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0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这话是微笑着说的,可是张文定却听出了她话里有一丝淡淡的怨气。什么叫我有个好师父不担心变老?想学双修功夫你就直说嘛,当官的人说话真费神。
  只是,张文定也有苦衷,双修的法门是师父的传承,连紫霞观的那帮子道士都没教的,只传了自己。虽然师父没有说这门功法不准外传,可做徒弟的要学会察颜观色,要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用官场中的说法,那就是要能够领会领导意图!
  所以,对于自己的拳法和双修法门,张文定没得到师父的同意之前,是不会胡乱给别人传授的。当初在紫霞观,师父当着武玲、黄欣黛、武云三个人的面是发了话的,那就表示传给这三个人是可行的,但到目前为止,他都还只给武玲一个人传了筑基的功法,而另外两个女人,他连话都没透一句。
  现在徐莹提到了这个事情,他直接拒绝也不好,毕竟二人现在的关系很亲密。
  想了想,张文定就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暂不教她双修功法,但用一门对肌肤保养效果相当不错的方法代替。这个方法很简单,只要能够静心入定,然后在意念中对肌肤行功就行,虽然不可能青春永驻,可效果比起那些化妆品,那真是好了太多。
  当然,他不会跟徐莹明说这个并不是双修功,反正由着她误会吧,让她领个大人情也好。
  果然,听到张文定愿意教自己一门保养的功法,徐莹就认为是双修法门,她觉得这应该是张文定不能把师门绝技外传,所以才没告诉自己这门功法的名称。见到情郎对自己这么好,徐莹大为感动,顿时变得格外温柔。

  “省纪委的事儿,你跟武云说了没?”徐莹问张文定。
  “没。”张文定扭头看向着,皱起眉头道,“怎么?这个事情现在应该跟我没关系了吧?”
  “难说。”徐莹眼睛眯了眯,道,“省纪委监察三室主任带队,也不知道这个案子最后会怎么定性。如果王本纲最后没查出问题,你就有麻烦了。别这么看我,虽然你没寄过检举信,可他找不到别人,就会迁怒于你。你呀,还是早点跟武云说说,做个准备。”
  “管他怎么定性,这几天之内应该不会有结果。唉,怎么就摊上这破事儿了?看吧,我找个时间跟武云说说去。我估计吧,王本纲这次恐怕会自身难保,没时间找别人的麻烦了。”张文定说着这话,脑子里却冒出了省纪委纪检监察三室主任木槿花那冷冷的面孔,便觉得王本纲这一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出乎随江官场许多人意料的是,省纪委调查组在随江呆了三天,调查结果呈上去后,省委做出的决定却异常耐人寻味——免去王本纲随江市委委员、常委、组织部长职务。
  是的,就这么一个决定,没有后续了。只是免去职务,别说开除党籍移送检查机关什么的,就连党内处分都没有一个。

  对于这么一个结果,网上许多网友不满意,可也没有办法。随着王本纲职务被免,网上因为这事儿的喧嚣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徐莹在得知这个结果之后是大松了一口气,只要王本纲不再是随江市委组织部长,那么她帮张文定顶交流选派的事情就这么揭过了,要不然的话,面对一个市委常委的怒火,她还真的不好应付。
  她知道,王本纲这次没有被人一杆子打到底,在不久的将来,王本纲还会在别的岗位上复出,可是,姓王的只会去别的地市或者省里的部门,在随江继续干工作的机会,那真的就相当渺茫了。
  张文定对徐莹的这个分析相当认同,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有些事情,真的有着太多意外。

  不是冤家不聚头,他们和王本纲之间,居然还有着不少面对面打交道的时候!
  王本纲被免职之后,随江官场中就有许多人蠢蠢欲动了。
  身在官场,谁不想进步呢?然而正所谓僧多粥少,要求进步的人多,可供进步的位置实在是太少。各个位置上都有人,一个萝卜一个坑呢。
  现在王本纲这棵萝卜出来了,空出了个坑,而且是个肥沃的大坑!
  自认为够格能够对这个位置想一想的人大有人在,并且都有所行动。一时间,许多干部挖空了心思都想找市委书记王继恩汇报工作。

  市委内部有人想调整一下分工,政府那边有非常委的副市长也瞄向了组织部长这个位子,更有一些正处级的干部也动起了心思。随江这地方在教育方面成绩卓著,曾经有一任市委组织部长是从市教育局局长直接提上去的,还有一任市委统战部长是从不显山不露水的市林业局局长提上去的。
  这两个例子虽然说并不是常态,但却给了那些个部门一把手相当大的希望,让他们看到了一步登天的曙光。
  是的,一步登天这个说法并不为过,级别不变,从差部门到好部门就是进步,从小单位到大单位那就是进步。如果能够把级别再往上提一提,那进步就更大了。虽然正处往上一步就是副厅,可市委组织部长这个副厅可不比一般的副厅啊!
  丨党丨委、人大、政府、政协四套班子,再加上各区县、各部门中高配的一把手,那副厅级的干部人数真的不少,但其中能够混个市委常委的又只占几成?
  省里有关系的都去省里跑关系了,省里没关系的就想搭上市委书记陈继恩的线。虽然市委常委是由省里任命的,可是随江市委也有推荐权的,所以有些人就想从陈继恩身上下功夫了。

  除了在陈继恩身上下功夫的,居然还有人想从张文定身上下功夫。当然,从张文定这儿是想谋求别的位置,而非市委组织部长。
  第一个想从张文定身上下功夫的人是市住建局副局长程遥斤。
  这个名字让人很容易一听就记住,一不留神就叫成了程咬金,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跟他关系不错的人都叫他程咬金,还有叫他三板斧的。
  程遥斤是通过市老干局局长严红军找上张文定的。
  张文定接到严红军的电话,听到舅舅要和他一起吃个饭,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从小到大,舅舅那是真疼他,他心里有数的。
  等到和严红军见面之后,张文定发现居然还有一个人在桌上,那人一脸矜持的微笑,脸瘦瘦的,看上去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经过介绍,他得知那人居然是城建局副局长程遥斤。
  在酒桌上,程遥斤表现得相当客气,说话没一点架子,喝酒也很痛快,张文定敬他他是杯到酒干,还反过来敬张文定,站着敬的,完全就把张文定当成了同级别的人了。

  这顿饭的过程中,程遥斤除了不着痕迹的对张文定赞扬了几句之外,又说了一些城建方面的东西,更多的时候,就是聊些无聊的趣事了。
  一顿饭吃完,张文定也没弄明白舅舅今天这是打算干什么。利用老关系帮他多结识一些人吗?怎么刚才程遥斤表现得好像对自己很感兴趣似的呢?
  送严红军回家的路上,张文定将音乐声音调小了点,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严红军跟外甥说话自然不需要客套:“老程现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在城建系统干了一辈子,现在机会来了,想走走你的关系,把位子扶正。”

  张文定差点将方向盘一把打歪,满脸怪异地说:“舅舅,这个玩笑,也太那个啥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