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4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局长很胆怯的看了一眼庄峰说:“问题是厂子被收购后,他们都算是下岗,离职员工,等新厂成立后,他们按合同制的返聘回来,这里面就有一个遣返费用的问题,他们感觉卖一千万和两千万,期间的补偿是不一样的,少了一半。”

  庄峰拧着眉头,端起了茶杯,大口喝了一口,这倒是真的,政府不可能给他们额外增加买断的费用了,所有钱都在那一千万中,但是过去他们怎么就没闹啊。
  他问马局长:“原来你们不是谈的好好的吗?怎么工人突然今天又不同意了?”
  马局长说:“本来说的挺好,给他们发一点买断钱,然后等新厂启动之后,他们所有人都可以重新回来上班的,他们是不能有意见啊,但是........”
  “吞吞吐吐的,说啊,但是什么?”庄峰有点急躁的说。
  “但是昨天华市长讲话的时候,一不小心说了一句机床厂的资产是两千五百万的话,这一下就让这些职工动心眼了。”

  “什么?华市长说机床厂是两千五百万资产,他乱说什么?怎么昨天我还问你,你说会议开的很正常,华子建也没什么异动?”
  “当时大家都没注意,华市长估计也是随口乱说的。”
  “随口乱说?你啊你,难道华子建就不是处心积虑故意说吗?”
  “我看不像啊,他还说了好多赞成收购的话,在一个,他从来没有过问我收购的价格,估计他就是听什么人说了个数字,一讲话就冒出来了。”

  庄峰也吃不准了,听马局长的意思,好像这也不是华子建有意而为,再说了,他才来几天,哪能就一眼看出其中的猫腻来,只是这件事情现在闹成这个局面,下面该如何收拾呢?
  庄峰低头思索起来。
  这个时候华子建也在思索着怎么回答冀良青的问话,十分钟之前冀良青让秘书给华子建打了个电话,让他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
  华子建接到电话之后很快的就到了冀良青书记的办公室,他不知道冀良青找他有什么事情,不过新屏市的一哥找自己,那是一定不能耽误的。
  华子建没有想到的是,他刚走进冀良青的办公室,人还没坐定,秘书的水还没有泡好,冀良青就说:“你华子建同志啊,你什么事情都没了解清楚,就乱放炮。”
  华子建张口结舌,不知道冀良青说的是什么意思。
  冀良青看着华子建这个无辜的表情,挥挥手,让秘书离开之后,又说:“你到机床厂去乱放的什么炮,现在机床厂的职工把客商打了,车也砸了,收购也谈不下去了,你说说,你该怎么承当这个责任。”
  华子建是不知道机床厂的事情的,他在新屏市的消息相对于冀良青和庄峰他们几个来说,应该算很闭塞的了,但这个消息没有引起华子建太大的惊慌,似乎一切都在他的设想之内,不过是来的太快,太猛了一点。
  华子建说:“机床厂怎么了?我昨天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啊,我放什么炮了?”

  冀良青很认真的看着华子建的表情,从他脸上想要看出一点隐藏在背后的东西来,但冀良青下意思的微微摇了一下头,看不出来,这个华子建很难让人判定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冀良青也要仔细的研判一下华子建的心态,上次华子建稀里糊涂的拿下了自己的一个人,对这冀良青是有意见的,也是心里不舒服的,但鉴于华子建初来咋到,未必知道机床厂的那个厂长是自己的人,所以冀良青就忍住了,没有给华子建发飙,想在观察一下,看看这个华子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应该说他不至于这么快就让庄峰拉过去吧?
  而今天机床厂出现的这件事情,冀良青从心底是高兴的,他不怕机床厂乱,乱了就更是说明过去那个厂长还是有点作用的,也证明了自己没有一错到底,难道不是吗?将来自己是要找机会说道说道,为什么那个厂长一走,机床厂就出了乱子。
  更让冀良青感到有趣的是,这次的事情又是和这个什么都不清楚的华子建挂上了关系,这太有意思了,他帮了一下庄峰,反过来又给庄峰搞出了一个乱子。
  对机床厂的收购冀良青过去没有过于关注,一个破厂,如果不是过去那厂长经常到自己家里走动走动,自己真还很难想起它,新屏市差是差一些,可是再差也有很多比机床厂更值得关注的企业。
  冀良青站起来,走到了华子建坐的这个沙发的对面,一屁股坐了下去,把那个看着挺宽大的沙发全部就填满了,他在近距离的看着华子建说:“难道不是你乱放炮吗,人家谈的好好的收购,你一下给人家冒了个两千多万出来,你说下,你不是在捣乱是什么?你还好意思说你没乱放炮?”
  华子建很惊讶的站了起来,愣了愣,又坐了下来说:“但是,但是我看过机床厂的资料啊,过去不是一直都说的的两千多万资产吗?我不知道他们现在谈的是多少,我还以为就那个数字呢?”
  “过去一直是两千多万?怎么刚才福建的客商说他们谈的一千万呢?”冀良青有点惊讶起来。
  “一千万?怎么可能啊,我看一个月之前他们谈的还是两千多万?莫非机床厂最近转让过资产?要是这样那我就错了,请书记批评。”华子建惊讶的说。
  这反倒让冀良青一下子沉默了,这些年在官场之中的摸爬滚打让他具备和超越了很多人的智慧,华子建无意的表白,在冀良青的眼里就不是那么单纯的一件事情了,他擅长拨开表象看实质,更擅长联想和推断。
  显然的,最近一个月机床厂不应该发生什么巨大的变化,如果是那样,过去那个厂长不会不在自己面前来显摆显摆的,既然没有资产上的大变化,这机床厂的收购价格又怎么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差异?
  看来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了,原来那个厂长不过是有的人想要扫除的障碍,而他们的目的,那就直指收购。
  想通了这些问题,冀良青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个华子建啊,误打误撞,还真给了自己一次发威的机会,自己要好好的露一把,不仅要挽回国家的损失,还要让有的人付出一次代价,让他明白,我冀良青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招惹的。
  冀良青说:“你确定在一月前机床厂的资产还是两千多万?”
  华子建很认真的说:“我确定,在我去机床厂之前,我也怕自己讲错话,所以专门还看了看相关资料的,但,唉,没想到,还是讲错话,给市里带来了麻烦,影响了企业的工作。”
  冀良青不置可否的说:“奥,谁都不能永远保证不说错话。”

  “是啊,是啊,早知道我昨天就不过去了。”
  “看你说的,你是分管工业口的,你不过去怎么办?行了,这件事情先这样,你先回去吧?”
  华子建很负疚的站起来,想要在为自己分辨几句,但看着冀良青深思的表情,他就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轻脚轻手的离开了冀良青的办公室。
  而冀良青在沉思了好一会之后,才站起来,拿起电话,对秘书说:“给我调来所有关于机床厂收购的资料。”

  说完压上电话,冷冷的看了一眼政府那个方向,鼻子里哼了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