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356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叔,这可不行,犯法的事情咱们可别干……”
  听到魏大虎的话后,方逸吓了一跳,他知道,在方村,魏大虎就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他真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什么非法拘禁的事情是真能干得出来。
  “这事儿你不用管了,今儿住一天,明天再回去吧……”魏大虎摆了摆手,不以为然的说道。
  “魏叔,这天色还早呢,还是今天回去吧,多呆一天就耽误一天的生意……”
  方村距离金陵城并不是很远,推辞了魏大虎让众人留在村子里住一晚的建议之后,方逸等人坐上满军的面包车往金陵开去,当然,车上除了山珍野味之外,还多了几十斤野生的水库鱼儿。
  回到金陵的第二天,方逸给老师和赵洪涛各送过去几条鱼和野猪肉。
  第三天的时候蓝莲打过来了一个电话,询问方逸拜师的事情,因为之前她就说过要帮方逸操办此次的拜师仪式,不过方逸还是婉拒了蓝莲,毕竟这是他们古玩圈的事情,和蓝莲没有任何的交集。
  拜师仪式的事情,有赵洪涛帮忙操办,基本上都已经安排好了,方逸也没有什么要忙的,在观礼的人到来之前,他反倒是闲了下来,出现在古玩市场的次数也多了起来。

  由于这两个月方逸并不怎么常呆在古玩市场,所以他在市场内的知名度远不如胖子和三炮,甚至认识他的人还没有认识苗倩倩的多,不过几天过后,方逸在古玩市场却是无人不识了。
  原因就在于方逸所养的小魔王身上了,这小家伙和普通的松鼠完全不同,整日里站在方逸跟着他招摇过市,根本就不怕人,那萌蠢的样子使得好多女游客都追问方逸卖不卖这只宠物,有人甚至出到两万元的价格。
  相比宠物市场几十块钱一只的仓鼠而已,两万无疑是个天价了,但方逸还是毫不犹豫的就拒绝掉了,在方逸心里,钱的份量实在是太轻了一点,别说是和自己有缘的小魔王了,就是一件方逸稍微在乎点的东西,他都不会因为金钱而将其卖掉的。
  不过小魔王的出现,也在古玩市场掀起了一阵宠物风,从仓鼠到宠物犬,很多摊位老板都搞了个东西养在了身边,更有甚至还花了大价钱买到了只掌上猴,很是出了番风头。

  “超哥,秦老为什么那么不待见你啊?”
  看到秦老离去之后孙超松了口大气,方逸心里不禁有些好奇,因为在他眼里,秦海川是一个很喜欢提携后辈的老人,再加上他和孙连达的关系,按理说不应该对孙超横眉竖眼的。
  “那老爷子,心里对我有气呢……”孙超脸色有些古怪的摇了摇头,说道:“都是些陈谷子烂麻的事情了,没什么好说的……”
  “超哥,说来听听呗,你能惹秦老发那么大的火,也算是个本事啊……”方逸原本不是那么八卦的人,但孙超那一脸古怪的样子,却是让他的好奇心一下子变得强烈了起来。
  “他自己想不开,关我什么事啊……”孙超一脸不爽的说道:“事情都过去一二十年了,这老爷子还和我置气,我有什么办法……”

  或许是这件事压在心里很久了,孙超居然对方逸说了起来,原来,孙超年轻的时候,考的是中央美院,也是当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中央美院的大学生,学的是国画。
  那时秦海川和孙连达,已经是一起蹲过牛棚的好友了,于是孙连达就委托家在京城的秦海川照顾一下自己的儿子。
  老友的嘱托,秦海川自然很上心,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把秦海川叫回家里来吃饭,一来二去,孙超和秦海川一家人都很熟悉了,秦海川甚至还专门配了把家里的钥匙给了孙超。
  搞艺术的人,在当时还是很另类的,留着一头长发的孙超。却是吸引了秦海川小女儿的注意,继而产生了好感,一丝朦胧的情愫在两人之间出现了。
  两个小儿女的事情,自然瞒不过秦海川他们这些长辈的眼睛。不过秦海川还是很乐见其成的,毕竟他和孙连达是老友,要是再能做个儿女秦家,那关系岂不是更近一步了。
  但是让秦海川没想到的是。就在两个孩子感情渐深的时候,孙超忽然决定出国留学,学习西洋油画艺术,并且想把秦海川的女儿一起带出国,接受国外的教育。
  通常来说,在某一领域有着较高成就或者是造诣的人,往往都有着比较固执的性格,秦海川就是如此。他一直都认为除了埃及等文明古国之外,就艺术成就而言,欧美国家根本就不值得学习,孙超丢弃国画去学习油画,这简直就是背宗忘祖。

  在这一点上,秦海川和孙超的认知出现了分歧,偏偏两人的性格都很固执。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秦海川就成了孙超出国的最大障碍,秦海川管不了孙超,但却是能管得了自己的女儿。
  最终的结果就是孙超一个人去了法国,而他和秦海川女儿的这一段感情,也硬是被秦海川给棒打鸳鸯了。
  不知道是不是忘不了之前的那段感情,孙超出国之后,一直都没有再找女朋友,也没谈过恋爱,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艺术追求上。功夫不负有心人。孙超在国外的第五年,就举办了个人的画展,渐渐有了些名声。
  时至今日,孙超已经是西方当代油画大师级的人物。他的一幅画作最少都要在百万美元以上,西方很多国家的博物馆都收藏有他的作品。就艺术成就而言,孙超早已超越了国界,成为了世界上著名的画家。

  看到孙超现如今的成就,秦海川心里或许知道自己错了,但一辈子不肯低头的他,自然是不肯承认的,更不要说向一个晚辈承认错误,于是每次见到孙超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这老头,怎么如此固执啊?”
  听到孙超讲诉的这些陈年往事之后,方逸不由摇了摇头,有些气愤的说道:“超哥,这事儿你也能忍啊?我要是你,见了这老头就有多远躲多远,你还能好声好气的和他说话?”
  说实话,方逸心里着实有点纳闷,秦海川这样行事,孙超出于对长辈的尊重不能口出恶言,但方逸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还能和秦海川相交莫逆,这朋友再亲,也没有自己的儿子亲吧?
  “咳咳,这个……他总还是长辈吧……”

  孙超的脸色有些尴尬,就算没有父亲和秦海川的关系,他也不敢对那老爷子怎么样啊,因为他和秦海川虽然没有翁婿之名,但却是有着翁婿之实。
  原来,秦海川的女儿,也是继承了父亲的性格,虽然孙超离开了,但她始终不嫁人,一直从二十出头的大姑娘等到了三十四五岁的老姑娘,任凭家里人怎么说,她就是要等孙超回来。
  在国外飘荡了十多年的孙超,同样没有结婚,于是在功成名就回国之后,和旧日的恋人很快就旧情萌发,这四五年的时间里,两人虽然没有领结婚证,但却一直都生活在一起。
  有这样一个痴情的姑娘,孙超纵然就是对秦海川有万般怨念,也都只能是烟消云散了。

  “超哥,你不会把人家姑娘又骗回去了吧?”看到孙超那一脸尴尬的样子,方逸随口调侃了一句,不过再看到孙超因为吃惊张大了嘴巴的模样,方逸却是愣住了。
  日期:2016-06-0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