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6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形势不妙但是该吹的牛还是要吹,“比圣诞节布丁里的葡萄干还要多的大炮一定能守住新加坡”,一家澳大利亚报纸如此生动地形容道,借此来打消殖民者的顾虑。由于深信帕西瓦尔有足够的军队和物资来抵抗日军迫在眉睫的进攻,新加坡总督托马斯爵士也公开宣布,新加坡之战将要书写“大英帝国历史上最为光辉的一页”。
  托马斯和帕西瓦尔担心马来半岛的实情将引起市民恐慌,在隐瞒战况的同时一直试图用丰富的生活物资和精神享受来掩盖溃败的事实。从表面看新加坡依然平静如初,电影院、跳舞厅、餐厅到处客满,英国国内早已不容易见到的肉、奶油在这里仍然堆在食品店里敞开供应。一般情况下西餐厅每周要有两天的“禁荤日”,但新加坡人并没有把狩猎来的肉和鸡肉归于“肉”类,因此每天照样有很多人在胡吃海喝。日军到达海峡对岸的消息引起了抢购潮,不少人开始囤积食品和饮用水。中国人的商店非常机警地关门了,欧洲人的商店却依然灯火辉煌,想借机扩大销售额。店主一再向顾客强调,“本店有足够的货源”。事实上的确如此,几轮抢购风也没见商店里的货物减少。市民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看来离日本人的到来还早着呢!

  平民依然在阻挠战备工作,他们坚决要求军队出具“主管当局”允许在高尔夫球场上挖壕或砍伐棕榈树的书面许可方可动工,只是在樟宜海军基地里代价高昂的新建设施开始被炸毁的时候,当地百姓才意识到愈来愈近的危险。日军不间断的空袭引起了无法控制的火灾。由于没有缺乏足够的防空设施,大量平民在空袭中伤亡。街道上到处都是衣衫槛楼、醉醺醺的逃兵。“新加坡在燃烧,在破碎,”一位目击者说,“它好象是一座被丢弃的城市,数以千计的毫无斗志的士兵聚集在空旷的海滨和其他开阔地,他们在日本轰炸机机枪的扫射下成批成批地死去。”

  为了对付从北面进攻的陆上之敌,珀西瓦尔决定把防御前沿阵地建在长满热带植物的海滩上,并让所有驻守新加坡岛的英军、澳军和印度兵全体动员起来加紧修筑防御工事。但由于新加坡的防御体系本来是针对海上之敌构筑的,短时间内做出重大变更谈何容易?针对北面陆上之敌的正面防御工事虽然紧急修筑起来了,但并不怎么坚固。“但这也总比没有好”,帕西瓦尔不断在心里宽慰自己。
  帕西瓦尔和托马斯一致认为,要坚定新加坡死守三个月的决心。日军开始炮击时,帕西瓦尔也下令英军隔着柔佛水道进行了还击。但他随即下令要节约炮弹,限定每门炮每天只许打二十发。对此炮兵司令提出,这样完全无法压制敌军的炮火。中将的回答是:“为了能支持三个月,必须节省炮弹,何况进行激烈的炮战民心一定会动摇。”节约炮弹的命令适用于所有火炮,连那些反击日机空袭的高射炮也只许零星发射。这样一来,新加坡岛上四个机场中的三个很快被日军的轰炸所破坏,那些匆忙从各地调运来的飞机大部分被击毁在地面上。剩下来的几架飞机全部逃到苏门答腊岛或爪哇岛避难。到最后,那些省下来的炮弹全部成了日军的战利品。

  近卫师团在北岸的一系列佯动使得帕西瓦尔果真上当。贝内特少将一直坚持日军的登陆地点将在大堤以西地区,帕西瓦尔再次对贝内特说“no”,他的判断与贝内特正好相反,“一切迹象都表明,日军的主攻方向在大堤东部”。之前韦维尔上将在视察新加坡时,对于岛上的防御重点与贝内特少将的观点相同。但帕西瓦尔还是坚信自己的判断,于是将守军三分之二以上的兵力部署在堤东地区的开阔地上,包括刚刚增援来的英军第十八师和英印第十一师。

