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8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基本上每次都这样,只要有黄欣黛在场,武云和张文定就会斗上几句,可等到黄欣黛一发话,这二人就都会马上闭嘴。这次也不例外,话题很快就转移了,不开心的不说,尽聊些好玩的事情。
  武云过来本来是要问张文定有关江南山的事情的,可是由于黄欣黛在场,有些话就不怎么好交谈了,所以她也不提有关的话题。虽然她和黄欣黛的关系不错,不过这个事情毕竟是自家的事情,不方便跟外人谈起,这个轻重,她还是分得清的。
  吃完饭,以往这时候张文定就会往徐莹那儿去了,可是今天由于要陪黄欣黛去酒吧,他就想给徐莹打个电话,可是又一想,还是算了,看看从酒吧出来是什么时候吧,如果时间早,再过去,如果时间不早,那就直接回家算了。
  黄欣黛爱去酒吧这个情况他是知道的,而且他还知道,黄欣黛去酒吧只是小喝一会儿,时间一般都不会很长。可是,这不是跟武云在一块儿嘛,谁知道武云一个不爽会不会在酒吧里跟人打架呢?
  万一打架了,那时间可就要耽搁了。

  不过等快到酒吧的时候,黄欣黛突然又提议说唱歌去,她不想去酒吧了。唱歌就唱歌吧,张文定和武云二人对这个提议没一点意见。
  唱歌的时候,只要张文定和黄欣黛合唱了一首,武云就会马上也跟黄欣黛合唱一首,像是跟他争什么似的。
  对于武云这个搞法,张文定很无奈,却也不能说她什么,这么搞了几次,他竟然还觉得这丫头其实挺可爱的,有几分真性情。
  唱歌当然免不了要喝酒,武云的酒量相当大,对着张文定就是一通猛灌。虽然是红酒,可也喝得微微有了丝丝酒意。
  趁着一个黄欣黛去卫生间的时机,武云坐到张文定边上一脸不悦地说:“江南山出事,是不是你往市纪委递了实名举报信?”
  “没有!你听谁说的?”张文定吓了一跳,这玩笑开得大了一点啊!
  实名举报,这可是官场大忌,他怎么可能干这种蠢事?稍微有一点政治智慧的人都不可能那么干,那不是跟自己的政治前程过不去吗?
  不说会不会遭到打击报复,只说你干了这种事情,以后哪个领导还敢用你啊?
  “没有?现在外面都说是你实名举报才让江南山栽了的。”武云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
  “我还没那么蠢!”张文定一脸愤愤然道,“我就算想举报,也要有他的证据才行啊。我以前跟他认都不认识,我有必要针对他吗?这两天是和他老婆是发生了点不愉快,但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你认为我能够弄到他的证据?你太高看我了吧?我真要有那能力,我还干什么招商引资啊,早破案去了。”
  听到他这么说,武云只是翻了翻眼皮,没有接话。

  张文定这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徐莹和石三勇会认定是自己使动了市纪委的人,靠,这冤枉可真的太大了,他觉得自己背不起!
  心里一股火没处可发,他恨恨地说:“真不是我干的,这谣言是从哪儿传出来的?太他妈恶毒了,这是谁跟我过不去啊?要让我知道谁在害我,老子弄死他!”
  这时候,黄欣黛从卫生间出来,这二人也不好再说这个事情了。
  黄欣黛以为这二人又在斗嘴,心里苦笑,却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感叹这两人可真是个冤家,若是张文定没和武玲谈上,说不定时间一长,倒有可能跟武云碰出点火花来。
  对于张文定的话,武云认为应该是真的,她倒不是相信张文定有多聪明,而是认为他没有那个能力在两三天之内就把一个以前不认识的人的违纪情况给调查清楚——是的,正如张文定所言,他跟江南山以前认都不认识,而跟他老婆发生不愉快,也只是两三天之前的事情。
  况且,就算是接到实名举报了又如何?没有大领导点头,纪委敢随随便便查一个正级处的部门负责人吗?
  在卫生间里,武云把张文定所说的情况跟武玲作了个汇报,武玲很快便下了指示,先静观其变,看看张文定自己能不能摆平这个事情。
  由于只是有三个人唱歌,又由于唱得比较早,所以只到夜里十点半,黄欣黛就说要休息了,武云赶紧发话说不要张文定送,她送她。

  张文定心里憋着事情,再说他也知道武云对黄欣黛的紧张程度,便答应了下来,等她们走后,他一上车便给徐莹打了个电话,问她在不在家。
  徐莹回答说在家,张文定说了声马上过去便挂断了电话。他突然很想见到徐莹,不为了跟她解释什么,就是想和她说说话。
  到徐莹家后,张文定才发现,今天晚上不仅仅自己喝了酒,看她的样子,好像还喝得比较多,虽未大醉,但说话却也已经不如平时那么正常了。
  “莹姐,你喝酒了?”张文定关切地问。
  “商务厅葛厅长过来了,喝得有点上头。”徐莹双眼一闭,身子半躺在沙发上道,“本来想晚上请你吃饭的,就因为葛厅长他们过来,所以才中午请你。不过中午也好,你给了我一个惊喜。”
  听到她这么说话,张文定就明白,她这真的是有点醉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一下说这么多,而且前后不搭界呢?
  “莹姐,你以后少喝点,酒多伤身。”张文定叹息一声,靠近了她一些,一把捉住她的手,在她虎口上轻轻捏着。

  徐莹似难受似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眼睛还是微闭着,呢喃了一声:“今天是喝得有点多了,头炸痛。”
  “我给你揉揉。”张文定道,见她没有反对,便轻展猿臂,温柔地将她搂进怀里,伸手在她太阳穴上轻轻地揉着,问,“好些了吗?”
  徐莹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身子往张文定怀里拱了拱,隔了几秒,她突然间说:“你那个事情,可能有人在做文章,你要小心点。刚才喝酒的时候,市政府和市招商局几个人都问起你,你出名了啊。”
  张文定就在心里哼了一声,真***,市政府都有人知道了!
  先前他还绝了跟徐莹解释的念头,可是刚才在KTV里从武云嘴里听到了外面是怎么传江南山那件事情之后,他就觉得有必要把这个事情解释清楚,如果真让徐莹误会了他喜欢搞实名举报,那他以后还混个鸟啊。
  徐莹如果仅仅误会他在市纪委有很硬的关系,那倒无所谓,不仅仅对他的进步不会造成阻碍,相反还有帮助。可是请得动市纪委,和实名举报,这可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了。
  一个事情,不同的角度,往往会产生不同的后果。对于这一点,他太清楚了。
  “莹姐,这个事情我一定要跟你说清楚,江南山被纪委请去喝茶真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完全不知情。我跟他以前认都不认识,我又不会未卜先知,知道要和他老婆发生不愉快所以提前就整他的材料对吧?莹姐,不是有人在拿这个事情做文章,而是有人一门心思要对付我。”张文定语气凝重地说。
  “对付你?”徐莹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白里透红的脸蛋上浮现着一缕不解。
  张文定的话她听明白了,也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可是你就是个副科级的小干部,人家花这么大功夫对付你,图个什么呢?
  干掉一个正级处的局长,就为了坏一下你张文定的名声?这也太夸张太戏剧性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