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7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异象发生在一瞬之间,而后她微微一笑,说你们之前所使用的雷法,都是从雷泽时空中引渡而来的力量,而此刻这个战场被封印住了,任何力量都无法钻入其中,你们还有什么办法呢?
  什么?
  神剑引雷术被禁止了么?
  那也就是说,我的大雷泽强身术也同样无效?
  我的心中骇然,不过却并不愿意相信这一件事情,于是躲在人群之后,开始慢慢地喝念起了大雷泽强身术的引导咒诀来。
  而与此同时杂毛小道却显得十分淡定,说既然如此,那你们同样也是没有援兵了。

  都达绛玛微微一笑,说消灭你们区区五个人,我还需要援兵么?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总有人会自信过头,却不知道自信多了一分,便是狂妄……
  都达绛玛说这话儿,正是我所要告诉于你听的。
  杂毛小道不再与都达绛玛对话,而是拔出了雷罚来,认真地盯着手中这把剑,平静地说道:“老伙计,天山一战之后,你就未曾真正痛快饮血了,不知道你寂寞么?”
  嗡……
  那长剑居然发出了一声嗡鸣声来,仿佛在回应他的话语。
  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哈哈大笑起来,豪情壮志一下子涌现在了胸口处,回过头来,看向了陆左,说小毒物,你没事儿吧?

  陆左苦笑着,擦去了嘴角的一抹血,说没事,就是之前沉疴太多,积重难返,又给偷袭着了道……
  杂毛小道吩咐道:“你且在后面观战——朵朵,保护好你陆左哥哥。”
  朵朵郑重其事地点头,说嗯。
  杂毛小道又看向了我和屈胖三,说两位,这是我们第一次联手作战么?
  屈胖三说他我不知道,但我应该是第一次。
  杂毛小道说未来的岳父老子在后面看着,你怕了么?
  这一句话就好像给屈胖三打了鸡血,他的脸蛋儿一阵通红,双眼发亮,奶声奶气地吼道:“怕个几把毛!”
  杂毛小道冲着我大声吼道:“那你呢,陆言,你怕了么?”
  我却显得十分平静,淡然说道:“我的性命,在两年前就应该死掉了,所以现在的每一天,都是赚的;至于死,我觉得倒是可以接受——毕竟我已经死过好机会,黄泉都去了一趟……”

  杂毛小道忍不住笑了,呸了我一口,说特么的一点配合度都没有,啰里啰嗦。
  说罢,他举起了手中的长剑,一本正经地宣布:“那么,在座的各位,摩门教的朋友们,我代表月亮,消灭你们。”
  唰!
  他身子往前出动的一刹那,半空之上的翼手龙骑士便松开了弓弦。
  嗖、嗖、嗖……
  箭如雨下,破空而来,从各种各样刁钻的位置出现在我们的身前,然后钻进了我们的要害之中去。
  这些箭手并不仅仅只有半空之上的翼手龙骑士,在岩壁的各个洞口,都有人站立着,这样的箭手至少有五十多个,刚才并未出现,而大战一开,立刻开弓而来。
  这利箭并不成规模,但是无处不在的冷箭却让人防不胜防。
  这些箭手都是高手,至少比我见过的大部分弓手都强,不但如此,而且这些利箭并不简单,有的甚至是法器,射中之后,还有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将目标炸成碎块。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杂毛小道和屈胖三发起了冲锋,而朵朵则掩护着陆左,退守到了附近的洞子里去。
  我凭着极度敏感的炁场感应不断避开了那要命的暗箭,无数箭羽贴着我的身边穿过,而几秒钟之后,我冲进了人群之中。
  想要不被射成筛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涌入人群之中。
  这样子,那些弓手就会为了避免误伤,而停止射击。
  当然,这只是寻常角色,真正厉害的顶级弓手,甚至能够在敌我交缠的高速战斗之中,把握到敌人的踪迹,并且进行攻击。
  然而冲入人群之中躲避弓手,并不能够给我带来丝毫安全感。

  事实上我陷入了更加恐怖的境地。
  这一大帮的魔门教徒,显然要比之前我们在大峡谷时所遇到的那些人,要强上许多,每一个都难缠无比,我拎着长剑,左冲右突,却没有办法做到之前那种砍瓜切菜的横行,反而需要不断提起精神来,小心无处不在的攻击。
  唰!
  陷入围攻之中的我不得不面对四面八方的攻击,刀枪剑戟的劈砍让我处于一种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而且还得时不时躲避一支宛如鬼魅一般出现的利箭。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我身上就已经中了几刀,还差一点儿被一支利箭给插中心脏。
  虽然那利箭最终从我的腋窝之下穿过,但那几刀却实打实地划破了我的皮肤。
  尽管我在刀锋临体的一瞬间,尽量避开了被重创的可能,不过鲜血也的确流了出来。
  不过受伤并没有让我感到恐惧。
  恰恰相反,在鲜血和疼痛的刺激之下,我的脑子在那一瞬间就变得无比地清醒起来,几乎在同一时间,好几股记忆杂糅着融汇进了我的意思里面去。
  相同的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在哪儿呢?
  对了,在千年前的耶朗战场之上,那个时候我的对手,是庞大的汉帝国,奸诈的方士,野蛮的南方土著,还有来自深渊的无尽狂潮……
  我在奋战,如同千年前的我一般。
  我是谁?
  我不过是整个耶朗联盟的一名小将,我有着悍不畏死的精神,和从小培育的战技……
  我是一个宁死不屈的使节……
  我是一个匠师,一辈子只知道研究手里的刻刀与锤子……
  我不过是一名小小的祭司……
  不对,我是通晓雷法的夷族头目,我是联盟之中的大人物……
  我是一剑神王,整个野狼王朝,都在我的长剑庇护之下……
  错了,错了,都错了。
  我是陆言。
  我就是我。
  握剑,前斩。
  在那一刻,我终于理解到了为什么聚血蛊为何会那般强,为何第一位聚血蛊的主人能够成为苗疆万毒窟的开创者。
  因为十八个梦,就是十八种不同的人生。
  集众人之力而成就的一人,绝对是远比常人的际遇,而与此同时,无数的人生叠加和经验,让整个人的性格具有了多样性。
  我感觉无数种信念和精神都汇聚到了我的心神之上,一股莫名的念头浮现出来。

  我害怕什么?
  我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不管面前是一人还是两人,又或者几百人,有什么区别呢?
  比起当年耶朗王朝的大敌而言,这些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不过是需要多挥几次剑而已。
  上一代的聚血蛊主人创立了天下修行三圣地的苗疆万毒窟,独步天下,难道这一代的聚血蛊主人,只有唯唯诺诺,畏畏缩缩,整日恐惧这个,担心那个么?
  不过一战,死则死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