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20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莹说这个话,一方面是实在找不到什么好说的,另一方面,也因为张文定所负责的招商局是开发区的对外窗口,她要再给他打打预防针,要他不能放松警惕。
  张文定听她谈起了工作,虽然觉得跟这儿的气氛有点不符,却也松了口气,点头道:“我知道的。”

  这个对话一过,二人都觉得一个时候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相互对视了一眼,又马上移开目光。
  正当这气氛沉寂得略显尴尬之际,张文定又来电话了,他以为是黄欣黛问结果的,却不料居然是刚才主动挂了电话的武云打过来的。
  眉头扬了扬,他接起电话:“丫头。”
  “我请你喝酒,赶紧过来。”武云开口就是这么一句,不问张文定有没有时间,也不问他想不想喝,直接就做了决定了,说话做事的作风跟她小姑武玲如出一辙。
  “我......”张文定刚准备拒绝,可又觉得今天武云的情绪相当不对,怕她闹出什么事情,便道,“我就过来,在哪儿?”
  “紫霞会所,青鸾庄。”武云道。

  紫霞会所就是武云所管理的那个会所,原本是准备就叫圣金鲲娱乐会所的,可是最终武玲把名字定为“圣金鲲——紫霞会所”。紫霞会所这四个字还是请吴长顺题的呢。
  会所八月一号才试营业,不过各种设施都搞得差不多了,武云做为紫霞会所的掌门人,想要在试营业之前自己喝喝酒,那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挂断电话,张文定看着徐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这时候还没吃完呢,他觉得自己提前离开肯定会惹得她心中不喜。
  徐莹其实已经听到了张文定电话里的内容,眼见他望着自己,心里的醋意便又升腾起来,但她毕竟是个很冷静且城府极深之人,没有表现出来,相反还说:“快点过去吧,别喝太多了。”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中感动不已,也有一丝丝内疚,歉意地一笑,道:“没事,还没吃完呢。”
  “我已经吃好了。”徐莹笑着道,“快点过去,别让人久等。晚上别回来太晚了。”
  听到这个话,张功松就觉得徐莹没有吃醋,顿时放下心来。
  走出酒店,看着奥迪车远去,徐莹脸上的笑意便凝结了,心中发出一声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的叹息,在他心中,自己的份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啊。
  张文定并不知道徐莹的感慨,他赶到紫霞会所的时候,花了三十八分钟。
  在服务人员的指引下到了青鸾庄的酒吧,看到里面武云正毫无形象地躺在地板上,身边有三个空了的酒瓶子。而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三个瓶子竟然都是茅台酒瓶子。
  这丫头,居然喝了这么多?酒量不俗的她看来也醉了。

  他走过去,双手将她给抱了起来,叹息道:“丫头,我说你没事喝这么多酒干什么啊。”
  武云这时候双眼微闭,伸手在张文定身上乱摸着,嘴里含含糊糊地叫道:“欣黛姐,欣黛姐......我真的......我爱你......我要和你结婚......”
  听着武云的胡言乱语,张文定就觉得相当蛋疼!靠,这丫头果然是个拉拉,并且,听她这语气,似乎,黄欣黛也是拉拉?
  人喝醉酒了不好扶,拳脚功夫好的人喝醉酒了更不好扶。若不是张文定身手不俗力气不小,想把武云弄到楼上的沙发上坐下还真不容易。
  上楼梯的时候,张文定只能抱着武云上去,这情景让他有些心动。
  深吸一口气,他抛开心动的思绪,不止一次地告诫自己,怀里的女孩子现在是自己的侄女了,可不能乱想啊——不管他跟武玲是真是假,武云比他低一个辈份这是没法否认的事实。

  武云虽说醉了,可却没到烂醉如泥的程度,嘴里还是不停地胡言乱语着,双手也在胡乱摆着摸着,看样子是真将张文定当成了黄欣黛。
  将武云平放在沙发上,再将她缠着自己的手臂拿开,张文定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刚想去找块毛巾给她擦把脸的时候,她却突然间流泪了,含糊的声音中夹杂着压抑的抽泣:“欣黛姐,我爱你......从小就喜欢你......为什么?你为什么......呜呜呜......”
  从认识至今,张文定和武云之间打过吵过,见她欢笑过生气过,却从没见到她哭见到她流泪,此时看着她满脸伤痛,也颇有几分触动。
  他就在沙发上坐下,一只手抓着她的手,在她虎口上捏着,另一只手在她脸上擦拭着泪水,嘴里轻声道:“丫头,好了,不哭了。”
  武云自然不会听他的话,哭得更汹涌澎湃起来,双手挥动着,在抓住张文定一只手臂后,就像是抢到了个什么最心爱的宝贝似的不肯松开。
  张文定有点束手无策了,除了继续安慰,任由她抱着自己的手臂外实在不知道做什么好。
  听着她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的哭泣,张文定虽然没弄明白她和黄欣黛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是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武云深爱着黄欣黛,可黄欣黛好像对她没多少感觉。
  他真想叫她睁开眼睛仔细看一看,自己是张文定,是她姑父,不是她的欣黛姐。然而他也知道,这种状态之下,别说她眼睛是下意识地闭着的不愿睁开,她就算是把眼睛睁得再大,也不能够辨认得清自己是谁来。
  一个女孩子,爱一个女人爱得这么深,张文定是怎么也无法理解这份感情,甚至他心里都隐隐吃醋。哪怕黄欣黛真的一点都不爱武云,他也吃醋。
  他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每次一提到黄欣黛,这丫头就翻脸不认人,看来是真把自己当成情敌了。可是,自己只是暗恋黄欣黛,黄欣黛可没跟自己谈恋爱的打算啊,这丫头吃醋也吃得太过莫名其妙匪夷所思了点吧?
  张文定过来武云这儿是准备陪她喝两杯的,现在酒没喝着,却还要干服务工作,这实在是令他郁闷,有心先回去叫个服务员上来服侍她,又有点不放心。听着她喊欣黛姐时的伤心,想着她平时对自己的好,他也只能心情复杂地继续陪着她。

  哭闹了有差不多半个小时,武云的情绪这才渐渐平复下来。
  这时候,黄欣黛打来了电话,问明了武云的情况,叹息了一声,说:“今天晚上,你就辛苦一下,在那边照顾一下她。好不好?”
  张文定心里真是百感交集,很想问一句你和她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却又问不出口,因为他只是黄欣黛的学生,不是黄欣黛的男人。
  “好,你放心吧,我今晚就在这儿陪她。”张文定缓缓道,话出口后,才觉得这话有点不合适,容易令人误解。
  他一个大男人的,今天晚上在这儿陪武云这么个大姑娘,这算怎么回事嘛。
  黄欣黛其实也觉出了不妥,可是她内心里也相当矛盾,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再说别的什么,只是跟张文定道了声谢,便挂断了电话。
  这个电话里,二人都没有提及武云为什么会醉酒以及醉酒后有什么表现,但黄欣黛明白,张文定肯定是知道了点了什么。她开始后悔了,后悔不应该叫张文定去找武云,可是自己给她打电话,她又不肯接,在随江,自己除了找张文定外,给别人打电话都不合适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