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6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开发区的责任也跑不了。”徐莹冷哼一声道,“现在开发区不比以前了,目前升正处级的呼声很高,很多人都在关注。”

  听到徐莹这个话,张文定就明白了,这是市里有人要借这个事情把徐莹踢开,然后安插人进来。毕竟,现在开发区一片红火,而且马上就要提级别了,这么个情况,眼红的人肯定不少。
  只要有利益纷争,就算是没问题别人都要找出问题来搞你,更何况现在有这么好一个机会放在这儿?
  张文定很想问一问她高市长不管这事儿吗?可是却又没问,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徐莹被调离,那他在开发区的日子肯定就没现在这么好过了。
  徐莹也沉默了起来,但没几秒,她又开口了:“武部长那里,你有什么最新情况吗?”
  张文定马上就想到了刚才分开之时武玲所说的话来,看来,今天晚上真要去找武玲探探情况了。
  其实,徐莹问这个话,目的并非要张文定帮忙向武部长求个情。她压根就不认为张文定有这么大的面子!
  她现在只希望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来随江调研的时候真的会到开发区来看一看。
  只要武贤齐点名说要看一看开发区,哪怕他武大部长到开发区只过上一路就走,那么市里面那些对她这个管委会主任位置虎视眈眈的家伙们就都会偃旗息鼓,保证没一个人敢借陶瓷公司这事儿要她走人。
  不在考察行程之内,省委组织部长却点名要去,这就不得不令市里大佬们好好地斟酌斟酌了,谁知道徐莹是不是攀上了武大部长的关系呢?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徐莹没有攀上武大部长的关系,但武部长前脚才点名去了开发区,你随江市后腿就把开发区的一把手给换了,这不是摆明了打武部长的脸吗?
  武部长是省委常委,光这个头衔就足以令随江市的领导们敬畏了,更何况人家还是管帽子的省委组织部长?哪个敢出头不给他的面子?

  所以说来,只要武贤齐往随江开发区走一趟,哪怕市领导已经决定要调整她的工作了,基本上也会不了了之,让她继续在开发区当一把手。
  这里面的东西,张文定没有看出来,他见徐莹如此相问,以为她病急乱投医,想通过自己攀上武部长的关系,然后让武部长帮她说两句话,以保住她现在的位子。他在心里苦笑,自己可没那么大的面子,自己跟武部长还认都不认识呢。
  他确实跟武玲还有武云关系都不错,可这两位,并不是武部长啊。
  是的,从武玲说的话里,他能够感觉得到,只要武玲肯答应,那保住徐莹目前的位子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跟武玲说起这个事情来,这个便宜姐姐会不会答应。
  通过武玲来帮徐莹这个忙,张文定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的。因为武玲现在给他出了个难题,而他却又不愿意按她说的去解决。
  说实在话,如果武玲只是一个家世普通的人混到现在这么有钱,那他假装和她结婚也没什么,可她背后的家族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令他觉得想象都有所不及。

  他不觉得自己有个好师父就能够摆平所有事情所有人,武家随随便便站出来个人都有足够的能量令他生不如死,他觉得没必要惹上那么个大麻烦。像现在这样子的关系,他觉得是最理想的。
  不过,现在徐莹说到这个问题了,他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
  他猜想,徐莹说得这么悲观这么无奈,肯定是这件事情还有背后别的原因导致了市长高洪没办法全力保她,所以她才问有关武部长调研的情况。
  他想帮助徐莹,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在徐莹手下做事觉得很舒服很开心,怕换个领导之后日子不好过,他还真心诚意地想帮助她。
  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在利用她,是逼不得已,可是刚才看着她那无奈的样子,他却心中一酸,涌起一股愧疚和想要保护她的感觉——毕竟,他不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
  不知不觉中,他对她,其实已经生出了些感情。

  “目前,我还不是很清楚。武部长来随江调研应该是确定了的,时间上可能有些出入,周四应该不会来,可能要到周五了,至于会不会来我们开发区......”张文定皱皱眉,想了想又说,“晚上我再问问,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帮你递个话,开发区离不开你啊。”
  徐莹眼中闪过一丝些微的欣慰之色,知道张文定误会了自己的打算,但目的却跟自己的一致,她也懒得解释什么,点点头道:“辛苦一点,一定要请武部长来开发区指导我们的工作。”
  要是别的情况,张文定肯定马上毫不犹豫地表决心一定完成任务,可是这个事情,他是真没把握,只能小心翼翼地说:“主任你放心,我一定尽力。”
  徐莹也没希望他夸海口,能够得到这个答复,总算是聊胜于无,在心里多少有了点希望。
  这个事情一说,别的也就不重要了,她还要急着去见一见高洪,如果张文定这里不靠谱,她也不能任何准备都不做什么后手都不留吧?
  一颗红心两手准备,这种关键时刻,可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随江市政府的新闻发布会开得很准时,调查结果的宣布大出记者和网络上大多数人的预料。随江方面不仅仅没有捂盖子,竟然还很不顾及脸面自揭其丑地说陶瓷公司的厂房垮塌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陶瓷公司在安全生产方面没有达标,二是厂房的建筑质量存在问题,并且明确表态一定会依法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
  尽管如此,可记者们显然还是没那么好打发。
  面对这么一个结果,各路记者只是稍稍一惊讶,然后便一个又一个尖锐的问题问了出来,比如有个记者就问究竟会追究哪些单位和人员的责任?这是不是一句空话套话,到最后其实只会不了了之?
  这些问题不好回答,问得政府方面几个人应付不过来,回答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之后便匆匆离开,一场新闻发布会草草收场。
  张文定下午就在单位上班,哪儿都没去。徐莹作为管委会的一把手,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亲自过去了,还被记者堵住问了几个问题,她倒是有心说几句,可却知道这种场合下,最好什么都不要说。
  祸从口出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身在官场,都知道什么叫沉默是金。
  防火防盗防记者,官员们深知,自己有时候的一句无心之语,就很有可能被记者们解读出许多意思来,有的意思甚至跟原意相去甚远。

  再说了,徐莹此时心中甚乱,她给高洪打过电话,但高洪只是四平八稳地说了几句安慰话,没一点实质性的表态。这就让她心里直打鼓,觉得自己这个跟头可能要栽定了,最好的结果可能会被调整到哪个区县任非常委并且排名靠后的政府副职,其次一种可能就是到市里几个不重要到可有可无的行局里任副职,最差的一种可能,那就是到哪个区县人大或者政协里去了。
  开发区以往几任主任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可工作调整的时候都从副处到了正处,她的上一任是最差的,被调整到市里一个可有可无的部门,但级别还是提到了正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