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1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李园丽忽然笑起来的样子,梁健心里难受极了。他忽然觉得,或许,亏欠得不止是他们,也是他。
  “妈,我想让小的姓唐,你觉得怎么样?”
  梁健的话,让李园丽怔在了那里,良久,才不敢置信地问:“真的吗?项瑾能同意吗?”
  “项瑾会同意的。”梁健笑着宽慰她:“你帮我想想,该取个什么名字好,我最近忙,都忘了给这小家伙取名字了。”
  “取名字的事情,还是你和项瑾决定吧。我取不好。”

  梁健忽然脑中灵光一跳:“要不就叫唐力吧。”
  “唐力?”李园丽呢喃着,“挺顺口的,不过,会不会简单了一点。项瑾会喜欢吗?”
  “简单好,一下子就能让人记住。”
  “你还是等项瑾醒了,问问项瑾吧。”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回走。

  不出梁健的意料,项瑾对于唐力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意见,她觉得,男孩子名字不用太花哨,简单好记就好。两人另外又给小子取了个小名,叫慢慢。因为这一次,没到预产期,他就急着出来了。梁健觉得这小子将来说不定就是个急性子,所以让他慢点也好。
  下午时分,胡小英去了又来了。
  在病房里寒暄了几句后,胡小英就对梁健示意了一下,走了出去。梁健跟项瑾说了一句,就跟了出来。
  “怎么了?”梁健见胡小英神色有点严峻,立马问道。
  胡小英问梁健:“永州那边,你是不是查出了什么?”
  胡小英忽然这么一问,梁健立即就警惕起来,连忙问:“是不是省里有什么动静?”
  “今天乔任梁那边接到了上面来的电话,特地提到了永州。”胡小英看着梁健,神情严肃。
  梁健心里一沉,问:“具体提到了什么清楚吗?”
  胡小英摇头:“电话是直接打给乔任梁的,具体的情况只有乔任梁一个人清楚,这个消息也是从秘书办那边传出来的,好像是有人去给他送文件时听到了那么一句,当时他的秘书不在。”
  “那这消息能确定吗?”梁健又问。
  胡小英犹豫了一下回答:“应该是能确定的。告诉我这个消息的,跟我关系一直不错,他不会骗我。”
  听胡小英这么说,梁健心里又沉了沉。虽然,具体是什么事情不清楚,但这个时候,专门提到永州,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冲着那些事来的。看来,就跟他之前担心的一样,有些人的背景确实够强大,直通“天庭”了。这就意味着,这条路,只怕接下去会越来越难走,至于最后到底鹿死谁手……梁健没再想下去,这种时候,他不想给自己泄气。

  “也别太担心了,你只要做好你认为对的事情就可以了。其他的,有我!”胡小英轻声宽慰。
  梁健勉强笑了笑,他明白胡小英,关键时刻,如果可以,她绝对会站在他面前,可是,问题是,政治如战场,却又不同于战场。子丨弹丨来的时候,你想挡,或许还能挡挡。可政治场上,这种无形的且自带追踪系统的子丨弹丨,还真不一定好挡呢!只是,就算能挡,他也不希望胡小英帮他挡,一他是男人,二她是他心爱的女人。
  电话一事,终究还是让梁健一夜未曾好眠,加上唐力半夜哭了两次。一夜匆忙而过,六点多的时候,梁健吻别项瑾和两个孩子,就匆匆赶回了永州。
  一到办公室,沈连清跟着李端就都进来了。
  二人进门就恭喜梁健,梁健笑笑之后,三人进入工作模式。李端脸色有些凝重,再看沈连清,脸色也是有些沉重,梁健忙问:“怎么?那块地有什么问题吗?”
  李端和沈连清相视一眼,道:“你说吧,情况你比我清楚。”
  沈连清点头,然后把前天晚上,他去玲珑村了解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玲珑村在永城区的所有村中是人口排在前三的村庄,所占有的土地面积可以说是最广的。而且,由于玲珑村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平原较多,又有一条大河横穿而过,上游就是水库,要是风调雨顺,农作物产量相较其他地方就要高一些,所以几十年一来也一直算是一个比较富裕的村庄。但最近这七八年间,村里的年轻人大多都出去读书,然后留在外面工作,务农的人渐渐就少了。加上这几年农业上的收成赶不上外界物价的提升,村上的壮劳力也都开始出去打工,所以很多田地就荒废了。大概七八年前了,玲珑村所属的陇西镇为了引进投资,找了不少老板来龙溪镇的各个村上搞承包殖。玲珑村呢就有不少人就把地租了出去。当时的合同呢,是三年一签。三年到期后,不少老板都不再投资,这地就空了下来。按理呢,是该归还给村民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地就成了无主的了,或者说是成了陇西镇的了。然后,陇西镇就将这些地当做空地给挂了上来,接下去的事情,是梁健他们都知道的事情了。

  梁健听完沈连清的汇报,眉头紧紧皱到了一起:“竟然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土地承包期限到期,这是很清楚明白的事情,竟然也能搞出花样来!关键是,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人发现,直到今天才被捅出来!看来,陇西镇还有玲珑村的那些干部这工作做得很不错嘛!”
  但沈连清的话还没说完:“梁书记,这还有呢。”
  梁健一惊:“还有什么?”
  “还记得那块空地上的那些养殖户吗?”沈连清问。
  梁健点头。
  “那些人其实也不是土地原本的主人,而是承包者。也就是说,那块地,被玲珑村的村委给承包了出去。承包期限是十年。我昨天看过合同了,合同上的名字都是那些土地的原有人。”沈连清说道。
  梁健又被这事实给震了一下。这玲珑村的村干部胆子够大啊,如果说之前土地到期未归还给百姓,当做空地的事情还能勉强可以用疏忽来当借口的话,那这件事,可就是有点胆肥的意思了。

  沈连清将一份文件递到了梁健面前:“这是我昨天从村委那边拿回来的一份原件,合同很简单,根本就不像是正式合同,最关键的是签名,我问过,确实是本人签的名,但具他们所说,他们在签合同的时候,并不知道这块地已经被拍卖给阿强重工了,也不知道村委将这些地承包出去是用来干嘛的。
  合同才一页纸,拢共不超过两百个字,梁健瞄了一眼,就已经怒上心头。抬头问沈连清:“前天晚上听你电话里说,村民在村委闹?”
  沈连清点头:“就是在闹这事,村民要求村委将那些养殖户都赶出去,要么就加钱。闹事的,基本上都是些四十岁以下的人,有不少是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有点知识,发现了问题,所以就闹了起来。”
  “那闹出结果来了吗?”梁健又问。
  沈连清撇着嘴,摇了摇头:“村委的那几个人,嘴紧的很,当时都差打起来了,他们愣是不松口,一口一个去找那些养殖户商量,就是死不拍板。”

  梁健沉默下来,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抬头对李端说道:“你去把永城区区长赵立新找来,我找他谈谈。”
  日期:2016-01-09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