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9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木槿花知道从张文定这儿是什么都问不到了,不过她却对张文定这个人有了一个不算深入的了解,武家大小姐果然有几分眼光,这小子虽然是草根出身,可就凭他这份面对省纪委工作人员却毫不慌乱说话滴水不漏的沉稳,就足以令人刮目相看了。

  三个人交换了个眼神,都觉得在这儿不必要浪费时间了。
  在张文定这儿没有问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这有点出乎木槿花的意料,不过张文定没有举报王本纲这个事情,她还是早有预料的。
  作为省纪委监察三室的主任,木槿花办过的案子并不少,其中也不乏实名举报的情况。但是这一次,她不相信张文定会实名举报,换言之,她觉得有人想搞王本纲,而同时还阴了张文定一把。
  是的,她不用去找随江市纪委确认一下张文定是不是实名举报过江南山,因为她觉得,即使有那个情况,应该也是别人阴了张文定的。
  木槿花能够有这种想法,那是有原因的。
  首先,张文定既然往省纪委寄了实名举报信,如果是怕省纪委泄密遭到打击报复,那么网上的帖子就应该用他张文定的名字去发,而不是只在其中提到一句曾实名举报过随江市城建局局长江南山,那么做,自然不是要引起普通人对他的关注,而是要让省纪委或者说随江官场上的人都对张文定这个名字视若蛇蝎。那么做,对他张文定有什么好处?
  再者,就算网上所说的事情都是真的,以他张文定的能力,又是怎么弄到那些日记的?如果说早有预谋,他跟王本纲有何深仇大恨?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张文定现在是武玲的男朋友,而且还得到了武贤齐的认可,他要干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不跟武贤齐商量,而武贤齐要整治王本纲有的是手段和办法,怎么可能让张文定背上这么个专搞实名举报的恶毒名声?
  看来这个张文定也不是个安分人啊,居然被人搞到这种程度了!
  几个因素综合起来,就促成了木槿花想要看看张文定到底是个什么人的动机。原本以木槿花的身份,就算是搞调查,她也只是坐镇,具体的事情都有下面的人去做,可是这一次,她决定亲自见一见张文定。
  所以,她就来了开发区管委会。
  石盘省纪委有五个纪检监察室,以前是纪检监察一室负责全省范围内的重大案子;监察二室和三室负责省直部门、高校、大型企事业单位;四室和五室分管地方党政班子(含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
  自从这一届省纪委书记上任后,对以上的分工作了一定程度的微调。重大案子交由执法监察室负责,纪检监察一室取代原来三室的分工,而三室加入到四室五室的行列,从四室和五室手中分了几个地市过来。
  除了地级市,还包括地级市下面的区县党政一把手,也归省纪委管。
  区县一级丨党丨委一把手有些是高配副厅的,不过大多数还是跟市里各部门一把手一样为正处级干部,可却又有一点不同,市里各部门的负责人是市管干部,而区县党政一把手是省管干部,所以他们如果犯了什么事情,也是由省纪委负责。

  当然,纪检监察三室是对上述人员的违纪问题进行初核和立案调查,而非审理,他们只管找出问题,而不管怎么处置问题。
  不过,在找问题的时候,他们也要慎重,要用心领会领导的意图。一件案子办到什么程度,找出多少问题,把问题挖多深,这个都不能乱来,都要听领导的。
  王本纲这个案子,木槿花是比较头痛的,因为委领导交待的时候比较含糊,没有定下一个标准。把案子弄成什么样子,完全要凭她自己把握尺度。挖得浅了达不到领导预想的效果,那就是她办事不力;挖得深了扯出一些不能扯出来的东西,那她可就趟了雷了,后果会很严重。
  反正先把王本纲的问题找几个出来,然后再看领导的意图行事吧。
  哼哼,这个王本纲也真是,你要养情人就养情人呗,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可你记什么日记啊!要找靠山保你你就早点找,真要等我查出你有什么大问题的时候,恐怕上面就算是想保你的人也会选择放弃了。
  王本纲已经休假了,不用上班,也不必去武警招待所的房间里呆着,人身还是自由的,但不能离开随江。
  他给他在省里的靠山打了求助电话,当然,在电话里他只是表明自己的清白,没说一句威胁靠山的话,他相信,只要自己手里有靠山的把柄在,靠山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他不敢确信是不是张文定举报了自己,因为他打听到的消息是,江南山惹了张文定,被张文定找省里的关系对市纪委施压,搞了下来;然后他王本纲因为情人的关系想把张文定弄到身边揉捏,被张文定识破,又找省里的关系来搞他。

  若是以往,这种传言王本纲根本就不相信,可是现在事情轮到他自己头上了,他就不免要疑神疑鬼。毕竟,张文定还有个干了好几年市委办主任的亲舅舅,说不定人家就看透了自己的打算呢?
  越乱想,王本纲对张文定就越是恨。
  张文定没心思去管王本纲对自己是恨还是爱,他这时候已经被徐莹一个电话召去了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徐莹当着张文定的面把市委组织部的安排给顶了。

  她的理由不多,只有两条,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工作暂时离不开张文定同志,希望组织部领导能够体谅开发区的难处;再者,张文定上半年的时候才参加了市委党校的春季主体班,现在又去学习,不太合适。
  这两个理由绝对是光明正大并且强悍有力的,而且还隐隐指出了市委组织部工作方面的漏洞——你们安排人去学习前就不能先查一下他是不是才从党校出来的吗?
  才从党校出来又进党校学习也不是不可以,多充电,也是好事嘛。只不过,这么搞的话,终归很别扭,说出去不好听,让人以为组织部做事不讲规矩没个章程。
  市委组织部那边被徐莹这么一顶,不舒服肯定是有的,但由于把张文定加到这一期的交流班里是部长王本纲的主意,而王本纲这时候却又闹出了这么大个事情,眼看着行情大跌就要自身难保,市委组织部里有点人心惶惶,谁也不肯在这时候为王本纲出头来跟开发区斗上一斗。
  当然,市委组织部那边不愿在这时候这个事情上面对开发区施加太多压力,但也没有松口说就把张文定的名字从交流干部名单中剔出来——不管部长大人出现了什么样的状况,组织部这边却还是要维护自己单位的面子的。

  只是,这面子能够维护多长时间,却是很难说了。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市委组织部对这事儿采取的态度很有可能就是不闻不问,最终不了了之,张文定依旧在开发区当他的招商局局长。
  如果王本纲能够挺过这一关,那就有可能会秋后算账,但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更何况,王部长能不能挺过这一关都还两说呢。
  徐莹原本就是准备帮张文定顶了这个事情的,现在省纪委的人一来,她就更有信心了,所以当着张文定的面来了这么一出,不怕他不领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