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6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王稼祥呵呵的笑了下说:“李镇长啊,当场就被冀书记给免职了,说他欺骗组织,欺骗领导,写了保证,还不行动,完全是有意破坏这次大检查。”
  华子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可惜了啊,那李岩同志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

  王稼祥在那面就有点疑惑的问:“夏华市长,你和他是不是没怎么接触过,他工作还不错??”
  华子建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王稼祥也没听清,华子建就又说;“谢谢你啊王主任。”
  “和我客气什么?”
  两人就又开了几句玩笑,华子建这才挂上电话。
  华子建看看手表,安子若就说:“看什么啊,好好睡觉。”
  “明天万一.......。”
  安子若嘻嘻的笑着说:“什么万一不万一的,就这点贼胆,还做什么色狼,今天不准走了。”
  华子建心里也不想走,看看这情况,也就二话不说,到头拥着安子若又睡了......。

  第二天,天色微明,华子建就早早的起来了,看一看还在熟睡中的安子若,华子建真想再来一下早晨的运动,但看看安子若睡的正香甜,又不忍心去打扰她,自己轻手轻脚的穿上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溜出了安子若的房间,迎着朝阳,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华子建才好好的洗漱了一番,泡上茶,看看上班时间还早,就随便的找了几份昨天的报纸看了起来....。
  他眼睛是在报纸上,但思绪已经漂浮在报子之外了,他要想下,一会庄副市长来了,自己该怎么去见他,怎么和他解释李岩那保证书的问题,这事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一但不能自圆其说,那很可能就招来庄副市长疯狂的报复。
  假如形成了那种局面,冀良青和全市长是不是会支持自己?现在还不好肯定,宦海中人的联盟是和局势,和利益相连的,在这里,没有永远的战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根本谈不上什么信义和忠诚。
  带着这个问题,华子建就这样心不在焉的一直等到上班,后来政府大院的人慢慢多了起来,华子建看看手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又沉思了一会,细细的考虑考虑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感到没有其他问题,这才起身到了庄副市长的办公室,庄副市长办公室门没有关,应该也是刚来,还没有其他人过来,华子建就有点张皇失措的进了庄副市长的办公室。
  庄副市长精神雨点萎靡不振,灰头土脸的,自己小舅子倒霉就倒霉吧,关键还是倒在了自己的精心设计和安排上,你说这怎么能不让人沮丧,这次可是让别人看笑话了,这还不算,回家的日子更是难熬,老婆拍桌子,扔盆子的,就没给他过好脸色,晚上那就更不用说,不要说是整,摸都不能摸,庄副市长也是没脾气了,爱怎么就怎么吧,老子忍忍就过去了。
  现在他看到华子建进来,就暗暗的振作了一下精神,在这条波涛涌动的仕途路上,没有人相信眼泪,也没有人会给同情,一但你倒下,换来的一定不会是真诚的搀扶,换来的必将是大头皮鞋照肋条上的几脚狠踢。
  华子建偷看了一下庄副市长的表情,他的眼睛有点红肿,华子建想,一定是昨晚上他没休息好,更有可能的是,昨晚上因为他小舅子的事情,回家让老婆给上家法了,呵呵,这就很好的印证了一句话:牛大还有剥牛的刀。
  庄副市长也在思考着,从昨天事情一发,就一直在思考着是不是自己中了华子建的圈套,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小舅子让华子建很难堪过,华子建是一定要挣回这口气的,有时候也不是说这个人小气,心胸狭隘,会那么斤斤计较,呲目必报,但只要你是人在官场,很多事情就身不由己,一个上级是绝不能容忍一个下属让自己丢人,掉价的。
  领导的威信在他执政和所有的行为中是有很打的用处,一个丧失了权威的领导,不管他的管多大,他也很难再做到令行禁止,更谈不上别人会对他有什么尊重了。所以华子建的报复应该是既有可能的。
  但庄副市长分析来,分析去,除了上华子建把保证书夹在了里面,送给了自己这一点可疑之外,其他的似乎又和他没有任何的关联,抽查的厂家是自己亲自定的,他华子建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过任何的暗示,反倒感觉他是在帮小舅子。
  于是,在华子建进来的这一两分钟,庄副市长一直没有确定应该用那种姿态来面对华子建,他要县看看华子建是什么表现,看看他是否可以自圆其说。
  华子建是有些惶恐,他进来就埋怨说:“庄市长啊,你昨天怎么不和我先联系一下,你看看这事搞的,到让我过意不去了。”他的语气是诚恳和真实的。
  这委实让庄副市长难以断定。庄副市长叹口气,无奈的说:“和你联系过的,没打通电话,只是我让那保证书给弄迷糊了。”他不好明说,但他必须要搞清保证书为什么华子建要放在资料里面。
  华子建哪能听不懂他的意思,他很惋惜的说:“我也不好向你求情,让你放一马仙侠镇的塑料厂,所以就让你看看那个保证书,知道一下涉及到李镇长,你就可以绕过去了,没想到,你怎么还专门挑上他们镇了,是不是其他人故意挑刺,让检查组抽查塑料厂的??”

  华子建来个恶人先告状,反咬了庄副市长一口。
  庄副市长摇摇头,苦笑了一下,他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感到很可气,自己怎么就偏偏的要做那样的决定啊,真的,很多事情你越是想的好,越是想的仔细,最后出错的情况越多,就跟我们买股票一样,妈的,同时看好两个股,最后想半天,牙一咬,买上的那支股票一定是会跌的。华子建就和庄副市长一起感伤了一会,才离开了庄副市长的办公室。
  庄副市长很沉默,他又想了好久,感觉华子建还是有很大的嫌疑在里面,但这种嫌疑又是他不敢去正视的一个问题,如果这事真是华子建设计的一个陷阱,那这个陷阱做的也太完美,太精致了,他已经把自己的所有想法和心思都计算进去了,他就像是一个象棋高手,自己想要走的下一步,他都预先估计出来,不这样的人,自己就算是证实了,有当如何??
  庄副市长在联想到上次机床厂的事情,华子建到底是不是无意中说错了话呢?如果不是?拿他华子建就太高明了。
  自己只怕也很难对付的了他,这华子建真的太让人恐怖了,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在没有可以一棒子彻底把他打翻以前,和他江水不犯河水,不要轻易惹起祸端来,那真不合算。

  华子建回到了办公室,一个人点起了一支香烟,慢慢的看着香烟在眼前袅袅弥漫,心里不由的又想到了上次仙侠镇张绣儿那母女两人,想想的心里就又是一阵的翻腾,就地免职,这也太便宜那小子了,做了那么多丧天害理的事情,一个简单的免职,怎么说的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