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8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多又如何?不过一剑。
  那四个白衣度母瞧见自己的同伴相继惨死,不由得爆发出了巨大的愤怒来,而这愤怒则转化做了凶猛的攻势,朝着我一齐冲了上来。
  而这个时候我终于捕捉到了屈胖三那熊孩子的身影。
  他居然没有与我们一般加入战场,而是选择了腾空而起,去对付那帮到处放暗箭的家伙。
  身后凭空多出一对火焰翅膀的他堪称鸟人一个,而在这一对翅膀的帮助下,手握量天尺的屈胖三成为了那些翼手龙骑手的噩梦,不断有翼手龙簌簌落了下来。
  而那无所不在的暗箭,也变得不再那么多了。

  他凭借着绝对的高机动性,给我们创造出了一个格外良好的发挥空间。
  我在四人向我袭来的那一瞬间,突然间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叙的冲动,那冲动从尾椎骨一直蔓延到了我的天灵盖上。
  同样的场景,仿佛在千年之前就已经上演过了。
  天下群雄,围殴一剑神王。
  世间万物,莫过于一剑。

  唰!
  我挥出了这辈子以来最为辉煌的一剑。
  这一剑因为受限于我个人修为的缘故,并没有如同千年之前的那般璀璨夺目,然而剑光暴起的一瞬间,那四名白衣度母顿时就断成了八截。
  一剑之后的我感觉浑身疲惫无力,下意识地想要坐倒在地。
  而这个时候,那位都达绛玛终于开口说道:“我们不行了,王,你还准备等到什么时候?”
  王?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头一阵狂震,紧接着我瞧见那近乎凝滞的空间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弧,随后化作了一个直径长达十米的黑色圆形截面。

  这圆形截面凭空出现,离地三米,而厚度却近乎于零。
  它几乎是凭空而生,随后从那浓黑如墨的横截面中,有恐怖的气息传递而来。
  除此之外,还有那紊乱不定的空间之力,以及无数震慑人心的兽吼之声,声声入耳。
  那黑色横截面仿佛是连通两个世界的通道,一股恐怖的洪荒之气传递而出,不知道汇聚了多少的恐怖。
  都达绛玛冷然笑道:“我自然知道你们是地表之上的顶尖强者,然而在王的神机妙算,以及吾神强大的法力面前,一切皆是虚妄……啊,你干什么?”
  她自我吹嘘的话语突然间中止了,而原因却是杂毛小道的一剑。
  虚空斩。
  连我都能够明白这巨大的黑色横截面乃跨越空间的传送法门,而那扇门之后的,却是统治了整个茶荏巴错地底世界的王者新摩王,杂毛小道如何能够不知晓呢?
  论战斗经验,他甩了我十几条街。
  而且对于空间力量的把握,杂毛小道绝对比在场的任何一人都强上许多。
  所以就在都达绛玛自以为奸计得逞的一瞬间,杂毛小道以一记虚空斩,葬送了她所有的骄狂。
  轰……
  杂毛小道的这虚空斩,我曾经听陆左提过一句,据说是当初藏区有一位得道高僧虹化之时被邪教截留下来的空间能量,这种能够破开虚空的虹光,最终被某位德高望重的喇嘛寄予于他的剑上。

  这是一种超脱空间的力量,全力以赴之下,甚至能够斩破虚空,抵达另外的世界。
  杂毛小道对于这种力量的把握算不到极致,不过撕裂空间还是能够做到的。
  而空间力量是这世间规则中,仅次于灵魂以及时间的恐怖能量形式,如果是定向传送的话,最在意的就是两个字,稳定。
  杂毛小道一剑而下,斩向了那厚度几乎为零的黑色横截面,引发了巨大的爆炸声。
  在这恐怖的爆炸声中,黑色横截面中传来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却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声音:“卑微的闯入者,你们等着,穷尽摩门教之力,也要将你们从茶荏巴错中找出,让你们灵魂不得安宁,永生永世,沉浸于苦痛之中……”
  这种威胁没有一点儿用处,不过是刷一下存在感而已。
  巨大的爆炸声将场中众人都给震得不断后退,无数人被那能量余波击中,一口老血就喷洒而出。
  我在杂毛小道剑光一出的那一瞬间,便扑到了地上去,利用那几具白衣度母的尸体抵挡住了这风波,而其余人就显得没有那么幸运了,纷纷中招。
  此刻最为痛苦的,估计就是那主持事务的都达绛玛。
  她也是机关算尽,却不曾料到自己的敌人,竟然有这般的强大。

  四个人,再加上一个伤者,不但逃脱了她必杀的陷阱,而且还将她能够调集的、最强大的精锐部队给干得人仰马翻,除此之外,居然连她最后的杀手锏都给破坏了去。
  如果在北方征伐妖魔的新摩王能够杀将而来,一切都将终结。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那黑色横截面被一剑斩破,而且还发生了剧烈的空间爆炸,无数人受伤。
  她这属于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如此,最让她揪心的在于制造出这跨越空间的通道,不知道耗费多少的心神和精力,而被损毁了去,那新摩王必然是受了暗伤。
  这事儿追究起来,她的责任最大。
  这可怎么办?

  不过比起新摩王的责备,眼下的困难才是最焦急的,就在众人一阵人仰马翻,天空之上的翼手龙受到波及,纷纷落下的时候,杂毛小道握着手中长剑,冲向了前面的都达绛玛。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这是最基本的道理,而且最主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五彩补天石就在那都达绛玛的手中。
  唰!

  在那一刻,杂毛小道表现出了当今天下顶尖的剑法水准来,比之我的一剑斩也不遑多让,但凡有敢拦在他面前的,都给一剑斩杀了去。
  如此气势汹汹,势不可挡的样子,让心神大乱的都达绛玛为之骇然,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全然没有了先前的智珠在握。
  然而这个时候,有人拦在了她的身后。
  那人就是刚刚缓过一口气来,从地上爬起来的我。

  手握破败王者之剑,剑刃上面还残留着鲜血,顺着剑刃往下滴落,而我则显得平静无比。
  聚血蛊给了我强大的信心,而这种信心使得我即便面对着这摩门教的二号人物,也没有半分迟疑和恐惧。
  如果是在之前,都达绛玛估计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朝我这边作为突破口,杀出重围,然后逃脱升天。
  但此刻她犹豫了。
  因为我的剑上面的鲜血还在滴,而这鲜血并不是普通人所留下的,而是六位白衣度母。
  这些白衣度母与她的身份无异,唯一的区别在于这些是从新血池中诞生的残次品,而即便如此,这些白衣度母在这十多年来随着她和新摩王南征北战,也拥有了极为强大的战斗力。
  但是此时此刻,却给我在短暂的时间内给斩杀了去。
  而且这不仅仅只是一两个,而是六个。
  面对着六位白衣度母,都达绛玛自信也能够应付,但是这么短时间内将其斩杀了去,这是她也不能够办到的。
  天啊,这都是什么怪物?

  我能够感受到都达绛玛的心情,但是却没有半分的同情。
  日期:2016-06-0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