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7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说了,这一次的事情本来就是自己占理。所以,他认为自己不需要打电话,到时候他们所长向伯仁还会不知道怎么处理?

  等丨警丨察过来的时间,张文定就把对方的人都打量了一眼,却发现男的不怎么样,但有两个女人却颇为惊艳,看上去应该比徐莹略大几岁,但魅力并不逊于徐莹。更重要的是,这两个女人长相和身材都特别像,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对姐妹花。
  靠,这种极品人妇姐妹花,倒是很少见啊。不过,美则美矣,素质实在不怎么样,刚才这俩姐妹都指责了他来着。而且他耳力好,还听见了其中一个美少丨妇丨的电话似乎是打给公丨安丨局一个什么局长的。
  他记得上次和粟公子的事情,文锦分局也派了位副局长出面,这次的事情,看来又会闹得比较大了,又有得向所长头疼的了。
  尚文派出所所长向伯仁不止头疼,还恨得牙痒痒。

  他刚接到分局一把手的电话,说是市城乡建设局局长江南山的夫人、市电视台的主持人苗玉珊吃饭时被人打了,要他赶紧去处理。
  向伯仁带了人就往出事的酒楼赶,心里把那个打苗玉珊的人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
  他可是听到过一点地下消息的,据说这个苗玉珊现在是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最宠爱的情人,江南山的官位,都是靠了他这个在电视台的漂亮老婆跟上级领导睡出来的。
  向伯仁和江南山是同一个乡的人,在乡里二人都算是混出了人样的人物,当然,在乡亲们的眼中,江南山比向伯仁是要强上许多的。不过对于江南山,向伯仁一向都有点瞧不起,一个靠卖老婆上位的男人,算个什么鸡疤男人?

  当然,他对江南山没好感,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江南山的老婆为人很傲,别看在电视里的时候笑得很甜,可是在现实中,常常都是鼻孔朝天的。
  然而不管他对苗玉珊的感观如何,有一点都是他没办法忽略的,那就是局长大人下了指示,他就得不折不扣地完成。
  市委组织部长的情人在自己管辖的地盘上被人打了,向伯仁是真的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在公丨安丨战线上干基层工作的,处理打架斗殴那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一般都是些小人物,出现几个有钱人那都算稀奇事了。至于说大领导的子女或者别的什么亲属打架,有很多人在基层干了几个派出所的所长都不一定遇得上一次,可是他倒好,这种机率很小的事情他居然接二连三的遇到。
  上次粟副市长的公子跟开发区招商局局长打架就是他处理的,这次又冒出个市委常委的情人、市城建局长的夫人!
  靠,是不是尚文所的风水有问题啊,怎么尽是这种事情?妈的,一个个都是有身份的人,遇到什么事情了有的是途径解决,干嘛要打架呢?
  真***!
  骂过之后,向大所长又开始担心起来,祈祷着这次惹上苗玉珊的人只是个普普通通没什么背景的主,可千万别弄得又像上次粟公子那般不知道如何处理才好。
  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尚文派出所离事发地相当近,几分钟的工夫,警车还没停下,向伯仁就一个头两个大了,因为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惹事的双方,其中一方有两个美少丨妇丨,而另一方是两个男人,有个男人他认得,正是上次跟粟公子打架的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张文定。

  他能够看出是张文定一方和苗玉珊一方斗起来的,自然是跟他这个基层派出所所长的眼力有关。
  这家酒楼的管理者他也认识,常来这吃饭,一眼就看出了酒楼方面是劝架的。当然,跟张文定站在一块儿的邓经纬额头上的血迹太醒目,也是一大重要因素。
  日他先人板板!
  向伯仁暗骂了一句,这姓张的好歹也是个个副科级领导,一局之长了,怎么这么喜欢跟人打架?而且惹的人是一个比一个不好惹!先是跟副市长的公子干,现在又和市委常委的情人打,下次难不成要跟市长或者书记的亲戚闹一回?
  车停稳,向伯仁正准备下车之际,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还是分局一把手牛中强。
  他不禁在心里嘀咕,组织部长的情人就是不一样,居然逼得分局的一把手连着来了两个电话。操,自己辛苦一辈子,也比不得江南山娶了个会睡领导的漂亮老婆!
  心里酸归酸,领导的电话还是要接。

  然而等他接通电话,牛中强却又给他说了个情况,跟苗玉珊发生冲突的人应该是市委宣传部部长汪晴的侄女婿邓经纬,据说邓经纬还受了伤,局长大人交待他这个事情一定要妥善处理,要文明执法。
  向伯仁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妈的,前几天老婆还叫自己休假一起出去旅游来着,自己怎么就不休呢?
  警车来的是两台,向大所长怕人少了制不住场面,所以带了七个人过来。他一下车,其余的人也跟着下了车,一起走到对立的双方中间,取代了酒楼厨师的位置。
  尽管在车里的时候对苗玉珊很大的意见和不满,但一见面,向伯仁还是满脸堆笑地叫了一声嫂子。
  苗玉珊平时是不怎么看得起向伯仁的,但现在这个时候,是向伯仁来处理这个事情,她就收起了往日的高傲,笑了笑点点头道:“向所长,麻烦了。”
  向伯仁心说这还真是麻烦,嘴上却道:“怎么回事啊?”

  问了这句话之后,他没等苗玉珊回答便又对张文定道:“张局长,你们这是,和苗主任发生什么误会了?”
  他这一句话,就点明了个情况,大家都是体制内的,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哈。
  当然,向伯仁这话的重点还是要震一震苗玉珊,别以为傍上了个市委常委就无法无天了,你面前这个毛头小子虽然只二十几岁,但人家已经是局长了。
  甭管是市里哪个局还是区里哪个局的局长,反正这小子能够年纪轻轻能够当了局长,那也是背景深厚之人,姓苗的你悠着点,别想拿老子当枪使。
  “向所长,我也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张文定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车,“我人在二楼吃饭,车停在这儿莫名其妙被他给撞了。”说着,他的手指就指向了那个被他扇了两巴掌的年轻人,一脸愤愤然道,“就是这小子,喝了二两马尿就发疯,撞了我的车,还想砸我的车,什么东西!”
  这时候,那个被张文定扇了巴掌的人又嚷嚷了起来,身边的人劝不住,一个丨警丨察就吼了他一声,哪料到他竟然更狂了,冲那丨警丨察道:“你吼什么吼?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让你下岗?扒了你那身皮!”
  这话一出来,过来的所有丨警丨察都不爽了。

  开得起宝马叉六就了不起了?发酒疯也不看看对象!
  派出所的基层民警虽然没有官职在身,可却是权力机关的人,平时一些老板们见着他们了,也都客客气气的,现在被这么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后生这么吼,心里都有气了,一起看向自己的老大向所长。
  面对苗玉珊,向伯仁确实不愿也不敢得罪,可是这么一个口出狂言的小后生,他就没好脸色了,直接冷哼一声:“看我干什么?带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