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7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苗玉珊马上说话了:“向所长,我外甥喝多了,说话不知道轻重,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若是你这么说,老子就忍了,可是只是你外甥啊!他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要扒了老子的兄弟那身皮?
  听到一向眼高于顶的苗玉珊说出这种类似道歉的话,向伯仁心里受用无比,然而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可不能给苗玉珊那么大的面子放过她外甥,要不然真的没法向手下这么多弟兄们交待——公丨安丨系统跟别的系统不一样,还是要讲几分义气的。

  向伯仁看着苗玉珊,也不叫嫂子了,一脸公事公办的语气道:“苗主任,醉驾是很严重的问题啊。又跟张局长发生了这个......事情,啊,我们需要他回去协助调查。”
  苗玉珊脸一沉:“我跟你们一起去。”
  向伯仁知道她这是怕她外甥在所里受到什么不公正的待遇,虽然他很想将事情在这里就解决掉,可是看现场的情况,恐怕是没办法解决了,所以也不阻拦,点头答应了。反正发生了事情,将这里人都带回所里也只是照章办事,没人挑得出毛病来。
  苗玉珊要去,跟苗玉珊这一边的人都要去。
  张文定和邓经纬作为打架的另一方,自然也要去派出所。
  好在苗玉珊一方还有两台车,他们自己开车过去,张文定和邓经纬就坐了警车,奥迪Q7和宝马X6都留在酒楼外面,虽然已经拍了照,可双方都没有先主动取车的意思。
  向伯仁请张文定和邓经纬上了他的桑塔纳3000,在车上张文定介绍了一下邓经纬的身份,向伯仁像是才知道似的,伸出手道:“邓镇长,幸会,幸会。遇上这烦心事,今天中午没吃好吧?等下事情办完了,我请两位吃饭,好好喝几杯。”
  这个话没有说这件事情怎么处理,可偏向他们这边的意思却表现得淋漓尽致。
  邓经纬想不到向伯仁会这么热情,他知道这些城区的派出所长都有些能办事的人,结交一下也没坏处,便伸出手和向伯仁紧紧地握了一下,笑着道:“向所长别这么客气,呆会儿我请向所长和张老弟。”
  “到我这儿来了哪儿能让邓镇长你请客?说出去我老向的脸真就没地方搁了。”向伯仁知道邓经纬是市委宣传部长的侄女婿,却表现得毫不知情似的,将基层派出所长的豪气展现了出来,“张局长的朋友就是我老向的朋友,张局长,今天你也不准跟我客气啊。一直想跟你喝几杯酒的,但你一直忙啊,今天这个机会好,还认识了邓镇长,啊......”
  他这声啊还没啊完,手机响了。

  说句夸张点的话,市委书记的电话也不见得比派出所长的电话多,特别是像尚文所这种市区繁华地段的大所,找其帮忙办事的人真是多得不得了,一年下来帮多少人办了多少事捞了多少外水他自己恐怕都说不清。
  这个电话跟这次的打架事件没什么关系,是别的人找他有事,一个电话讲了三分钟,车也就进了派出所。
  向伯仁知道这两方人物都不能得罪,便没将他们安排在一起,当然也没像平时对待一般的犯事的人员那么恶语相向,干警们没忙着做笔录,相反还有茶水供应。
  对待这样的事件,向伯仁知道自己只能从中协调,至于协调会不会起作用,那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他倒是希望局里能够来个领导,可是这一次,局里领导都知道这事儿不好办,居然一个领导都没来。
  向伯仁腹诽不已,安排了副所长去安抚苗玉珊那边,他自己则跑到了张文定这儿说话,很直接地就点明了苗玉珊的身份。说的当然是她明面上的身份,至于市委组织部长的情人这个身份,肯定就不会说,就连暗示都不会有。
  不过,只要他把苗玉珊明面上的身份点出来,他相信,就算是张文定没听说过,邓经纬应该对苗玉珊和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的关系是有所耳闻的。他只要把信息传递到,至于人家最终怎么决定,他没心思也没那么大的能力去管。

  上次张文定和粟公子那破事儿,最终还不是他们各自背后的力量谈判解决的吗?
  邓经纬是很少看本地电视台的,对于电视台的几个节目主持人都不认识,但是,他是知道王本纲跟苗玉珊的关系的。其实市里哪个领导的情人有谁谁谁这种事情,市里领导们之间都心知肚明,只是大家都装作不知道而已,而市领导知道了,领导的亲属们知道一些也属正常。
  一听到苗玉珊的身份,原本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后都谈笑风生了的邓经纬立马就来劲了:“向所长,我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我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相信公丨安丨机关会公平公正地处理问题。”
  向伯仁一听这话,心里就是一突,靠,有好戏看了,看姓邓的这样子,是想把这个事情搞大啊!
  见邓经纬这么说,张文定还以为他是被人家打破头皮见了血还怒气未消。
  今天的事情是因他的车被撞而起的,在这种时候,不管事情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他都得支持邓经纬的决定,要不然那就太不够意思了。更何况,被一个正处级的城建局长的老婆的外甥骑到头上来拉屎,他张某人也火气很大——副市长的儿子都在老子手里没讨到好,你***凭什么?
  这个念头在心里一转,他就紧接着邓经纬地话说了:“向所,今天这事儿我看你还是别夹在中间为难了,我们直接和他们谈吧。有权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撞了我的车,还敢跟我动手?哼!”

  得,这两个都不肯有丝毫让步啊。
  这边没取得想要的效果,向伯仁便又去苗玉珊那儿了,由于先前在酒楼停车场上为了外甥的事情苗玉珊觉得自己被向伯仁落了面子,所以听到向伯仁提起邓经纬和张文定的身份,她就冷冷地说:“市领导的亲戚怎么了?市领导的亲戚就能打人了?啊?还有那个什么局长,身为党员干部,居然敢动手打人,太目无法纪了。知法犯法,真不知道是怎么走到领导岗位上去的,我看开发区在干部任用方面很有问题。像这种害群之马,就应该从党的干部队伍中清除出去。”

  向伯仁好玄没被自己一口唾沫给噎死!
  我草,你只是市委组织部长的情人,不是组织部长好不好?开发区在干部任用方面有没有问题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苗玉珊说了这话也不再鸟邓经纬,直接一个电话打给她老公江南山,要他马上赶到尚文派出所来。江南山的官位都是靠老婆得来的,老婆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圣旨,接了旨意就往尚文派出所赶。

  好吧,你们两边都想把事情闹大,你们闹去吧,一个是组织部长的情人,一个是宣传部长的侄女婿。这***还真够劲,你们怎么不去市委打架啊?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向伯仁跑到一边给分局领导打电话汇报去了。
  江南山过来之后,随江市公丨安丨局文锦分局的一把手牛中强也过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