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2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被木槿花这么一问,下意识地就看了徐莹一眼,看过之后就后悔了,在这种时候怎么能够看徐莹呢?这不是让木槿花以为一切都是徐莹搞的鬼吗?
  “也不是不愿去,谁不知道组织部好?我也想去啊,但是,怎么说呢,我当时吧,其实主要是觉得自己对组织工作不熟悉,怕干不好。”张文定收回目光,就看向了木槿花,一脸歉意地说,“我这人比较外向,干招商工作觉得还挺自信的,可是要我干别的,恐怕要学很长时间了。”
  这话说出来,张文定稍稍一顿,觉得说得不到位,会更让木槿花对徐莹产生误会,心一横,来了句大实话:“其实,还有个原因,我,我不太好意思说,怕您批评我。”
  木槿花脸上的表情就严肃了起来,点点头道:“嗯?说来听听。身为党员干部,不要怕批评,要乐于接受批评,要时刻谨记批评与自我批评。”

  “是,是。我应该进行自我批评。我不该老想着开发区要升级了......”张文定就一脸诚挚地后悔表情道,“我应该服从组织安排,不讲条件、不提要求,不管在什么岗位上,都要努力工作,绝不辜负组织的培养,要对党忠诚,对人民负责......”一通态度端正的套话之后,张文定就小意地说,“木部长,我已经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一定摆正心态,马上改正,以最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请您批评。”

  “你这个自我批评作得很好嘛,我就不批评了。啊。”木槿花露了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对于张文定说的这个理由就相信了,稍稍一顿后淡淡然点点头道,“党员干部要求进步,这个是人之常情,也是理所当然的。啊。开发区升级,唔......我还以为你不喜欢组织工作......”
  张文定自然不可能说不喜欢组织工作,他还没蠢到那种地步。
  他迎着木槿花的目光,赶紧摇头道:“这个肯定不可能的。谁不知道组织工作最锻炼人了,好多人削尖脑袋想进组织部还进不去呢。再说了,现在组织部有您这么好的领导,谁不喜欢呢?如果那时候您来了组织部,我肯定二话不说就过去了。”
  张文定对徐莹说奉承话说习惯了,这时候忙着哄木槿花开心,便把以前对付徐莹的那一套拿了出来。虽然很直白,可往往能逗得领导最开心。

  木槿花听到张文定这话确实心里很舒服,她接着张文定的话就来了一句:“那如果现在让你去组织部,你愿意?”
  张文定肠子都悔青了,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早知道她会这么说,老子说那个奉承话干什么啊,装痴就行了。现在好了,被逼到墙上了吧?
  脑子里飞快地转着,张文定觉得木槿花这个话多半就是句无心之语,应该不会真的要把自己调到组织部去,便硬着头皮回答道:“愿意!这样的好事,我求之不得啊!”
  木槿花就点点头:“既然你的个人意愿没问题,那我看看,嗯,等机会合适,组织上再找你谈话。”

  这一下,张文定和徐莹都傻眼了,领导啊,不带这么给人下陷阱的!您怎么说也是市领导,怎么这玩笑话就成真了呢?
  吃个饭随便聊个天,也能够当成个人意愿吗?
  然而尽管无比委屈,可借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反驳什么。当初王本纲都明显失势了,徐莹也只敢顶市委组织部而不敢顶王本纲个人,现在面对着这新任的组织部长,她只觉得一肚子苦水没地方倒。
  看着木槿花的车远去,徐莹脸上的微笑也隐去了,冷得跟冰似的,上车后就冲张文定道:“你有毛病啊?是不是看到她官比我大你又喜欢她了?瞧你那骚样,捧臭脚也不是那么个捧法!你喊她吃什么饭啊?啊?”说着,她嘴一歪,学着张文定的神态道,“如果那时候您来了组织部,我二话不说就过去了。你过去干什么啊过去?过去伺候她是不是?”
  张文定本就心情不爽,现在又被她这一通劈头盖脸的凶言恶语一说,顿时心头火起,没了好语气:“我说你怎么回事?我那么说怎么了?她是组织部长,我不捧着她我还能怎么样?你有种是不是?你有种你刚才怎么不冲她发火?你还不是一脸笑生怕她对你不满意......”
  徐莹没料到张文定竟然敢顶嘴,而且还顶得这么不留情面,火气就更大了:“至少我还没主动凑上去。哼,我早就知道你想离开我,想攀高枝,想攀高枝我不拦你,你去攀吧!咱俩从此两清,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哼!”

  这一声完毕,她打开车门跳下了车,扬长而去。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大的气,她只知道现在看到张文定就烦、就讨厌,她告诉自己这不是吃醋,这是恨他不顾大局!
  她恨不得扑上去和张文定打一架,可是她知道,打不过他。
  张文定伸手在方向盘上砸了两下,没下车,也没开车,自顾自地生着闷气。
  他今天对木槿花客气中带着点随意,其实是想试探一下,看看木槿花对自己究竟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念头,武家姑侄的话弄得他如芒在背,他实在是太难受。

  他也没想到自己那么说了之后木槿花会借势逼人,那种时候他没别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要不然就是面对面打木槿花的脸了,那后果可是无比严重的。在官场中,上下尊卑真的很重要,哪怕他就算是真的成了武家的女婿,在随江这一亩三分地上如果见一个市领导恶一个市领导,那他也是混不下去的。
  武贤齐还是武家的四爷,省委组织部长,也不能跟省委一号对着干,虽然有传言说他在一次人事问题上和省长顶过牛,可那只是传言,是真是假谁又知道呢?就算是真的,那也是人事问题,而不是别的问题,是在他那一亩三分地啊。
  一连三天,张文定主动找过徐莹,可徐莹都没理他。直到第四天,徐莹才不得不给张文定打电话。
  日期:2016-10-24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