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4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悶坐了一会,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华子建:“算了,我们不说这些话题了,太沉重了,我感谢你今天能陪我出来坐坐,我以茶代酒表示感谢怎么样?”
  华子建和她用杯子碰了一下,说道:“感谢就用不着了,以后......。”
  刚说到这里,华子建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电话中就传来了一个让他难以忘记的声音:“子建,我刚到新屏市,你在那里?”
  华子建的睁大了眼睛,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电话,她怎么到新屏市来了?华子建不得不离开了,他没有告诉凤梦涵这是谁的电话,他只是说:“我要赶回酒店,今天不能陪你喝茶聊天了。”
  华子建走的很急,而凤梦涵已经敏锐的感觉到,来的人一定是个女的,她会是谁呢?是华子建的妻子?还是华子建的情人?
  一想到可能会是华子建的情人,凤梦涵的心就一下子好像失去了血液一样寒冷了起来,她没有随华子建一起离开茶楼,她在想:我该怎样抹去你在我脑海里的浮影,又该怎样用我惆怅的文字去书写你的过去?今天我会漫无目的地独自一人漫步在街头,回想起和你在一起的记忆,却总是在不经意间触痛我心中的殇。
  华子建在竹林宾馆的门口就看到了安子若那嚣张的宝马了,华子建是没有想到安子若回来,两人自从在柳林市那个夜晚分手之后,再也没有通过电话,华子建是希望自己,也希望安子若就这样忘掉过去。
  对一种毫无希望的执着,华子建本来是不赞成的,安子若应该有她自己美好的生活,她的生活绝不能依附在对自己的等待中,自己并不能给她任何有用的承诺。
  安子若也借着大门口那炫丽的灯光看到了华子建,她打开了车门,没有下来,伸出了半个身子,说:“华子建,你躲不掉的,我找来了。”

  走近了,华子建就看到了安子若,她还是那样的美丽,但美丽中又夹带着一种飘渺的忧伤,华子建也知道,安子若这个忧伤一定是因为自己,她一定在为自己的降职和调离在伤心。
  安子若身着及膝裙装配裤袜、外罩黑色风衣、搭浅蓝色围巾;乌黑的发型一如过往,额前秀发梳得干干净净并盘起来;以往常戴的大耳环,这次换成看似单颗珍珠耳环,毛料外套上别着胸针和一个漂亮的配件,显得非常端庄、大方。
  华子建一面走过来,一面说:“我躲什么啊,我又不欠你的钱。”
  安子若说:“上车,我要带着你飙一次车。”

  华子建笑了笑:“算了,我怕,吃过饭了没有?我先给你安排吃饭和住宿的地方,这个时候你肯定是回不去柳林市了。”
  “我路上吃过了,住宿过后在说,你上车。”安子若的语气很坚定,让华子建没有在争辩的余地。
  华子建摇下头,就转到了后面,坐了上去,就算是两个人,华子建还是习惯坐在后面。
  安子若邹了下眉头,但也没有说话,启动了宝马,车在新屏市的夜色中冲了出去,华子建有点诧异的问:“你开这么快做什么,你熟悉路况吗?”
  安子若说:“管他呢,走哪算哪。”
  华子建就无语了,那就走吧,好歹是两个大活人,总不会走丢的。
  车就在黑夜里漫无目的的奔驰着,华子建看看前面开车的安子若,感觉她开的还是很认真的,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疯狂,华子建也就不在担心。
  一路上安子若都没有说话,车开出了城区,继续跑了一会,就到了山根下,前面是一片湖水,在月色的映照下,闪动着粼粼的波光。
  车就在湖边停住了,安子若关掉了发动机,半侧着身子,转向后面看着华子建说:“江可蕊还在误会我?”
  华子建没想到安子若怎么见面说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来:“没有啊,过去是有一定,但现在我不是调到新屏市了吗,她也就不担心了。”
  安子若说:“那她为什么要到北京,不陪着你来新屏市?”
  “你....谁说的啊,她肯定要过来的,但是你也知道,调动总......”华子建有点支支吾吾的。

  安子若打断了华子建的话,很不客气的说:“华子建,我们能不自欺欺人好不好?你以为就别人都没有消息渠道,你不知道我在省城有很多朋友?”
  这话让华子建有点难受,他也感觉到了这点,在别人每次说到江可蕊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总要很心虚的反复辩解?好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安子若:“怎么?不编了?哼!”
  华子建:“编什么啊,我没编。”

  安子若:“是不是还是因为我?不然你们怎么会这样?”
  华子建不想和安子若来讨论这个问题,他摁动了一下窗户玻璃的开关,把车窗打开了一条小缝,让春夜的微风吹了进来,他也没有回答安子若这个问题,华子建觉得回答什么都是多余的,说真话?那会让安子若感到更为内疚。
  说假话?那太累,面对安子若,也实在没有那个必要。
  华子建习惯性地用手掏了下裤袋,取出香烟,弹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又找出打火机,“叭”的打着,火焰在夜色里异常的炫目,就在他把打火机凑近嘴边准备点烟时,他的手又停在了半空中,他愣了一会儿,轻轻地摇了摇头,熄灭了打火机,把烟从嘴里抽出来塞回香烟盒里。
  安子若说:“你想抽就抽吧?”
  华子建说:“算了,我还是下去抽。”
  华子建就准备打开车门到下面去,这个时候,安子若突然拉住了华子建的胳膊,爬向后座,她坐在了华子建的身边,华子建也被她拉住,动弹不得,在夜色中,华子建就看到了安子若那发亮的一双眼睛。
  她靠了过来,一把拥抱住了华子建,华子建就听到她嘴里重复着说:“我来补偿你,我要补偿你。”
  华子建刚要说话,他的嘴就被安子若用嘴堵上了,静默,唯有此刻。
  安子若眼中有了泪珠,是她的,在双眸里欲落而下,鼻翼轻微的有些许抽动,华子建只是感受到有两片柔软的嘴唇在自己的嘴唇上磨蹭,没有更加深入,只是轻轻的压在自己唇上。
  一息尚存的理智在告诉华子建,不要碰她,不要碰她,她象个装饰圣诞树的玻璃小天使,轻轻一碰就会碎,自己不要伤害她。
  但很多的事情不是谁想怎么样就能控制住,

  安子若揽住华子建的腰,把他拉向自己,俩人紧贴在一起.
  安子若一动不动,只是用一双充满期待的大眼睛注视着他。她的脸上显露出了某种力量,而这股力量又眼看着把华子建额头上渗透出来的汗凝成珠,从他脸上快速滑落,如同窗外湖边的波涛一样有节奏的向他逼来,他窘迫起来,感到脑袋要炸开了,感受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湖泊里的水在轻柔的拍打着湖边水草,汽车在草丛中上下颤抖着,阵阵的呻~吟声连同风声,一起飘向湖水的深处……。
  黎明来临,在远方泛着一线白光,车窗被一层雾蒙蒙的热气遮盖,将他们与外面的世界隔开,他们的身体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一动不动沉醉在刚才的幸福之中。
  华子建浑身象铅一样沉,他不敢碰她了,一种无名的强烈的犯罪感而自责,同时又因为这份意外的欣喜而发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