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8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就明白了,可能自己的猜测有一定的可能性,不过徐莹很明显不喜欢随便讨论市领导,便依了她的意思,闭嘴不说了。

  徐莹又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小子还有几分眼力和悟性,竟然能够往这上面去想。
  她伸手在他脸上摸了摸,又说:“睡吧,别想太多了,你是开发区的干部,市委是掌握大方向的,不会随便干涉开发区的具体工作。就像市委的工作,省委也一般不会干涉嘛。”
  张文定听懂徐莹这话里的意思了,开发区是我徐莹的一亩三分地,别看他王本纲是市委组织部长,但想在开发区动你,那也得我点头才行!退一万步来讲,他就算是要把你调出开发区再整你,你不是跟省委组织部武部长有关系吗?
  上面下面都有人护得住你,他王本纲夹在中间整不了你的!
  “谢谢你,莹姐,睡吧。”张文定对她笑了笑,随手关了灯,眼睛却没有闭上,而是在想,王本纲可能真的不好出面,可是苗玉珊真的是个大麻烦,就算她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可是在背后一个接一个的小手段弄出来,那光恶心都能把人恶心死!
  唉,同样是漂亮女人,苗玉珊怎么就没徐莹这份气度呢?
  苗玉珊没有气度,但却有气!她不止气,她还恨!对张文定一肚子绵绵不绝的恨!
  她恨张文定打了她外甥,她也恨张文定举报了她老公。
  苗玉珊为人高傲气度狭小,但却是个孝顺女儿,对父母的话,基本上是不分对错言听计从。
  她有个比她小一岁半的妹妹,小时候由于家里穷,妹妹便送人了,送得不远,就在邻村,邻村的人基本上姓杜,所以她妹妹也就姓了杜,叫杜秋英,一个很平常化的名字。
  是的,就是送的邻村,这个没什么好稀奇的,那时候没孩子的人想接个孩子来养,都找不到远处的——山里的交通条件就那样。
  从小到大,苗玉珊就一直听着父母念着妹妹,所以从内心深处来讲,她对妹妹也是怀着一份惭愧的——父母是为了养她,也为了再生个弟弟,所以才把妹妹送人的。
  由于相隔得并不远,所以长大后,姐妹俩相认了,相认的时候,姐姐刚参加工作,而妹妹孩子都读书了——妹妹的养父母家也穷,拿了在当时来说足以在整个乡都称得上一大笔钱的彩礼,便将才十五岁的养女给嫁了。
  妹妹带着孩子的情景落在苗玉珊眼里,她不仅悲从中来,当场就落泪了,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妹妹过上好日子。
  她是那么想的,也是那么做的,她甚至把外甥当亲儿子待了,年纪轻轻读书读不来,她硬是跟朱广强打了个招呼,安排外甥去广强集团做了个副总经理。

  她跟妹妹的感情之深,不仅仅只表现在这一方面,她还把情人都拿来跟妹妹分享,经常性的她和妹妹一起跟王本纲在房间探讨生命的真谛,也正是由于这姐妹花的缘故,所以王本纲对她是特别的宠爱。
  如果杜秋英不是文化太低,让很有艺术细胞的王本纲觉得缺少同共语言,说不定他会对这两姐妹一样宠爱。
  当然,宠爱有区别,宠幸是没有区别的。很有艺术细胞的组织部长大人今天就又好好地把这两姐妹宠幸了一回,左拥右抱回味无穷。
  苗玉珊靠着王本纲,娇声道:“王哥,老江这次......”
  “老江的情况很复杂。”王本纲打断苗玉珊的话,看着她道,“这几天,你要沉住气。”
  苗玉珊就知道王本纲这是不肯帮忙了,顿时心里焦急起来,眼圈就有点泛红了。她虽然在外面比较乱,可是毕竟和江南山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还是有的。
  王本纲见到她这伤心的表情,就又把语气松了松,道:“我跟纪委的老秦没怎么打过交道,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不过也听到了些东西,老江这一关不好过啊。”
  苗玉珊就沮丧了,王本纲和市纪委秦书记之间是有矛盾的,这个情况她其实早就知道,只是老公的事情,她真的没处求人了,只能找王本纲。听到他这么说,她心里涌出一股绝望的情绪,在绝望的同时,她就想起了张文定,滔滔恨意涌了出来。
  她听到不少的消息,都说是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张文定实名举报所以才导致了江南山被双规,她懒得分析这个传言的真假,反正是恨上张文定了。所谓空穴不来风,就算他姓张的没实名举报,但自己老公被调查,也肯定跟他有不小的关系。

  想到张文定,她就又跟王本纲撒娇,说有个科级的小局长不仅仅欺负了她外甥,甚至还色眯眯地想打她和她妹妹的主意。
  王本纲顿时大怒:“哼,哪个这么不长眼啊?找死!”
  苗玉珊的外甥、杜秋英的儿子被别人欺负了,王本纲并不在意;江南山被纪委双规了,他也没太大的担心,虽然江南山是他的人,但他并不怕自己被牵连进去。哪一年市里不动几个处级干部?可真正牵扯到副厅头上的,很少很少!再说了,他又没收江南山一分钱,只是搞了人家老婆而已,以他的地位,这种问题,也算问题吗?
  不过那人居然还想打苗玉珊和杜秋英这两姐妹的主意,他就觉得被人削了面子,大为光火。
  在随江市,他可是个核心权力圈子里的人,绝对属于那种跺跺脚地皮都会抖三抖的角色。
  全市一共多少人?市委常委总共才十三个!这个比例只要想一想,就能够明白其份量,更何况还是执掌一市干部升迁大权的组织部长?
  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居然敢打他女人的主意,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跟了王本纲这么多年,苗玉珊对他的性子和脾气还是摸得相当透的,见自己的话果然触碰到了他的逆鳞,顿时张口就把和张文定之间的矛盾简单说了说。
  当然,过程虽然说得简单,也是事情的实际过程,可是她只是把几个侧重点一改,那就成了张文定无理,他们有多无辜了,比如说张文定停车挡道还一言不和就打人......
  当初发生矛盾之后,苗玉珊由于在市里有自己的人脉,再加上事情实在是太小,而她和王本纲的关系也不适合在那个事情上搞得满城风雨,所以她并没有跟王本纲说起过。现在心中的委屈和怒火交集,再加上又是赤诚相对,所以就忍不住了。

  是的,当时的事情太小,尽管她觉得受了委屈,可为那么一点小事而动用王本纲,她觉得有点杀鸡用牛刀了,她一向觉得什么样的事情找什么样的人,堂堂市委常委来管她那么点小事,未免太不把人家市委常委当回事了。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不一样了,她不仅仅只是要解决矛盾争一个面子,而是想踩死张文定,那么动用一下王本纲,自然就理所当然了。
  王本纲只想知道那个科级干部是谁,对于他们之间的矛盾并没有任何兴趣知道。
  王本纲不是一个爱听小事的人,不过,说话的人毕竟是自己最宠爱的情人,而刚才她求自己帮忙自己又没答应她,为了显示自己对她的关心和爱护,他硬是耐着性子听她把矛盾说了一遍。
  听完苗玉珊的话,王本纲眼中愤怒的神色未退,却多了几丝凝重,说话也没有刚才那么不当回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