里还知道拉他的人是崔心源,手放下来,袖子里的绿雾“腾”的就喷了出来,也喷了崔心源满脸。
  崔心源往后一坐,脸色瞬间便如死灰,他一手扼住喉咙,“嗬嗬”的乱叫,另一只手在空中乱抓,恍若失明。

  日期:2016-10-23 20:55:00
  只是片刻功夫,崔心木和崔心源便都僵住了,一动不动。
  我呆了一呆,实在没料到笑医门的毒竟然如此厉害!
  忽然听众贼中有人低声说道:“听说笑医门崔家三兄弟各有所长,每人所制之毒,只有自己能解,解药也只放在自己身上,这下看来,崔心源和崔心木是死定了……那崔心岩身上落了那么多毒粉,纵然是能吃上解药,恐怕以后也是个废人……”
  我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也熄了许多斗争之意,我环顾了一圈众贼,道:“你们还要再打么?”
  众贼蠢蠢欲动,却不是要上来打斗,而是想往后退却。
  那祁门老三大喝道:“大家不要怕,陈弘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刚才跟几大高手接连苦战,他已经后继乏力,他不敢再打了!谁这时候上,就能得到擒杀武极圣人的名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