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0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张文定不仅仅跟自己和武云都很熟,更重要的是,张文定还是武玲的男朋友!

  拿着手机沉思了一会儿,黄欣黛最终还是放弃了再打电话过去的打算。
  看着武云只是偶尔间才会嘴里嘀咕一声谁也听不清的话,张文定觉得她应该酒劲完全上来了,应该要睡觉了,便抱起她,将她放到卧室的床上,盖好被子,又等了几分钟,见她越来越像睡觉的姿势,终于长吐了一口气。
  刚想着再等会儿自己就可以出去了,免得在这儿看着勾人的春色却又不能吃而郁闷,却不料武云居然开始吐了,吐得相当厉害,只差把苦胆都吐出来。
  张文定顾不得脏,将她抱起来,让她趴在自己腿上,伸手在她后背轻拍着,以便于让她吐得舒服一点快一点。
  哇哇声不绝于耳,地板上一滩极大的秽物,四周还呈射线状分散着许多线线点点,就连床上都不能幸免,看得人一阵阵反胃。
  等到武云吐完,张文定才发现自己鞋子和裤脚上都溅了不少,一脸无奈地看着她,苦笑道:“丫头,你可要记得我的好啊,以后不准再对我没礼貌......”
  张文定话还没说完,武云就弱弱地打断了他:“倒杯水......”
  “啊?你......”张文定没料到武云这会儿会突然间说话,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却因为她脸朝下,只看到她的后脑壳,不清楚她这是因为嘴里不舒服而引起的下意识的反应,还是因为这一通狂吐所以酒醒了不少,但他也没多想,紧接着便道,“好,我去倒水,你先趴着啊,别滚下来了啊。”
  武云应了一声:“嗯,我没事。”
  这下张文定就确定了,这丫头看来是有点清醒了,靠,三瓶茅台啊,还是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先前那样子都醉到一定程度了的,这才吐一阵居然就缓过劲了!
  果然是个酒桶,幸亏自己从来不跟她斗酒,要不然那岂不是会被整得惨不忍睹?
  他自然不知道,其实三个空酒瓶中所装的酒还不到两瓶。

  将武云在床上放好,张文定再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脚和鞋子,也没扯过纸巾来擦,选着地方落脚,从冰箱里摸了瓶乐泉公司出口的山泉水,转身回来后拎开,见她虽然能说话却无力在床上坐起身子,便又将她抱起,喂她喝水。
  武云喝了口水,在嘴巴里濑了几濑,直接就吐到了地板上。张文定没见着垃圾桶,再说现在地板上反正已经脏了,也就由得她乱吐,又给她濑了几次,直到一瓶水用完。
  “再拿瓶,我要喝。”武云看了张文定一眼,闭上眼睛道,呼吸略显粗重,一脸憔悴的神色,显得极为疲惫。
  这时候张文定自然是不再担心她会滚到床下去,也不需要叮嘱她什么,又拿了瓶水过来,依然抱着她喂了两口,然后她便说不要喝了。
  “丫头,好些了吧。”张文定放下水瓶,看着她道,“还说请我喝酒,哪有你这么请的啊,我一口酒都没喝到,却给你吐了一身。”
  武云眼睛眨了眨,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轻声道:“谢谢你。”
  “谢就不用谢了,只希望你以后别再干这种事就好。”张文定笑着道,“现在茅台酒都涨价了,我知道你有钱,可咱也不能浪费不是?”
  听到他这半是玩笑半是取笑的话,武云刚涌起的那点不好意思瞬间就消退了,恶狠狠地盯了他一眼,配合着那煞白的脸,倒很有些凶悍劲。恐怕若不是这时候头还是晕看东西有点模糊手脚无力,她都有心跟他在拳脚上见个高低。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酒量好。”张文定又是呵呵一笑,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道,“丫头,现在肚子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叫人给你做。”
  武云不说话,头却摆了摆,表示什么都不想吃。
  “还是吃点吧,要不我给你做,呃,做个青菜粥,再让他们榨点果汁,既填了肚子又解酒。”张文定看着武云,一脸关切地说,“以后少喝点酒,你这样子要是让你小姑看到了,不知道该多心疼。”
  “别跟她说。”武云道,头又动了动,往张文定怀里钻了钻,像是在张文定怀里感觉很舒服的样子。

  “嗯,我知道。放心吧,我不跟她说。”张文定点点头,手上加了点力气,抱得她紧了些,心里的感觉可是怪异极了——这姿势是用来抱恋人的,可是怀里这人不是自己的恋人而是侄女,并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她还算是自己的情敌。
  武云就又不再说话了,就这么静静地窝在张文定怀里,仿佛一只受了伤的猫儿。
  张文定可是抱得相当辛苦,现在是夏天,身上穿得单薄,这么紧紧地抱着,对任何男人来说,都绝对是一种极为难熬的考验。
  正在张文定思索着用什么借口放开武云的时候,武云却说话了:“今天的事,跟谁,都不许说。”
  “我已经跟别人说了。”张文定眨眨眼道。
  “你......”武云眼看着就又要发火。
  “是你让我说的。”张文定说话谎的功夫现在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假假真真的夹杂在一起,让人连怀疑都找不到缝隙,“你刚才醉成什么样你知道吗?不停的要我给你欣黛姐打电话,我没办法,只好给她打电话了。”
  武云脸上的神色就无比精彩了,刚才酒醉时的状态,她自己的记忆很模糊,也不敢确认自己有没有叫张文定打过电话,但是自己的心情自己明白,或许,在喝醉了之后真的那么说了呢?一想到自己可能还说了别的一些不应该说的话,她就有点无地自容了,真该死,自己的秘密,恐怕也被这家伙听去了。
  武云是个胆子大有个性的女孩子,可是她还没胆大个性到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个拉拉的份上,所以这会儿一想到自己在张文定面前说的醉言醉语,虽然不完全清楚到底说了些什么,可还是忍不住羞愤交加。
  心里对张文定不爽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躺在人家怀里呢,又开始怀疑起来自己喝醉的时候他没有对自己动手动脚,便更加不舒服起来,冷冷地说:“你放开我。”
  张文定巴不得放开她呢,听到这话后如蒙大赦,赶紧将她放倒在床上,正考虑是现在就告辞呢还是帮她把这儿的卫生打扫一下之时,外面传来了有人上楼的脚步声,听脚步声的节奏应该不是服务员。
  他不免有几分疑惑,难不成是这会所的哪位管理人员得到服务员的报告后过来看他们老大了?
  他的想法是错误的,来的人是黄欣黛。

  黄欣黛来青鸾庄自然是不用通报的,她甚至还有这里的钥匙。
  紫霞会所这么多的别墅,只有这幢青鸾庄是黄欣黛最喜欢的,当然,武云也喜欢,所以也给了黄欣黛一整套钥匙。
  “黄老师。”张文定叫了一声,看着那张自己一直惦记着的脸,想到她爱的可能是女人而不是男人,这心里的滋味就别提了。
  黄欣黛看着脏兮兮的地板,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朝张文定点点头,然后看着武云,轻声问:“怎么样?”
  武云看着黄欣黛,嘴唇一阵颤抖,却是没说话,眼泪就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