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0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因为一封未经查实的实名举报信就对一名副厅级干部展开调查,这个事情如果没有得到省纪委一把手点头,那肯定是行不通的。

  在石盘省内的厅级干部,就算是再强势的人偶尔会得罪某些领导,可没有谁会无聊到得罪省纪委。武贤齐到石盘也时日不短了,自然明白省委里面的一些微妙关系。
  省纪委书记金旭唯省委一号马首是瞻,和省委大部分常委的关系都保持不远不近,相当符合纪委书记的身份。只说大部分常委而没说所有常委,那自然就表示还有特殊情况的,这个特殊情况就是,金书记和宣传部钟部长的关系那是众所周知的好。
  老钟跟省委周副书记之间最近有那么点不对付,而更有意思的是,原随江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就是周副书记的人。
  武贤齐觉得事情应该是这样的,老钟不满近期周副书记对其工作上的挑刺,想斩他手下一员战将进行还击,让他明白虽然专职副书记从职务上来说是宣传部长的领导,可大家级别是一样的,别做得太过份了!

  只是,老钟这么做有理由,而金旭接到举报后要调查也无可厚非,但是,不管是老钟还是金旭,他们都不可能会把张文定牵扯进去啊。不说他们跟张文定无仇无怨,就算是仇深似海,堂堂的副省级高官,要捏死张文定这种人易如反掌,怎么会自辱身份搞出这么下作的事情?
  武贤齐虽然不知道是谁在跟张文定过不去,可他却明白,这无疑是一个考验张文定的绝佳机会。
  处在他这个位置,他自然知道一个官员的名声烂到了此种程度,如无意外,那基本上就代表着前途无亮了。是的,是前途无亮,而不是前途无量!
  遇到了这种事情,不说张文定这一辈子都没出头之日吧,至少近两年想要得到重用,那基本上是没可能的。
  若是在这种劣势之中,张文定还能够逆流而上破开这个困局,那武贤齐就愿意相信武玲所说的话,觉得张文定真的是一个可造之材,那他对张文定做他妹夫,就不是有限的支持,而是大力支持了。

  对于四哥的心思,武玲很明白,可是对于张文定面临的局面,她也觉得相当为难,她觉得换成了她处在张文定的位置,一个时候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她有心说这个标准太高了,可是自己先前为了能够说服四哥把张文定吹得天上少有地上无双,现在遇到点困难了就退缩,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四哥,你的要求......”嘴动了动,武玲笑了起来,“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四哥,这次随江开发区升级之后,如果他能够顺利上正科,那就算破局,如果有人从中作梗,硬要卡他一年,那算我输。”
  武玲这话是用了个心眼的,她知道徐莹对张文定的看重程度,她觉得在这个事情上,徐莹肯定会力挺张文定,只要徐莹力挺,别人又能怎么样?总不至于随江市委还会过问这种小事吧。
  武贤齐点点头,看着武玲的眼睛道:“玲玲啊,依你说的,那就看看,啊?呵呵。”

  武玲点头道:“真是没想到,我们兄妹俩会一本正经地讨论什么正科级副科级。”
  “什么级别不要紧,重在能力和品性。”武贤齐摆摆手道,“你也别太乐观,文家想在石盘扎下来根,除了省里,各地市也不会放松。这次随江空出来的位子,文家已经在布局了。如果到时候真是文家人过去,那张文定的处境......”
  武玲听得心里就是一颤,她拒绝了文家而选择草根出身的张文定,那绝对是狠狠地扇了文家一记响亮的耳光,文家对她再恨之入骨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可是,如果让文家的人当了随江市委组织部长,那滔天的怒火不都直冲着张文定去了吗?
  到时候,就算徐莹对张文定再看重,那也无济于事了。
  她知道,四哥身为省委组织部长,说出了这个话来,虽然用的是不肯定的语气,可事实上这种可能性应该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了。

  难怪四哥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下来,原来还有这个更厉害的后手呢。文家的人要去了随江当组织部长,不主动找张文定的事都已经是神仙保佑了,又怎么会任由张文定搭上开发区升级的顺风车而上正科呢?
  虽然说很多时候,只要领导愿意,三年提到副处都不是不可能,可同样的,只要领导不爽,让你三十年都到不了副科那也是相当正常的。张文定确实是有能力有成绩,可毕竟资历太浅,去年才从科员到副科,今年再上正科的话不合适啊。
  组织原则还要不要了?两年红线是那么好踩的吗?
  事情过去得快,张文定日子过得也不慢,由王本纲事件带来的阴影很快消散,他陪徐莹过了一个生日,还给她送了生日礼物。当然,去秋长水天吃一次西餐听一回《狼爱上羊》也是必须的。
  然而这浪漫的过程中,却又有一丝不浪漫的气息钻了出来——武云给张文定打了个电话,居然胡扯了十多分钟,这实在是对领导太不礼貌了。
  当天晚上,徐莹很是疯狂,当极度的疲惫袭来,她跟他说:“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知道,你生日啊。”张文定微闭着眼睛回答,觉得她问问题都问得毫无难度。
  “是我生日。”徐莹却睁开双眼,长吐了口气道,“也是你和我一周年纪念日。”
  张文定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说法,嘿嘿一笑道:“不会吧,我记得好像不是今天。”
  “公历不是今天,但农历是,我记得很清楚。”徐莹道。
  张文定不好意思地说:“那我去年,不是刚好你生日?那个......那个,我真不知道是你生日。怎么不早告诉我?”
  徐莹白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因为你告诉我了我会给你送礼物!”张文定嘿嘿笑道,搂过她亲了一口,道,“莹姐,其实我刚才想说对不起来着,但是,如果不是去年的今天我把你那啥了,咱们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福甜蜜对吧?所以说,有的时候吧,错,也是一种美,嗯,应该说,错,也是一种对。”
  “拿着你这些歪理去哄你的云丫头吧。”徐莹哼哼着道。
  “我说你这又是吃的什么干醋啊?”张文定伸手在她身上揉了揉道,“云丫头是我晚辈呢,她得叫我......叫我叔!”
  他一不留神,差点就说成了叫我姑父。
  “现在不就流行怪大叔吗?”徐莹嘴里这么说着,心里还是蛮高兴的,不等张文定回答她便又说,“我听说市委组织部长可能会从省里来人,有没有什么消息?”
  现在随江市的地下组织部长们对于市委组织部部长的热门人选讨论得很热烈,有三种说法相信的人最多。
  第一种说法,市委内部调整分工,由市委宣传部长汪晴任组织部长,宣传部长再另行提拔;再一种说法呢,就是副市长粟文胜小进一步,任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而第三种说法呢,就是说这次王本纲虽然没有被法办,可免职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省里对随江市里的党建组织工作肯定极不满意,极有可能会从省委组织部里面选个人下来担任随江的组织部长。

  这三种说法都很有市场,而且可能性都相当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