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0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喝了一杯冰水,张文定满肚子的怨气终于平复了不少,自我安慰道,自己和木槿花只见过一面打过一次交道,那次自己虽然没有完全配合她的工作,可是她堂堂副厅级大领导,想必不会那么小心眼吧?再说了,她现在可是市委组织部长,事务繁忙,怎么会专门跟自己这种小人物过不去呢?
  下午下班的时候,张文定由于要跟一个投资商电话沟通所以迟了十来分钟才锁办公室门往办公楼外走去,却在停车场见到徐莹正站在那儿和汪秀琴说着什么。
  由于这时候单位的人大部分都走了,停车场上暂时还就只他们三个人,这种情况下,张文定自然不能不礼貌地打个招呼——尊重领导,就是在这样的细节上体现出来的。

  徐莹只是对张文定点点头嗯了一声,汪秀琴却看着张文定道:“文定才下班?正好,一起去。”
  最近汪秀琴跟变了个人似的,不仅没在工作上为难张文定,反而还一幅很看重他的样子,不知不觉中都亲切地叫他文定了。
  张文定不明白汪秀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笑着道:“汪主任,看来晚餐又有着落了。”
  “你别总是惦记着吃,迟早吃出将军肚,有你后悔的。”汪秀琴笑着玩笑了一句,扭头对徐莹道,“主任,那咱们,现在就过去?”
  “就过去。”徐莹点点头,看了张文定一眼,往自己车旁走去。

  汪秀琴目光在徐莹的背上停留了两秒,然后转向张文定,朝奥迪Q7方向瞟了一眼道:“走,我也坐一回高档车。”
  张文定就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嘴里笑道:“汪主任,您别这么说,再这么说我都想走路上班了。”
  “你呀......”汪秀琴笑着摇摇头,几步便到了车旁。
  到车上后,汪秀琴才说了要去干什么,原来是为了开发区东边角上有一条需要架桥过河连接到绕城主干道上的路,那条路如果修通了,对开发区来说是相当有好处的,在跟投资商谈判的时候就又多了一张牌。那条路在开发区说了几年,可是市交通局那边对这条路批是批了,却不肯拨款,而是要开发区自己筹款。
  徐莹上任之后,招商引资的成绩那是有目共睹的,也是令她足以自豪的。这种成绩虽然醒目,却不容易让人记住,她也想在自己调离开发区之后,能够给开发区留下点什么值得人们称赞的东西。于是乎,她就盯上了那条路。
  修路那可不是简单事,开发区拿不出这笔巨款,自然是想要让市交通局来承担一部分。然而交通局那可是一等一的大局,纵然徐莹是市长的情人,家也不怎么给面子。
  今天是汪秀琴出面,约了市交通局局长禾小冬吃个饭。
  虽然不知道汪秀琴是怎样请动禾大局长的,可张文定还是毫不犹豫地奉承了一句:“汪主任,还是您面子大,我听说禾局长可是很难请的啊。”
  “呵呵,禾局长也是今天恰好有空,要不然哪儿请得到哦。”汪秀琴嘴上说着客气话,实则相当自豪,别说她一个正科级干部,就算是一般的正处级,禾小冬那都是不怎么看得进眼的。
  张文定道:“汪主任,你和徐主任去请禾局长吃饭,我跟着过去,会不会不合适啊?”
  “你不去谁去?”汪秀琴笑着道,“徐主任和我都喝不得酒,今天晚上你要唱主角。要把他们陪好,让市里的人也看看我们开发区的战斗力!”

  张文定道:“领导,我还得开车呢。”
  汪秀琴很爽快地说:“只要你把市交通局那帮人陪好了,我给你当司机!”
  张文定很想说要是交通局那帮人知道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张屠夫,恐怕这顿饭是怎么也吃不好了,并且人家可能还会认为这是开发区在搞示威呢。他嘴角歪了歪,却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张文定不知道的是,汪秀琴叫上他一起去,还真有搞示威的意思在里面,你交通局要是不答应拨款子,那就别怪我们出杀手锏了——你禾小冬干了六年市交通局长,屁股底下绝对不干净,真要惹火了我们开发区,我们这儿只要让张屠夫往纪委搞个实名检举信,江南山和王本纲就是你的榜样!

  徐莹请客的地方就在随江大酒店,张文定对这地方可谓是印象深刻,教训粟公子那次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呢。
  从车内扫了一眼随江大酒店雨蓬前的那几根柱子,张文定心里暗想,今天会不会又在这儿跟禾小冬闹个不愉快呢?自己如果再在这儿打一架,尚文派出所恐怕都要把自己当瘟神了。
  就这么一个走神的刹那,却见到一个小孩子骑着辆自行车歪歪扭扭地快要撞了过来,他赶紧打了一把方向,却不料居然跟对面一台黑色的奥迪A6擦了一下。
  张文定正准备下车之时,奥迪A6的右前车窗降了下来,司机冷声喝道:“会不会开车啊?眼睛瞎了?”
  张文定原本想道歉的,可一听这个话心里就不爽了,打开车门下了车,冷眼看着那司机道:“我还想问问你是不是眼睛瞎了,没看到那儿有孩子吗?”

  张文定毫不相让,刚才他一眼就看出了那A6的牌照是市委的,他本不欲惹事,可那司机的话也太让人不能接受了点。
  那司机伸手指着张文定道:“你再说一遍......”
  “咳。”一声咳嗽从车内响起,那司机立马住嘴了。
  咳嗽声是市委组织部长木槿花发出的,她真没想到,自己才到随江没多久,居然就和武玲的男朋友张文定偶遇了,并且,这个偶遇还相当不愉快。
  世事真的很奇妙,在木槿花到随江之后会不会针对张文定的问题上,武家姑侄的猜测有根据但却不准确,张文定的自我安慰主观性太强却歪打正着。

  木槿花是文家的媳妇,可她对文家并没有太大的归属感。一方面因为她丈夫是文家旁支,对文家的付出很大,而文家给予他们的支持却很有限;另一方面,她跟丈夫的感情也实在不怎么样。
  不过,没有归属感只是在心里,她不会表现出来,因为她知道,自己能够混到现在这个地步,离不开文家的支持,别看现在走出去人模狗样的,可背后如果没了文家这座靠山,那她就什么都不是了。别说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了,能够捞到了个非常委的副市长那都是祖坟冒青烟,十有**等着自己的就是一个闲得不能再闲的副厅级巡视员。
  文家这次安排她来随江,是往石盘省扎根的一步棋,并不是为了针对张文定想泄火什么的。
  大家族毕竟是大家族,面子是被武家扫的,那就从武家找回来,他们还不至于下作到去专门跟一个草根出身的小人物过不去。当然,如果机缘巧合,那么打压一下那个草根小人物也是人之常情了。
  只是,文家大多数人对于张文定这个小人物心怀怨恨。

  可木槿花却跟他们不一样,她不仅仅对张文定毫无恨意,相反还有点欣赏他,觉得这个敢背着武玲沟引单位美女领导的年轻人很有点意思,有着其他年轻人所没有的稳重。那份稳重绝不是装出来的,也跟大家族子弟所表现出来的稳重相去甚远。
  大家族子弟遇到事情了不慌张,那是因为有那份底蕴在那儿,知道无论出了什么事,家里都会摆平,所以他们的稳重中往往更多的是嚣张;而张文定的稳重,却是一种仔细算计过得失之后的小心翼翼,就像脚下便是万丈悬崖一般,生怕一步踏错就粉身碎骨,所以这种稳重之中,包含的却是无数理智的分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