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5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芳芳的思想激烈的斗争着,要还是放弃?我该怎么抉择?妈妈还在那企求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真的这么卑鄙。
  李镇长并不理睬张绣儿的唠叨,想到她们母女俩臣服于自己身下的样子,李岩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
  李岩为了得到这母女俩,加大了筹码:“只要你们母女俩今天陪我一次,我保证芳芳在工作以后得到城里的户口,如果她的表现好,以后回来我还会给她找一份好工作,银行、税务随便她挑,你们也知道庄市长和我的关系。”
  张绣儿听了张大了嘴,没想到李岩又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她本以为李岩只是看上了她的闺女,没想到现在还把自己拉了进来,多么羞人呀!一想到自己母女俩一块伺候这个男人,她的心就砰砰的直跳。

  芳芳一听李岩又许诺以后给她找一份好工作,本来已经动摇的心一下子就崩溃了,她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她太渴望离开农村了,渴望到很多次在梦中都以为自己在城里上班。
  李镇长看到芳芳同意了,就把目光转向了张绣儿。张绣儿看到李岩的目光转向自己,慌乱的低下了头,“闺女,你真的要答应他呀?这可是你一辈子的事呀。”她低声问芳芳。
  芳芳没有说话,而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张绣儿看到自己的闺女如此坚定的表情,心中绝望了,也就不在坚持。她也知道闺女的心不在乡下,这也许是一个好办法,她无可奈何的跟着点了点头。
  李岩看到母女俩都点头同意了,心中大喜。他走到房门前,把门拉开,望四下里看了看,整个大院已是漆黑一片了........
  过了两天天,各村把名单都送到镇里,李岩一看南坝村的名单果然没有芳芳的名字,他就转过把南坝村的支书留下来,问道:“我看你们村那张绣儿家很困难,你们村上怎么不给考虑一下,是不是光知道收好处了。”
  那支书忙媚笑着说:“那能啊,你不知道,我们村这几个都是很困难的,张绣儿家还要好过点。

  李岩那里相信他的鬼话,就重重的哼了一声说:“回去在研究一下,研究好了再来。”说完他就把那名单给扔了过去。
  那支书一看这情况,知道李镇长一定是让张绣儿家里给下药了,不然就他的毛病,谁不知道,他还会管你困难?不可能。他也不好硬顶,只有先回去,在想办法了,他们村这俩个女孩名额,自己把人家的好处都收了,这吐出来,多难受。
  关键这两个女工家还和自己是亲戚关系,所以这事情还要想想,回去以后他就把这两家亲戚都叫了过来,几个人一合计,大不了晚上请李镇长一顿,在给送点礼,就不相信他姓李的那么正直,谁不知道谁啊。
  晚上在村支书家里,就整了两支鸡,到底是鸡是谁家的,我还没看清,估计不会是他的,然后村支书就约来了李镇长,这小子也是个见了酒,不想走的人物,几个人就把那10多元一瓶的本地酒喝了几瓶,这就是真真的爱酒之人,一点都不挑剔,只要不是自己的酒,来什么喝什么,非常随和。

  一阵推杯换盏过后,村支书就慢慢的把话引到了那招工上去,这两家大人也是一人搞了个小红包,连拉带拽的就一起的塞到了李镇长的兜里,这李镇长也是喝的高兴了,又见人家给送了钱,按以往的惯例,也就不再提换人的事了,至于昨晚上的那娘母两个,他早就丢到爪牙国去了,现在下面不硬了,也就想不起来她们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带上车,把招工名单报到市里去了。
  张绣儿和女儿是在他走后才的到了消息,起初还不相信,后来就听那两家女娃走的人,很显摆的给大家在说,越说越真,张绣儿这才心里发急了,自己娘母两人,连身子都贴进去了,这王八蛋怎么就骗人呢?想想的就伤心起来,母女两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抱头嚎啕大哭。
  你还别说,这一哭就引来了住在旁边的赵老厥,黄老厥是谁?据说是上过抗美援朝的,也是一个村上,乡上领导见了就头疼的人物,他就一个爱好---告状,据说区上的信访办,和市里的信访办,把他都加入了黑名单,只要他一来,马上就派出信访办口才最好的一个人,专门对付他,等闲人不是他的对手。
  每次区上要开个两会啊,或者是上面来领导到县上,乡上检查工作啊,那作为一个乡上的头等大事,就是要先安抚好他,办法很多了,软硬兼施,围追堵截,直到领导离开,警报解除。
  对于赵老厥来说,两会期间和上面来人,是他最美好的时刻,要是很久上面没来人,他就会感觉到一种寂寞,一种发自内心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孤独,大有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感叹……。
  他就住在张绣儿的旁边,两家关系还可以,他也时常的接济一下张绣儿家里,刚才他就在自己的院子里听到了那母女两痛哭,那农村家户人修房,都不注重隔音效果,不要说是她们嚎啕大哭,很多人家晚上夫妻两干点私活,干高兴了,说几句疯话,到了第二天,很可能全村都知道他们说的什么了,所以村上有些人外号叫“使点劲”啊,“实在爽”啊,“射的快”啊,“没有底”啊,这些名字大部分都是从这方面来的。

  赵老厥先还没在意,这倒霉娘们经常哭哭啼啼的,但听听这母女两人,一边哭,一边在后悔的对话,他一下就明白什么事情了。
  他的胸中就燃起了怒火,虽然他不是个党员,但他一直都拿超过党员的标准在严格要求自己,这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管,两会过去几个月了,上面领导也老是不来下乡抓个鸡什么的,他已经很客气,很稳重了这么长时间,今天这事情他是不能放过的。
  他就转到了张绣儿加的院子,这母女两人见来了外人,也就不好在大哭了,一面招呼赵老厥,一边就抽抽搭搭的暗暗抹眼泪。这赵老厥也不绕弯子,直接就说:“那芳芳她娘啊,你们这么大声的,我都听到了,今天我老赵就要给你们做个主,我陪你们找到市上去,到信访办告他***,你们不要怕,信访办我熟的很,去了他们还要给我泡茶呢。”
  这母女两人本来也就是没多少主见的人,又在愤恨中,三言两语的,也就让赵老厥带上了金光灿灿的信访这条康庄大道。赵老厥他们三个人就到了市里,果然这赵老厥非比他人,市信访办一见他老人家亲自来了,立马就是战鼓雷鸣,严阵以待,谝闲聊天的,收起了笑容,抽烟喝茶的,按灭了烟蒂,稍微是信访办里面管点事的头头,都掏出了电话:“奥,,是吗,好好,我就来,你们先稳住,嗯嗯。”

  打着电话,从他们眼前撤退了,这也就是欺负人家乡里人,***,电话都没响,他们接的哪门子电话。
  那信访办下面的虾兵蟹将是不能上班随便跑的,也就只好硬着头皮,上来两个从小调戏良家妇女,日白扯谎面不改色的高手,陪他们练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