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7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电话的人是武仙区公丨安丨局副局长石三勇,电话一接通,石三勇就大着嗓门道:“老弟,回来了你得罚酒啊,居然消遣到我头上了。算你小子狠。”
  张文定听到他这么一通话,心里郁闷,该不会徐莹的消息有误,江南山没被双规吧?
  他看了徐莹一眼,还没想好怎么回答的时候,石三勇的话又来了:“你小子深藏不露啊,市纪委你都使得动,市政法委你关系怎么样?也帮老哥我说几句话,让我动一动嘛。”
  靠,要不是在吃西餐,张文定都极有可能会骂人了,早上的时候徐莹说是他使动了市纪委,现在石三勇又说这样的话,这是怎么回事啊?
  “三哥,我都糊涂了,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没听懂。”张文定苦笑一声道。
  “装,你小子就跟我装吧!”石三勇的大笑声传了过来,“行了,领导还在里面等着呢,我得去敬酒了。你把酒准备好,回来后你自己看着办。就这样,啊。”
  说完,他也不等张文定说话,很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石三勇打听到的消息,说是江南山的老婆得罪了开发区一个什么人,不仅仅动用江南山的力量去公报私仇,而且还想动用纪委去搞人家,把人逼急了,所以人家反过来借纪委之手来搞江南山了。
  这个情况跟张文定先前在电话里说的事情一联系起来,石三勇就火大了,张文定那小子在玩他呢,明着是想从他那儿探消息,实际上应该是炫耀吧?
  然而转念一想,张文定能够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那他背后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背景?呃,他能够跟自己炫耀,证明没把自己当外人嘛,这有什么值得生气的?这是好事啊,跟这么一个年轻人把关系处好,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求到他帮忙。
  出于这样的心理,所以他才跟张文定打这么一个电话说这么一番言语。

  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张文定郁闷不已,想问的事情没问到,却换来个更大的疑问。他觉得,这个事情很不正常,自己有可能被人当枪使了,并且他有种预感,现在自己面前可能有个极大的陷阱,可自己却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
  看了看徐莹,他很想问一下有关江南山的事情,可还是忍住了。
  徐莹注意到了张文定的欲言又止,便说:“怎么了?”
  张文定歪歪嘴道:“还不就是江南山那事儿,唉。”
  “叹什么气啊,你应该高兴才对。”徐莹笑着说,“堂堂一个正处级的重要部门的一把手,就这么被你......呵呵,想想都替他冤。”
  “他有什么好冤的?”张文定心里不爽,想解释那事儿真不是自己干的可又解释不清楚,一股邪火就都冲着江南山而去了,哼哼着道,“他那是自作自受。不说别的,就批评咱们开发区那事儿,他就做得特别不地道。相当无耻!怎么说他也在开发区干过一把手啊,一点都不念香火情。纪委请喝茶都便宜他了,照我看啊,就应该直接交检察院。”
  听到这个话,徐莹心里也对江南山有几分火气。

  她当然知道江南山是开发区管委会的上上届主任,所以她对江南山的举动,一开始就没有想到会是私怨,而只以为江南山是被哪个市领导逼着这么干的。毕竟,江南山现在是城建局的一把手,以前也是开发区的一把手,他这么揭开发区的短,就不怕揭到他自己头上去吗?
  开发区在他江南山当老大的时候,同样也没按规划来!
  然而事实却是,江南山居然只是为了一泄私愤,不管不顾了!徐莹都不知道这人还有没有一点政治智慧,他到底是怎么样走到正处级的领导岗位上的啊?像这种猪脑子,怎么就没被人阴死个十次八回的?
  不过,生气归生气,现在人家人都去纪委喝茶了,她也就大度的不和他一般计较了,笑着道:“什么事情都是要讲个程序的,哪儿能想当然?”
  张文定就苦笑了一声,心里对江南山和苗玉珊这两口子那真是恨得不行了。妈的,自己这是犯了什么运啊,这样子也能被人当枪使!希望这个事情能够到此为止,不要再出什么乱子了,自己区区一个副科级的小干部,小胳膊小腿的,经不起折腾啊。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他不知道,江南山事件只是一个开始,后面还有更大更凶险的情况正等着他。
  “呵呵,程序不程序的......”张文定冷笑了一声,然后表情一下又变得轻松起来,举起杯道,“不说了,又不关我的事。来,莹姐,我敬你。”
  徐莹笑着跟他碰了碰,没说话。
  喝了一口酒,张文定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说得有点不对劲,这是吃西餐喝红酒呢,什么我敬你你敬我,听上去像坐围桌斗酒似的。
  徐莹放下酒杯,看了他两秒,忽然道:“文定,以后做什么事,怎么做你自己决定,但还是要考虑影响,不要太高调。”
  张文定一个时候还没反应过来,不明白她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话来了,最近自己好像一直都很低调的啊。不过转瞬间,他就想到了徐莹指的是什么,刚才自己和石三勇之间通电话说的是江南山被双规的事情,她肯定以为自己干了点事儿之后张狂过度,怕自己得意忘形,所以在这时候泼一瓢冷水过来。
  想到这个,张文定就觉得万分无奈又特别冤枉,但又有几分感激和感动,徐莹是误会了自己,可是她也是关心自己啊,要不然,她吃多了撑的说这种令人不喜的话?在关心的同时,她这也是在向自己传授混官场的经验啊。
  想到自己就这么被人误会了,并且还根本没法解释得清楚,如果这时候自己跟徐莹说那事儿不是自己做的,就有点不尊重领导了——怎么,我教你怎么做人怎么做事,你还心里不舒服想跟我顶牛了?
  所以,尽管被冤枉得够呛,可张文定还是一脸受教的样子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莹姐。”
  徐莹就笑了笑道:“你的能力很强,悟性也不错,以后的路还很长,只要再稳重一点,发展的潜力很大。当然了,年轻人嘛,有冲劲有干劲,这也是一个优势。”

  张文定呵呵笑道:“莹姐,你再夸我,我就要飘起来了。”
  徐莹道:“在这儿飘一飘不要紧,飘不高。”
  张文定嘿嘿笑了起来:“飘不高也不能飘,真要飘了,你又会批评我,在你面前,我要保持稳重。莹姐,是不是我一直这么稳重下去,你就会慢慢地喜欢我?”
  “你呀,你现在嘴也学贫了。”徐莹摇头笑道,“你这么能干,又听话,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呀。”
  “我说的是那种喜欢,是爱上我。”张文定直视着她的眼睛道。
  “呵呵......”徐莹轻轻笑了笑,没像以往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很快岔开,而是稍作停顿,便顺着张文定的话题展开了,“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我比你大好几岁呢。”
  我现在名义上的女朋友比你还大几岁呢。张文定在心里哼哼了一声,嘴上却说:“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大几岁好啊,更懂得照顾人,也更会疼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