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0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和林一道接触不多,但是却因为林一道此人名声在外,在中北省是出了名的强势,甚至比省长都厉害,还不是靠着家里那个老头子,但是现在老头子死了,接下来林一道会不会延续自己的风格,那就没人知道了。
  如果林一道有自知之明,就该老老实实的做好自己的事,如果还像之前那么高调,那后面的路是什么,就很难说了,但是现在看来,林一道没有丝毫收敛的意思。
  省长到地方视察经济发展,这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林一道在湖州的所作所为,比省委书记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干部座谈没问题,但是不需要单独会见吧,而林一道的架势却是完全的书记谈话的架势,虽然你是省委副书记,这确实是有点越权了。
  所以,石爱国对林一道的小算盘是看得明明白白,自己虽然是被拽来陪绑的,可是如果涉及到了丁长生,自己是不能不管不问的。

  看着高速路口一行人都在烈日下等着,林一道嘴角微翘,看得出,他对这种迎接的方式还是很感兴趣的,一如在湖州下车时一样,石爱国是最后下车的,让林一道使足了自己的架势。
  丁长生站在最后,比陈敬山站的还往后,看着这眼前的一切,但是当石爱国出现时,这家伙还是愣了一下,自己的老领导怎么来凑这个热闹了。
  如果说在湖州还是应付一下的话,在白山,林一道可是很认真的,自己到这里来不仅仅是视察,主要还是为成千鹤撑腰,成千鹤是第一个向自己示好的地级市领导,不出意外的话,林一道很想将其扶到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去。
  所以,成千鹤在这时比唐炳坤表现的还要积极,而且在唐炳坤和林一道握手问候后,紧接着是唐炳坤介绍成千鹤给林一道认识,这是正常的程序问题,但是林一道接下来的表现让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轮到成千鹤和林一道握手问候时,林一道紧紧握住成千鹤的手不放,而且还把成千鹤干过的哪些成绩几乎是都点评了一番,这让在场的人都认识到,这个林省长对成千鹤很了解,很感兴趣。
  丁长生悄悄观察唐炳坤的脸色,也不知道是晒的,还是因为这尴尬的场合,反正不是红就是黑  。
  他见林一道拉住成千鹤说个不停,心想,反正介绍领导也没我的事,顶多就是介绍一下市里的领导吧,于是丁长生悄悄后退,绕过人群,趁大家不注意时,悄悄走向了石爱国。
  “老领导,您怎么来了,这么大热的天,要是中暑怎么办?”丁长生关切的说道。

  “我虽然老了,但是还不至于老到这个地步吧,没事,你在这里怎么样?”石爱国看了看周围的人,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但是有一人有意无意间看着丁长生,那就是梁可意。
  “还行吧,工作都是差不多的,我在您手下学的那些足够用了”。丁长生笑嘻嘻的说道。
  “你小子,就知道胡说,干工作岂能有一刀切的道理,白山有白山的情况,湖州有湖州的事实,你不要套用你在白山那一套,对了,待会上我的车,我有事要和你说”。石爱国说道。
  “行,我听领导的”。丁长生很爽快的说道。
  终于,林一道的作秀结束了,除了成千鹤外,林一道又和三个人握了握手后,径直上车去了,而他看到石爱国去了他自己的车,也没有在意,只是看了一眼为石爱国开车门的那个年轻人。
  心想,自己在车上对石爱国点的也够清楚了,让石爱国给丁长生打个预防针也好,宇文灵芝的事闫培功那里不肯说,但是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是先缓一缓。

  但是丁长生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年轻人,如果自己连这个家伙都拿不下来,那自己这么多年的从政真是白干了。
  如果没有石爱国,丁长生分分钟都可以拿下,可是听石爱国的意思,护犊子的意思很明显,如果硬是要拿下丁长生,那么势必会和石爱国闹僵,石爱国到底代表了多少人,他还没有搞清楚。
  中南省的局势是让他最头疼的了,因为你很难分清谁和谁是真的一派,很多时候他们是临时结盟的,利益一致时,会暂时结盟,利益相悖时,又成了一盘散沙,自从安如山走后,中南省再无一个权威了。
  上车后,石爱国明显比在车下放松了很多,看着身边的丁长生,这家伙有些日子不见了,看上去成熟了很多,这是石爱国愿意看到的,但是也是他担心的。 
  对他来说,丁长生就像是自己的儿子一样,他愿意看到丁长生能够独当一面,能够不再依靠他为他遮风挡雨,但是他也隐隐担心,担心的是丁长生太过年轻,而且少年得志,很容易迷失自己,而且这家伙的胆子太大,他很担心丁长生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丁长生本想说点白山目前的情况,但是看到石爱国并没有多大的欲望,再加上前面这个司机,也不是丁长生知根知底的,所以有些话还是不要说的好,而石爱国也有些话想同丁长生提个醒,但是现在不是时候。
  车辆一直向前行驶,一直到了市委招待所,照例,林省长要休息,上午不安排事情了,于是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都在招待所开了房间,等着,现在最要紧的任务是搞好接待,反倒不是创城了。
  但是即便是到了市委招待所,石爱国和丁长生都有过在省委招待所搜出窃听器的经历,所以丁长生和石爱国没有在市委招待所里谈话,而是坐着丁长生的车到了白山区委丁长生的办公室。
  “看着还不错嘛,一个区委建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奢侈了一点?”石爱国看着白山区委区政府遥遥相对的两栋大楼,问道
  “唉,我这是前任栽树,后人乘凉,这都是前任书记搞的,我们也不能拆了吧,所以继续用吧,这样还是节省了资源呢,要是搬走不用,让人说矫情不说,还得盖房子租房子,又是一大笔钱”。丁长生无奈的说道。
  “哼,你倒是会找借口”。石爱国知道丁长生说的是实情,往往都是前任盖好房子就进去了,倒是让后面的人捡了便宜,所以,盖房子的不一定能住上,这倒是个真理。
  “老领导,请坐,我这里还有点茶叶呢,梅主任,把我最好的茶叶拿来”。丁长生回身对跟过来的梅三弄说道。
  当房间里只剩下两人时,石爱国的脸色顿时暗了下来,丁长生知道石爱国肯定是有事要说,所以一边泡茶,一边等着石爱国开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