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8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杂毛小道念诵了这么一段话,说我明白你的想法,不过修道不修术,很难有走出来的一天——天下宗门众多,那么多的老和尚、老道士修禅修道不修术,最终有真本事的,也没有几个。
  陆左点头,说对,专心修道者,宛如上天梯,没有器具,光凭双手,着实如同登天一般,不过……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不过如果能够走出来,便是康庄大道。

  杂毛小道说如此说来,你是走出来了?
  陆左摇头,说大道遥远,我只是迈出了一步而已,不过已经能够感受到周遭的风火水土,也能够通过意志,操控部分元素之力,而这凭空悬浮之法,便是通过与风元素的接触,让我能够尝试浮空——之前的时候,一直有这么一个念头,但却因为修为的缘故,从来没有办到过,而此刻,终于是得偿夙愿了。
  杂毛小道欣喜地说道:“也就是说,你现在已经恢复以前的实力了?”
  陆左依旧摇头,说不是,那五彩补天石果真神奇无比,据胖三的说法,为五大先天精髓之物,充满了磅礴的生命能量,当初上古众神交手,将晶壁打碎,时空逆转,天地沉沦之时,女娲就是用此物将其堵住的,而正因为如此,使得此物格外稀少,珍贵无比,不过吸收过程太缓慢,我现如今也就恢复了巅峰时期四分之一的实力——你们到底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东西?
  杂毛小道指着我,说这话儿可问不到我这儿来,得问你这好徒弟。
  陆左看了我一眼,摆了摆手,说道:“陆言天生自有际遇,一身所学,也罕有来自于我的手段,日后称呼我为兄长便可,不必再称师父。”

  瞧见陆左这态度,我一下子就急了,说别啊,左哥,你这不是要将我给抛弃了么?
  杂毛小道也在旁边帮腔,说对啊,你是不知道陆言这小子为了帮你办事儿,有多努力,这东奔西跑的,人脑袋都跑成了狗脑袋,你别过河拆桥啊。
  我一脸郁闷,说萧大哥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黑我?
  哈、哈、哈……
  陆左恢复了部分实力,使得压在我们心头的一块大石头骤然落下,大家也没有在严肃,而是随口开起了玩笑来。
  随后陆左没有再提这辈分之事。
  事实上除了二春这个名义上的大师姐之外,其余人都没有在乎这辈分之事,就连出身名门正派的杂毛小道,他跟我的称呼也是颠三倒四的。
  况且我还跟他小叔称兄道弟呢,要真的扯,哪里能够搞得完?
  众人一番笑闹,陆左这才关注起正事来,又问询了一下,才知道我是从梦境之中带回来的。

  听闻之后,他不由得一叹,说那老婆婆,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孟婆?
  我苦笑,说谁知道呢?
  又问起如何离开茶荏巴错的事情,在得知了是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而入,通过曾经的天下十大北疆王的路子进入其中,陆左点头,说走是没问题了,不过这边的事情,还是得处理好。
  杂毛小道问为何?
  陆左说我在这里也生活了那么久,与许多人都处出感情来了,我若是一走了之,那么这些对我提供帮助的许多人,估计都会遭了秧,而如果是这样,我即便是走了,又于心何忍?

  我皱眉,说摩门教势力这么大,而那个新摩王又那般的强悍,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只怕有些困难,而且咱们也耗不起这个时间和精力啊。
  陆左摇头,说不必,我们只需要将他们的血池捣毁,让新摩王的那些爪牙恢复不了实力,其余的就不用担心太多。
  茶荏巴错的问题在于不团结,各个部族如同原始部落一般各自生存着,这才使得摩门教有了可趁之机。
  事实上,许多部族的实力其实还是蛮强大的,只要一小半的部族能够相互守望,就不会被征服了去。
  听到了陆左的提议,杂毛小道意气风发,说妥了,攻破血池,咱们回家。

  我在这儿处理尸体也是有些疲惫不堪,听到要走,兴奋莫名,吹了一声口哨,将那双头飞龙给唤了过来,而屈胖三也唤来了自己的那头翼手龙,带上了朵朵。
  我们此前过来的时候,心情多少有一些沉重,然而此刻离去,却平添了许多阳光。
  最主要的原因,却是强者陆左回来了。
  虽然说他之前也很强,淡定的性子让我们都为之心安,但是从天山大战之后,就一直低迷的他,终究还是众人心头的一根刺。
  我们终究还是喜欢意气风发的陆左。
  我们先前在摩门教旧址这儿,只是消灭了一小部分的部队,不过却是将敌人最为精华的力量,以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都达绛玛给斩杀了去,但还有许多摩门教教徒去执行灭绝任务而离开了。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们并没有立刻返回大峡谷,而是骑着飞龙在天空之上巡游。
  因为运载工具的限制,所以人手的分组发生了变动。
  陆左和朵朵一组,杂毛小道和我一组,另外机灵诡变的屈胖三则展开了翅膀,自己个儿飞去。
  我们分成三组,然后在附近找寻了一番,遇到摩门教的人,就毫不客气地进行了剿杀。

  这段过程持续了差不多大半天的时间,等我们聚集到汇合点的时候,都感觉十分疲惫。
  对于这事儿,我们称之为清理。
  而我们则是清洁工。
  如此简单,是因为这一批摩门教的人里面,真正称得上有威胁性的人物都已经被剿灭了,其余的都是一些作威作福的家伙,而这帮家伙别看不强,但做的恶事却数不胜数。

  沿途光我看到的,就有两个部族给灭了去,火光冲天而起,几百人给押解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哭声震天。
  而这样缓慢的行军,使得押解的摩门教徒十分暴戾,稍不顺心便是刀兵相向,直接杀死,弃尸荒野。
  对付这样的人渣,无论是我,还是杂毛小道,都没有半点儿留手的心思。
  在这过程中,我们还用过一次神剑引雷术。
  有我和杂毛小道两人所在,这神剑引雷术的二重奏简直是一种BUG的存在,上百人的队伍直接给轰成了渣渣。
  杂毛小道笑得肚子都痛了,说比起陆左,感觉跟我更合拍一些。
  这样的评价让我诚惶诚恐,而对于那些被解救的茶荏巴错土著,我们则更是天神一般的英雄,不过在这事儿上面,我和杂毛小道都发扬了雷锋一般的精神,将一切荣誉,都归功于天王陆左的头上去。
  他们既然需要一种信仰,需要一种精神,那么我们就将陆左给推向前台来。
  毕竟他已经有了一定的群众基础嘛。
  等到我们汇合的时候,相互通报战果,才确定这一片大部分的摩门教徒都已经给我们剿灭干净了,剩下的三两只小鱼小虾,已经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了。
  我们乘着飞龙,返回了大峡谷的藏身之处,而赶到这儿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居然汇聚了超过一千多来自不同部族的战士。
  日期:2016-06-02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