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7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这是在找女朋友还是女保姆啊?”徐莹咯咯笑道,“你别装得自己像只羔羊似的,你的本性我知道,攻击性特别强,实际上是一匹狼,你不需要女人照顾你,你应该是那种很会照顾女人的男人。”
  “你这是算夸我还是损我啊?”张文定一脸苦相道,“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我就是一条披着羊皮的狼似的。”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披着羊皮的狼,呵呵呵,形容得真好,很贴切。”徐莹点点头,很认真地说。
  张文定就苦笑着不说话了,这糊里糊涂的,自己就成了披着羊皮的狼了,自己没那么狠的狼性吧。
  徐莹的想法跟张文定可不一样,她觉得张文定就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平日里很温顺,可一到关键时刻,那绝对够狠心够大胆,在自己上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之初,他就敢把自己给办了,现在就因为和苗玉珊发生了点不愉快,居然直接把苗玉珊的老公江南山给掀翻了。
  这不是披着羊皮的狼,那是什么呢?
  这时候,钢琴声有了一个短暂的停顿,而一个服务生也正好经过他们这边,张文定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伸手招过服务生问:“你们这儿钢琴可以点曲子吧?”
  服务生在心里把他鄙视了一番,礼貌地回答可以。
  张文定就面带微笑,取出钱包,抽出五张百元钞递向他,说:“我点一曲,呃,就那个很出名的,《披着羊皮的狼》。”
  服务生的微笑就这么僵在了脸上,准备接钱的手也僵住了,靠,这是吃西餐不是酒吧好不好?
  “没听过?就是刀郎唱的那个,谭校长也唱过。”张文定上下打量了一番服务生道。

  服务生赶紧道:“听过,听过。不过......”
  “不过什么?”张文定自己知道自己点的曲子有点怪异,他脸一沉,眉头一挑,不让服务生说出什么理由,紧接着道,“赶紧去!唔,等一下。”
  说着,他又抽出五百块,递了过去,道:“再来一曲《狼爱上羊》,要快!”
  这个话说完,他也不再看服务生,钱直接就放在了台面上。
  不得不说,张文定虽然只是个副科级的小局长,但刚才那脸一冷声音略有提高的气势一做出来,居然有那么点小小的官威了,虽然还达不到高官们那种王八之气四射的强烈程序,可震住这个服务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服务生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却是没敢再解释什么,心中大骂这人没品味,典型的暴发户,看他那人模狗样的,还披着羊皮的狼呢,披着虎皮的狗还差不多!不过心里对张文定看不起归看不起,他也见过不少过来吃西餐却把这儿当中餐厅使的人,所以还能够保持见怪不怪的沉稳,拿起钱客气了一声,便走了。
  弹钢琴的会不会弹这两首关他鸟事啊,他只负责把话传到。
  与张文定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相比,徐莹这会儿可就相当不自在了,刚才还夸这小子来着,转眼他就弄了这么一出,还声音不小呢!可真够丢人的!

  看到周围座位上的人都往这儿看过来,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张文定看着徐莹那快要吃人的目光,丝毫没有做错事的觉悟,一脸真诚地说:“莹姐,你请我吃饭,我请你听音乐。点两首曲子送给你,聊表我的心意,不指望一下就打动你的芳心,但希望你能够记得这次特别的午餐,记得我对你的一片真心。”
  “你故意的吧?”徐莹瞪了张文定一眼,尽管觉得被他这一手弄得无地自容,可也有些小开心,这小子还真有点特别,这顿午餐,就因为这么个插曲,自己就算是想忘,那肯定也没法忘记得了。
  张文定自然明白她说的故意是什么意思,他不承认也不否认,继续一本正经道:“你说我是披着羊皮的狼,可我这只狼,却会爱上你这只羊。”

  “我才不是羊。”徐莹没好气地说,脸上却露出了几分小女儿态。
  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只赤罗的羔羊!张文定心里冒出这么一句,嘴上却说:“嗯嗯嗯,你不是羊,你不是羊。你是一碗汤,温暖我的胃,抚平我的伤,你让我寂寞的心,温柔荡漾。”
  徐莹倒是没料到他居然会说出这么几句不知道是硬憋还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话来,笑道:“你这张嘴呀,不知道哄了多少女孩子。”
  张文定道:“你不是女孩子,你是女人。”

  徐莹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有许多温柔。
  几句话下来,刚才因为点曲子而引起的尴尬便消散于无形,徐莹就觉得张文定这家伙不仅仅胆子大手段狠,而且还脸皮特别厚。
  钢琴曲调转换得相当自然,在不知不觉中,一曲《披着羊皮的狼》便已奏响。琴师技艺相当不俗,原本一首透着几分苍桑还略带点粗犷的歌,从琴键中流淌而出的时候,居然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仿佛让人感受到了一场无奈的爱恋,在将要绝望的时候,却又总是透出希望。
  一曲终了,还没等惊讶的人们来得及赞叹或是叹息,《狼爱上羊》便已经响起,这一曲,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单独的一曲,而是紧接着上面的感觉,把那个绝望中的希望延续开来,并且渐渐加强,让希望演变成现实,将一段爱情完美的展示出来,就在人们以为这个爱情故事有一个完美结局的时候,曲调一转,悲凉绝望的情绪便铺天盖地而来,在最猛烈时嘎然而止。
  “真的想不到,这两首歌在钢琴上还能表现出这种意境来。”徐莹赞叹了一句,微笑看着张文定道,“文定啊,有你的!”
  张文定原本只是想弄个特别点的事情,却没料到居然会有这个效果,顿时有几分不好意思地说:“不关我的事,是这个钢琴弹得太好了。莹姐,今天这顿饭很浪漫吧?”
  “一说出来就不浪漫了。”徐莹翻了个白眼,哼哼着道。
  “那我再制造个浪漫去。”张文定道。

  “可别。”徐莹赶紧道,生怕他又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想法,阻止道,“吃好了没?吃好了咱们就走,回去休息一下,下午还要上班呢。”
  她可不想再像刚才那样成为周围人们的焦点了。
  领导这么说了,张文定就算是没吃饱,也只能说吃好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张文定很意外接到黄欣黛的电话,说要请他吃晚饭,问他有没有时间。

  暗恋是最难忘的。
  对于黄欣黛,张文定的感情那是热烈而真挚的,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接到这个电话,心里别提多高兴,就算是没时间也要挤出时间,赶紧答应下来,并且说自己请她吃饭。
  再次见到黄欣黛,张文定就发现岁月这个东西在她身上显示不出什么威力来。还记得在大学她给自己当老师的时候就是现在这副面容,几年过去了,一点都没变,只是气质比那时候更令人动心。
  黄欣黛这次没有要保镖跟着,而是叫张文定去她公司接她。
  从开发区往市区的路上,黄欣黛不时侧头看一看张文定,每看一次,就会微微笑一下,仿佛他脸上有花儿一样。

  这个情况弄得张文定有点心里不安,就问:“黄老师,我脸上没什么东西吧?”
  “没。”黄欣黛老老实实简简单单地回答。
  张文定道:“那你笑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