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7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中强本不想管这烂事儿,可是却也不能任由这事儿再扩大下去。他不仅仅是文锦区公丨安丨分局的局长,也是文锦区的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个事情背后有可能牵涉到市里两大常委,他不得不出面把这事儿解决,要不然倒霉的就是他牛中强。
  公丨安丨分局的局长驾临,苗玉珊还是不怎么给面子,一定要严惩张文定,因为张文定扇了她外甥两个耳光,这比打断她外甥一条腿还让她火冒三丈——她知道想动邓经纬难度太大,便要把张文定往死里整。
  然而牛中强不是笨人,他从张文定的年龄和职务中就明白这个年轻人恐怕不简单,况且上次这个年轻人把粟副市长的儿子打了一顿最终粟副市长还忍气吞声了,他就知道这个年轻的副科级招商局长最好还是别得罪。再加上他对苗玉珊的态度很不爽,就有心快刀斩乱麻了。
  市委常委的情人怎么了?我是得罪不起你,可你要想在我这儿指手画脚恐怕就来错了地方!
  所以,牛中强就直接把这事儿给处理了。
  苗玉珊外甥酒后驾车的行为只当没看到,打架斗殴也就不罚款了,双方各自负责各自的医药费;另外,苗玉珊的外甥赔偿张文定车辆维修的费用——至于双方的车是不是有保险,保险公司怎么赔怎么划分责任,牛大局长直接就忽略了。
  对这个结果,双方都不满意,可是邓经纬会做人,很痛快地表达了不满,但又马上说就算再不满,牛书记发了话,他们这边绝不再提条件,都听牛书记的。
  我外甥就这么被人白打了?苗玉珊还想再闹,牛中强就说公丨安丨方面就这么个处理结果,如果对这个结果不能接受,那你们双方可以到人民法院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这话抵得苗玉珊只差闷出内伤,恨恨而去。
  向伯仁真的请张文定和邓经纬吃了顿饭,饭后,邓经纬就跟张文定说,苗玉珊那个女人心眼很小睚眦必报,要他小心一点,他更说了个信息,苗玉珊和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是好朋友。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心中一凛,可是他也不怕,市委组织部长怎么了?老子还叫了省委组织部长一声四哥呢。
  张文定想到了苗玉珊不会罢休,可没料到报复来得特别快。
  才隔两天,市城乡建设局就对开发区点名批评,措辞严厉地指出开发区在城市建设方面杂乱无章,没按市里的规划来搞,问题很严重。

  与此同时,开发区纪工委也收到了市纪委转来的对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张文定的检举信。
  由于规划和具体施工的时间差,还有投资商的各种各样要求等等原因。各个开发区,各个区县,要说在城建方面严格按照市里规划来搞的,找不出一个来,都或多或少的会些偏差,有的甚至把规划完全推翻自己重来了一遍。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一切为了发展嘛。而像这样的情况,规划部门、城建部门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没有说对哪个区县不按规划搞建设提出批评的。
  可是这一次,刮怪风了。
  刚被省委组织部长视察过的开发区一转眼就又被市城建局点名批评了,徐莹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哪尊神。作为开发区的一把手,徐莹并不怕市里哪个行局,可是被市里相关部门批评了,这后面是不是意味着市领导对开发区不满?
  这个问题就是比较揪心了,令人不得不慎重考虑。徐莹是高洪的情人不假,可是她也不可能出一点事就找高洪问情况,那样子的话,她就别在官场混了,干脆当专职情人得了。城建这一块是常务副市长屈玉辉分管的,而屈玉辉的内侄女汪秀琴就在开发区当副主任,这个事情,跟汪秀琴会不会有点关系?
  政治无小事,任何一个风吹草动,若是不多加注意,便很有可能在转瞬间形成狂风暴雨,为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徐莹觉得,如果是汪秀琴对自己不满,也不至于会在这上面动文章,毕竟她也是班子中的一员,就算是要搞斗争,总不能连这个大局都不顾。况且,像这种事情,就算是说得再严重,也没办法一击致命,搞不死对手反而会结下死仇,这对她汪秀琴只有坏处没好处。
  汪秀琴想动用市城建局的力量,肯定要通过她姑父屈玉辉,而屈玉辉作为常务副市长,不可能连这点政治智慧都没有。
  面对市城建局的公开批评,徐莹没有急着召集班子开会,而是一个电话把汪秀琴叫到了办公室单独沟通。
  等汪秀琴到来,徐莹就从座位上起身,还给她泡了杯茶,坐到沙发上之后就把城建局下发的要求开发区整改的文件递了过去:“秀琴,你先看看这个。”
  汪秀琴接过文件很快看完,然后皱着眉头道:“主任,城建局这是什么意思?简直无理取闹,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就下这么个东西,太目中无人了,我们没得罪他们吧。”
  我还想问你城建局是什么意思呢!徐莹深深地看了一眼汪秀琴,一脸凝重地表情道:“看来我们跟市里各部门还是缺乏有效的沟通。市里的规划是高瞻远瞩的,但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有许多具体情况需要灵活处理......你这几天没什么事吧?看哪天方便,抽空往城建局跑一趟,把情况作个说明。怎么样?”
  到开发区这么长时间,汪秀琴是充分见识了徐莹的强势的,很少见到她这么和气地说话,更别说后面还加了个征求意见的话,这让汪秀琴觉得有一种被重视的感觉。
  这种被重视的感觉很舒服,舒服得汪副主任心里暖洋洋的,可她知道,这只是假相。
  徐莹说得这么客气,并非真的要征求她的意见,只是作个样子,说的场面话,实际的意思已经定了,就是指定了要她前往城建局说明情况。当然,说明情况的同时,还必须要把这件事情搞定,别以为只要说明一下情况就万事大吉了!
  汪秀琴很不想管这个事情,城建方面与她无关嘛。可是徐莹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她如果拒绝了,那就是实实在在打徐莹的脸了。

  不就是这么个小事情嘛,对别人来说或许为难,可是姑父就是分管城建工作的,要摆平这个事情真的没什么难度。
  只一瞬间,汪秀琴就有了决断,看着徐莹的眼睛道:“那这样,我现在就过去。”
  领导叫你这几天之内抽个空,你自己就要自觉,把别的事情都推后,赶紧将这个事情办妥才是正经。这个觉悟,汪秀琴在团市委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现在暂时熄了跟徐莹一争高下的心思,说话做事自然就表现得很果断很痛快。当然,也很尊重领导。
  汪秀琴刚走,纪工委书记龚玉胜就到徐莹办公室汇报工作来了。

  龚玉胜汇报的工作,自然就是为了市纪委转过来的有关招商局长张文定的检举信。纪检系统的垂管力度是比较大的,但横管力度同样大,在接受上级纪委领导的同时,开展工作的时候更多的还要考虑到同级丨党丨委的意见——开发区就是党工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