  你不是说西区重要吗?那防御比较薄弱的堤西地区就有你的澳大利亚第八师来防守。鉴于该师在柔佛州的战斗中已遭受重大损失,帕西瓦尔象征性地调来英印第四十四旅协助澳军防守。这个旅也是几天前才刚刚赶到的,大部分是没有经过什么训练的新兵。新加坡岛的南岸则由要塞部队保卫,并有两个马来亚步兵旅和义勇队协助他们。这样英军虽然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但是防线拉得过长,兵力的配置也与日军的主攻方向正好相反。

  和山下奉文和辻想方设法克服困难不同,即使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优柔寡断的帕西瓦尔还在强调一些本不存在的困难。迷茫的贝内特少将痛感构筑阵地任务紧急,提出对岛上重要的阵地进行整理。但是帕西瓦尔再次说了“no”,“非常难办,前些日子为了在高尔夫球场构筑机枪阵地作了调查,但是那里的物业经理说,改造设施属于常务委员会的权限,而委员会要在3月1日才能开会研究此事。”

  对于劳动力的严重不足,贝内特提出能否征用一些平民,中将的回答依然是“no,非常困难”。新加坡110万人中约四分之三是中国人,人倒是有,关键在于工钱。现在的行情是管吃管喝一天至少要给一元工钱,可是按英国陆军部的规定,劳工的工钱一天超过四毛五就不予批准。帕西瓦尔无奈地告诉贝内特,“出两个人的工钱才能雇上一个人,可是近来还没有愿意干的,强制征用会动摇民心。一来大部分人对战争漠不关心,再者原来的日本渔夫没有了,都知道转业去作渔夫赚钱多。”这些渔民也真够勇敢的,难道就不怕日军的飞机和潜艇吗?

  那么使用军队行不行?中将说那样更困难。部队已经进入战斗部署,不能再让他们分出心来从事土木作业。再说部队中英国兵、澳大利亚兵、印度兵、马来兵之间矛盾很深,一不小心就会闹出乱子。不说别的,仅仅在印度军队之间廓尔喀族和锡克族就互不搭讪,谁看谁都不顺眼。总之是啥都别干,大家就等着日本人来进攻好了。
  日军的宣传和策反工作也极为出色。藤原岩市领导的特务机关在战前就开始在马来人和印度人中进行策反,散步有利于日军的言论。恰好此时印度国内以甘地、尼赫鲁为首的独立运动愈演愈烈,日本特务机关马上以“民族独立、从英国的殖民统治中解放出来”为口号蛊惑印度人和马来人的军心。日军设在槟榔屿的广播电台每天都会提前预报第二天对新加坡的轰炸目标,提醒市民及时躲避。在这种强大的心理战攻势下,越来越多的马来兵、印度兵人心涣散。他们纷纷将日本人空投下来的“劝降票”偷偷捡起来藏在贴身的口袋里,说不定很快就派上用场了呢。

  2月6日清晨,在柔佛海峡北岸的一片橡胶林里,山下召集各师团长和军部参谋人员共四十人举行了作战会议,正式发布了进攻新加坡的作战命令。由于条件简陋缺乏水杯,参会的每个人都获得了以水壶盖盛装的“菊正宗”天皇御赐清酒。以山下为首的日军高级军官共同举杯宣誓:“在此处捐躯,死得其所,吾等必胜!”
  为了便于就近指挥各路登陆部队,2月8日,山下将军司令部进驻到可以俯视柔佛水道的柔佛巴鲁王宫。这里距离柔佛海峡只有1000米,位于英军火炮的射程之内,甚至连机枪子丨弹丨也会偶尔呼啸而过。这座豪华的宫殿是柔佛苏丹所建,位于俯瞰堤道的一座山丘上,宫殿的东端竖立着一座五层楼高的了望塔,有一铁旋梯可通塔顶。此处有四个半房间,四周都有玻璃墙围着,好几面的玻璃已经被英军的枪弹所击碎,这里便被定为第二十五军的作战指挥室。通过望远镜从这里望出去,海峡对岸敌军的所有行动都一览无余。尽管不时有英军的炮弹在周围爆炸,但是山下认为那不过是敌军的流弹而已,——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再者他相信英国人的绅士风度,他们不会炮击这种具有历史意义的华丽建筑物,可以说在这里山下最大限度地利用了西方人的本性和弱点。

  英军果真没有想到山下竟然敢把司令部设在了这里。战后辻政信曾经审讯过一名英军军官:“你们为什么不炮击皇城高地?”这个俘虏的回答是:“我们认为这里离前线距离太近,且这种过于明显的建筑物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被用作司令部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