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91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外面那老年医生魏主任还有那三个保安,眼见李睿赤手空拳的走进二号诊室,都是面现不可思议之色。之前进屋试探着想要制服那个持刀患者的保安,更是惊得张大了嘴巴,心想,这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武器都不带就敢往里冲,自己刚才仗着警棍才敢进去,却也差点被那个患者砍伤,他就这样进去,不是找死是什么?
  杨萍也吓了好大一跳,起步追上去,叫道:“小睿,你不要进去,太危险了,快出来,快出来啊。”
  李睿对她的话语听而不闻,已经走进屋里。那持刀患者听到敲门声,转头看来,脸上现出狰狞的神情,骂道:“艹你姥姥的,还他妈敢进人,不信我敢砍死你们吗,擦,我他妈先砍死你……”说完转过身,冲李睿疾步走去,右手持菜刀高举,往他脖子上砍下来。
  “啊……”
  李睿还没怎么样呢,已经追到门外的杨萍见到这一幕,吓出一身冷汗,全身僵住,张口结舌,作声不得。
  李睿眼看那患者砍过来,微微皱眉,心说大哥你还真够生猛的,也不听我说话就直接动菜刀,我可是要跟你谈判的,你这样搞还怎么谈判?这不逼我使用备用方案吗?真等我使用备案了,你还能有好果子吃吗,唉,真是何苦来哉。
  他这么想着,停下不动,双足一前一后站定,后足足侧蹬地,随时准备借力爆发,目光凝注对方手中菜刀,看过后暗嗤一声,到底不是玩刀的专业人士啊,挥刀的速度太慢了,跟之前那个日本女间谍简直就没法比,自己连那女间谍的快刀都能躲过去,何况是此人手里笨重的菜刀?这么一想,胆气越发雄壮,也越发自信坦然。
  那患者眼看他一动不动站着任自己砍,双目中冒出无限凶光,瞅准了他的右脖子砍下去。李睿直等对方手中菜刀划落下来,才陡然有了动作,后脚在地上一蹬,身子借力蹿出,刷的一下闪到他身子左侧,左腿斜跨,插在他两腿之间,同一时刻左手迅疾抬起,如电闪般扣住他的脖子,猛地往后一搡。
  这一搡少说有两百斤的力气,那患者根本无法稳住身形,如同截烂木头似的,应力往后仰倒下去,本来他还可以踉跄倒退几步的,可是腿被李睿左腿绊住,又哪里动得了,上身失去平衡,下身一动不动,很自然的仰面摔倒在地,但听“嘭”的一声闷响,他粗壮的身体已经结结实实的倒在地上,立时摔了个七荤八素,再也站不起来。
  说起来怎么那么巧,他倒地的时候,右手已经失去了对手中菜刀的把握,那菜刀打着转从半空跌落,正巧擦过李睿垂下去的左手腕外侧。
  李睿精神亢奋之下,只觉得手腕那里轻微撞击了下,也没觉出疼来,便也没放在心上,弯腰下去,抓住那患者左臂只是一扭,便将他身子翻转过来,用脚踩在他后腰处,把他牢牢踩在地上,回头招呼门外正处于愣怔中的杨萍:“叫保安进来!”

  杨萍听到了他的话,却还处于震惊状态中不能自拔,她刚刚亲眼见证了这充满奇迹的一刻:持刀患者扬刀砍向李睿脖子,李睿却不闪不避,突然间往前一冲,也没见他做什么动作,已经将持刀患者放倒在地……这一幕快若电光石火,就算睁大眼睛瞧见了,却也无法想象他是怎么做到的。
  李睿见她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好笑,叫道:“嗨,赶紧的,叫保安进来!杨萍……杨姐!”
  杨萍这才回过神来,傻呼呼的点头,随后急忙招呼外面躲着的那三个保安。
  李睿死死踩住地上趴着的那个患者,转目看向那位王大夫,仔细打量了下他的身上身下,见他只是面部中刀,没有伤及要害,心想他运气不错,今天遇到了一个婆婆妈妈的家伙,要是个心黑手狠的,可能第一刀就砍死他了,道:“王大夫是吧,快起来吧,赶紧去包扎一下,看你血可是流了不少。”
  那王大夫敬畏而又感激的看着他,手脚并用,勉强从地上爬起来,道:“谢谢你了,要不是你,今天我就要被他砍死了,太感谢你了……”
  这时那三个保安已经奔到门口,眼见那持刀患者被李睿踩在脚下,手中菜刀落在地上,都是震撼不已,彼此对视一眼,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好嘛,一个手无寸铁,一个手持钢刀,结果却是手无寸铁的把持刀的踩到脚底下了,这是怎么做到的?超人吗?

  杨萍催促道:“发什么呆呢,赶紧上去抓住那个人。”
  那三个保安不敢怠慢,急忙冲了进去。
  李睿见他们进来,便想功成身退,目光瞥过那个患者的时候,见他想要爬起来,便顺脚在他后颈部重重踩了一脚。那患者脑袋一下被踩回去砸在地上,只砸得头晕眼花,再也无法动弹。
  李睿走到门口,对杨萍一笑,道:“没事了。”杨萍甜美的大眼睛定定的瞧着他,惊叹的说:“你怎么这么厉害啊?”李睿往外走去,不谦虚的笑道:“你才知道吗?”杨萍抿嘴一笑,吩咐那位魏主任扫尾,快步追了李睿去。
  她追到李睿身后时,目光无意间瞥过他的左手,见那里血迹斑斑,吓了好大一跳,失声叫道:“你手怎么啦?”李睿这时也已经觉出左手手腕那里火辣辣的疼,闻言抬手看去,暗皱眉头,原来手腕外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道刀口,三公分长短,深倒不深,却流了不少血出来,不仅玷污了手腕,就连手上都流了不少,愕然道:“受伤了?我竟然受伤了?”
  他一下子呆住,停在原地,脑海中回忆刚才制服那持刀患者的过程,却怎么也找不到被刀砍伤的一幕。
  杨萍吓得脸都白了,一把扯住他左小臂,道:“快走,我带你去包扎!”李睿啊了一声,道:“不用吧,刀口也不深,我贴块创可贴就行了。”杨萍哼道:“这还不深?都流了这么多血,创可贴哪里盖得全?”李睿讪笑道:“我还没那么娇气。”杨萍又发牢骚道:“我不让你上,说有危险,可是你非上,你怎么那么不听话啊?”说着话,眼圈已经红了,话语也有些哽咽。李睿张嘴想说什么,想了想又闭住了。

  还是急诊楼,还是之前杨萍给李睿打狂犬疫苗的那个小急诊室,还是两个人,也还是一个人坐在床上,一个人站在地上忙碌……
  “嘶!”
  被杨萍用蘸着碘伏的棉球擦拭伤口进行消毒时,李睿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杨萍立时停下,紧张的看着他的表情,道:“很疼吗?碘伏对伤口刺激已经是最小的了,换成酒精才真疼呢。”李睿苦笑道:“稍微有点疼,跟小刀子割肉一样。”杨萍嗔道:“你被大刀子割肉的时候怎么没喊疼?”李睿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也不怕告诉你,我到现在都没闹明白,是什么时候挨了这一刀的。哦,对了,可能是那把菜刀落下来的时候,撞上我手腕了。”杨萍一边给他包扎一边叹道:“你就是不听话,其实等丨警丨察来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干什么非要冒险,我知道你是想给我帮忙,可你这也太冒险了……”

  日期:2016-10-24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