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7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句实在话,像随江开发区这种副处级的开发区,纪工委书记除在了党工委会议上有一票之外,对于纪检工作方面,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一般也就起一个上传下达的作用,就算是管委会一把手同意对某个部门的负责人采取措施,往往会也由市纪委出面实施行动,而不是纪工委自己出面就把谁谁谁给办了。
  当然,有些强势的有个性的纪工委书记硬要表现出自己强硬的手段,过一把纪检干部双规别人的瘾,也不是不可以。
  很显然,随江开发区的纪工委书记是没那么强势和有个性的。不过,既然有了纪工委书记这个职务,那该走的过场还是免不了的。
  市纪委收到的有关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张文定的检举信共有七封,都是昨天收到的,有检举张文定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借招待投资商之名虚报发票大肆敛财的,有检举张文定在招商引资过程中收受投资商贿赂损害地方利益的,还有检举张文定对投资商吃拿卡要的,更有检举张文定对投资商索要性服务的。
  其中有一封检举信里还特别提到了张文定的座驾为一台奥迪Q7,并且配有照片。

  市纪委接到这些举报信之后非常重视,要求开发区纪工委彻查此事。
  在汇报的最后,龚玉胜特别提到,这些检举信都是匿名的。
  听完龚玉胜的汇报,徐莹脸色就相当难看了,她没感叹什么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而是觉得有人在针对她!先是城建局那边对开发区横挑鼻子竖挑眼,紧接着市纪委就蠢蠢欲动了,目标就是她徐莹的得力干将张文定!
  匿名检举,一般都不会有人理会,只有实名举报,才规定必须要调查。
  可现在,七封匿名检举信,市纪委就要查她手下的得力干将,这让她火冒三丈。
  哼,这是市里有人还不甘心,想给自己难堪呢。市纪委一年能够收到多少检举信?恐怕用麻袋装都不知道要装多少吧?怎么没见他们都去调查?

  区区几封别有用心破绽百出的匿名信,而且是同一时间收到的,并且一收到就雷厉风行直接要求开发区纪工委彻查,这不是针对是什么?
  这个事情,肯定是有人使动了市纪委内部的人,要不然不可能有这么迅速。但是,市纪委的人恐怕也觉得这个举报的可信度不高,或者只是想恶心一下人,所以他们自己根本不动,而是转给开发区纪工委,进可攻退可守。
  当然,对付开发区一个副科级的小局长,如果市纪委一下子就直接展开行动,那未免也太小题大作,吃相太难看了——真当开发区纪工委是摆设不成?
  上级机关了不起啊,干工作还是要讲个程序的。等到开发区纪工委自纠自查的结果有漏洞之后,市纪委再出面,那就名正言顺了。

  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徐莹只一瞬间就想了许多,她看着龚玉胜,语调缓慢地说:“龚书记啊,小张是个有能力有志向的同志,他或许年轻冲动了点,但大是大非是分得清的,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啊,他为我们开发区做了多大的贡献?人红是非多,有些人就是眼皮子浅。扑风捉影、无中生有、造谣中伤......像小张这样的干部我是信任的,还彻查,彻查什么?我看需要彻查的那些告黑状的小人......”

  洋洋洒洒一席话,徐莹对张文定的爱护展露无疑,很强硬地表了态,要保护好这个同志,不允许查。
  一般的领导,就算是维护心腹下属,也很少有这么直接说话的。
  但徐莹这次就是坚定了决心,张文定才帮了她那么大一个忙,如果连这么点小事她都不挡下来,那也太没点领导的担待了。当然,她也是对张文定太有信心了,所以才这么说。
  她知道张文定连省委组织部长都请得动,而且人家开的那台车可是省委组织部长的宝贝女儿借给他的,有这么一尊大神在上面罩着,市纪委动得了张文定?

  一帮不知死活的蠢材,要不是不想让你们知道张文定太多的情况,我巴不得你们下死力气去查,看最后武部长出面了你们怎么收场!
  龚玉胜脸上肌肉跳了跳,坐蜡了。
  市纪委要开发区纪工委彻查,徐莹又不准查,他夹在中间两头受气,却又两边的话都要听,不得已,只好一脸为难地说:“主任,这个,那市纪委那边?”
  “市纪委那边我去沟通。”徐莹冷着脸道。
  龚玉胜长舒了一口气,点点头道:“那行。”

  徐莹就又说:“我看,出于对组织和人民负责的态度,你还是找小张谈个话。年轻人嘛,思想教育不能放松。啊?”
  龚玉胜道:“嗯,我对小张的为人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不过谈个话也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我们不能放过任何害群之马,但也不能冤枉了任何一个好同志,不能让我们的同志流汗又流泪。”
  一个纪工委书记,能够在事情还没展开调查的时候就对被调查对象予以肯定,这是很难得的。徐莹对龚玉胜的态度很满意,脸上这才有了一丝笑意。
  张文定被龚玉胜叫去谈话,得知有人检举自己,并且市纪委都惊动了,他不由得怒火中烧,情绪激动地说了几句,然后又气乎乎地表示自己完全可以马上停职,接受组织上的任何调查。
  龚玉胜自然又是一番安抚,说徐主任和自己都是相信他的,叫他不要闹情绪,不要有任何思想包袱,安安心心地把工作做好。
  安抚之后,龚玉胜又把检举信的事情稍稍透露了一点,暗示他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要他自己想办法从根子上解决问题。
  从龚玉胜办公室出来,张文定憋着一肚子邪火。

  他不用去找人探消息,第一感觉就是苗玉珊在使坏,自己刚和苗玉珊发生了矛盾就出这样的事情,不是那个睚眦必报的苗玉珊所为还能有谁?一般人使不动市纪委,而使得动的人也不屑跟他这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一般见识。
  他在心里恨恨地想,真是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啊!
  知道了得罪的是什么人,可张文定却没法从根子是解决问题,他总不能跟苗玉珊去道歉吧?哼,通过纪委来查我?来查吧,看你能够查出什么!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别说市纪委,就是省纪委甚至zhong纪委来了老子也不怕!
  虽然自己对自己说不怕,但张文定心里还是有点七上八下,毕竟,在体制内混,谁也不愿意自己被纪委给注意到。他给邓经纬打了个电话,把苗玉珊骂了几句,又问了些有关苗玉珊的情况。
  日期:2016-10-22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