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7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话,就是一枚定心丸,令张文定心情激荡不已。
  他已经看到正科级在向自己招手了,开发区级别如果上去了,在自己提正科这件事情上,只要徐莹下了大力,应该阻力不大,开发区内部就算有人反对,也成不了气候。而市里面如果真出了岔子,到时候武玲应该会有办法解决吧?
  第二天是周六,不用上班。
  张文定没有睡早床,就在家吃着母亲大人做的早饭,饭还没吃完,武玲的电话就来了,要他一起上紫霞山进紫霞观见吴长顺。
  原本张文定是有点怕这个程序的,不过经历了昨天晚上和武贤齐见面的事情,他已经有了经验了。反正这个事情已经这样了,骑虎难下,那就把戏好好地演下去吧。
  他相信这个事情,除了自己和武玲之外,再不会有别人知道,结婚也好离婚也罢,都是感情哈,真实的原因,烂在肚子里就行了。
  他只是有点不明白,武玲既然是要和他演戏,为什么又要离婚呢?难不成离婚之后,她家里人就不再逼她了?
  这个想法,他有点不敢相信。

  其实这个情况,他的猜想是正确的,武玲就是要通过结婚和离婚这么一道程序,让家里人明白,她是个不适合婚姻的人——黄欣黛是被黄家安排的婚姻,可是离婚之后,黄家再没逼她了。
  张文定开车出门,先去酒店接了武玲,然后一起前往市委一招,跟武贤齐父女会合之后再一起前往紫霞山。
  再次见到武贤齐,张文定恭敬地叫他武部长,没再叫四哥,而武贤齐也像是忘记了昨天晚上的不快,笑容满面地朝他点点头,还问他吃没吃过早餐。
  武云今天没有自己开车,收起了平时的威猛,很乖巧地坐进了她老爹的车里。
  在紫霞观里,武贤齐面对吴长顺的时候,是持的晚辈礼,对吴长顺表现出了足够的尊敬,但却没像武玲当初那么夸张地嗑头认干爹。
  部长大人和老道士的交谈时间并不长,还不到半小时,然后就将妹妹和女儿留下,他自己先走了。张文定一直听着这两个人没营养地聊天,送他离去之后还不知道他是回随江市内还是回省城。
  等到武贤齐走了之后,武玲拉着张文定到吴长顺面前,道:“你跟干爹说吧。”
  张文定知道这女人是要自己说两人谈恋爱这个事情,心里郁闷无比,老子这是拿自己的名誉不当回事来帮你,凭什么你自己不说要我说啊?
  他睁大双眼,装傻道:“说什么啊?”
  武玲就瞪了他一眼,哼哼着道:“你说说什么啊?”
  “就是说你们俩的事呗。”武云在一旁比他们还急,插嘴道。
  吴长顺听到武云这个话,就两眼一亮,他是个人精,自然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不禁看了宝贝徒弟两眼,这小子还不错嘛,居然把武玲给哄到手了?他又看了看武玲的脸,呃,怎么这丫头还是个处子之身?
  老道士对徒弟和干女儿都是相当喜爱的,如果这两个晚辈能够走到一起,他是乐见其成的,至于说年龄问题,他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等武玲修习了双修法门,想容颜不老也不是什么难事。
  心中带着高兴与疑惑,吴长顺就微笑着说话了:“什么情况?说吧。”
  武玲见到干爹望过来,脸上就情不自禁有了些羞意,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移开目光。而张文定听到这个话,看向师父,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有些话,凭空想象很容易就能说出口,可是真到了要说的时候,才会觉得实在不好说。
  武云见这两个人都不说话,便忍不住了,道:“吴爷爷,他们不好意思说,我帮他们说。是这样的,张文定和我小姑谈恋爱、处对象了。”
  张文定和武玲都齐刷刷地看向武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其实还是很可爱的嘛,关键时候用得上,很给力啊。
  “哦,好,好。”吴长顺连说了两个好字,眼中都是笑意,冲张文定道,“臭小子,记住了,要好好对我女儿。”
  说着,他又转向武玲,语重心长道:“乖女儿啊,这个臭小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和他走到一起,我是放心的。别的我不敢说,但有一点我是能够肯定的,这臭小子绝对是个有担当的人。他以后要敢让你受什么委屈,你告诉我,我来收拾他。”

  “干爹,您就放心吧,他对我很好呢,干什么都让着我,只有我欺负他的份。”武玲是个很会说话的人,投吴长顺所好,把张文定捧得相当高,“干爹,以后如果我欺负你的宝贝徒弟,你可不准心疼呀。”
  “你这丫头。哈哈哈......不心疼,不心疼。”吴长顺大笑了起来。
  张文定还没说话,可事情就已经完全说明白了,他暗叹跟武玲相比,自己真的还是太嫩了,这个女人的行事方法,有着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一下决定,马上行动,避免夜长梦多,短短时间的功夫,她就取得了武家老四和自己师父的支持,手段很犀利。
  看她这搞法,大有现在就把他给带到京城去认亲的意思。

  张文定心中凛然,他可以答应帮武玲这个忙,昨天晚上和武贤齐见面也是无可奈何,但要他现在就去京城认亲,他是万万不肯的。于是,在回去的路上,他就提到了这个问题,毫不客气地说近段时间要忙于工作,没工夫分心了。
  由于有武云同车,武玲也不好把话说得太直白,就说自己也有事,要出国一趟,却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国。张文定就听懂意思了,这个事情现在告一段落了,不会逼他前往京城再遭罪。
  听到她这个话,张文定心中多少松了口气。
  开发区的工作没有什么波澜,自从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过来视察了一番,徐莹一扫不久前的颓废,整个人的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提升,目光中又透出了她以往的自信和威严,那不见那丝不甘的失落感。
  市安监局长被免职,开发区这边本来是难逃罪责的,然而有了武贤齐的视察和表扬,市里对开发区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本来是批评开发区在安全生产方面有严重问题的,可是最终却成了开发区领导班子在应对突发事件时候表现出色应对得当,及时处理好了方方面面的问题,是个有战斗力的班子。
  还真是官字两个口,同样一件事情,从不同的角度来看,结果就完成相反了。

  即将到来的风波消散于无形,徐莹对张文定是越看越顺眼,她惊奇地发现,对于张文定,自己心里居然不恨了。这个发现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慌乱,她明白爱情这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变淡,可没听说过仇恨也有这功能。
  况且,这时间也不长啊。
  不过,这慌乱只是一瞬间,她便又恢复了正常,觉得这也是件好事,证明自己肚量大,越来越有容人之量了。而且,自己心里不再恨他了,以后打起交道来,将会更加融洽。
  跟这么个和省委组织部长关系不错的下属处好关系,对自己也是很有好处的,关键时刻,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次的事情就是个很好的例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