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5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这是许多随江人对随江政府机关的印象。
  平时只要出个什么事情,市政府组建一个什么工作小组或者是调查小组,要看到结果那真是一个很漫长的等待。
  像这次这么快就出了调查报告的情况,按道理来讲应该是市政府对这件事情高度重视的一个具体体现,应该会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称赞。可事实却不是这样,民众对于这种高效率,大多数人第一反应并不是觉得市政府这次的事情办得好,而是对这件事情表示出高度的怀疑。
  平时做事比蜗牛还慢的市政府这次速度赶得上飞机了,这种情况,也太过反常了。
  事有反常即为妖啊!
  随江市政府要到下午两点半上班之后才会发布事情的调查结果,可是这件事情毕竟已经被报纸和网络炒起来了,在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之时,网络上的各种调查结果猜测得相当起劲。在微博和论坛上,针对陶瓷公司事件和随江市政府太反常的调查速度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不过短短一小时时间,随江市政府便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下午上班时间还没到,随江市政府方面就在国内最大的门户网站开通了微博,并且立马进行了身份认证,然后发布了一条跟陶瓷公司调查有关的微博,半小时内转发超过两万五千条,评论超过三万条。
  当然,这里面的评论,多数都是质问。
  这种情况让随江市政府方面感觉到了一定的压力,面对这种新的信息传播以及交流方式,他们有点头大,不敢随便决定应该怎么应对。只能等到新闻发布开过之后,再看情况而定。
  随江市常务副市长屈玉辉中午就在食堂吃的饭,吃饭之后直接又回了办公室,连平时的午休都取消了,召集调查小组的成员开了个会,对下午发布会上可能出现的情况和记者会提到的问题作了一个探讨和布置,要求所有人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要认真考虑,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
  屈玉辉这个态度就相当强硬了,意思就是没有得到领导同意,谁也不允许擅自接受媒体采访。有胆敢不听招呼自作主张的,那就别怕我姓屈的心狠手毒不讲情面。
  与会人员眼见常务副市长大人面寒似冰语气凛然,心中暗暗打鼓,都默默地打定主意,坚决不接受任何采访,明哲保身方是正理。在这个事情中,千万别抱什么火中取栗的侥幸心理,一定要时刻不忘一个稳字,当缩头乌龟绝对是最好最合适的选择。
  散会之后,屈玉辉毫无睡意,站在窗前眺望远方,心中对汪秀琴这个侄女不免有几分失望。
  她怎么就糊里糊涂搅到这个事情里面了呢?
  这种事情,别人躲都躲不及,她倒好,不是她分管的范围她都搞进来了,还是太年轻,还是没经历过磨砺和摔打,做事情太过争强好胜,太急于表现自己,不知道审时度势,不懂得以退为进啊。

  不过失望归失望,想到老婆对这个侄女的疼爱,他就又是一阵头疼,只能自己开导自己,吃一堑长一智,希望下次那丫头应该会知道祸福厉害。
  抬腕看了看表,他暗想,秀琴那丫头应该过来了吧?
  这个念头刚一起来,秘书便敲门进来汇报,说开发区汪主任请见。
  屈玉辉收回目光,点了点头,然后便走回坐位坐好。
  汪秀琴进到屈玉辉办公室,见到姑父正微低着头看文件,心中是既敬畏又委屈,敬畏的是常务副市长大人官威鼎盛,委屈的是他是自己的姑父呢,跟自己搞什么领导学习时间这一套啊。紧接着,她心里又涌起一股难言的憋屈,为什么这些领导都把领导学习时间用得这么得心应手炉火纯青,而自己第一次用就跟张文定来了个硬碰硬呢?
  站在离屈玉辉办公桌前不远处,汪秀琴大气都不敢出,安静乖巧地等待着屈玉辉把这个领导学习时间用完。

  屈玉辉没有让她等多久,大约三分钟的样子,他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淡淡然道:“来了。”
  他没有叫她坐。
  “屈市长。”汪秀琴就弱弱地叫了一声,点点头,继续站着,不敢坐下。
  屈玉辉一向很注意平时的细节,在办公室,在上班时间,他都要求汪秀琴按职务称呼他,姑父这个称呼,只能在家中和非工作时间。
  屈玉辉两眼深深地盯着她,也不说话。
  汪秀琴被他这目光盯得异常难受相当心慌,连吞了两口唾沫,颇为艰难地说:“屈市长,我,我今天来,您批评我吧。”
  屈玉辉道:“批评你什么?嗯?”
  汪秀琴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却还是迎着屈玉辉那质问与责备的目光,鼓起勇气说:“星期一有媒体过来要采访,我没有向您汇报,我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有预料到事情的复杂性......”
  话一说出来,思路就顺了,尴尬和委屈似乎也都随风而散。
  在屈玉辉办公室里,汪秀琴完全收起了她在开发区的优越感和傲气,认真仔细地分析了自己在这件事情处理上的过错和失误,态度诚恳地做着检讨。
  屈玉辉没有打断她的话,一直听着,对她这个认错的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先前对她的一点失望就又抛到一边,觉得这丫头其实还是个可造之材,去开发区还没多长时间,但认识比在团市委可是深刻了不只一丁半点,尽管看问题的角度还有其局限性,却也证明她用心了。
  只是,由于她在团市委务虚的工作做得多一点,理论知识有,但缺少基层实干工作经验,对某些问题某些情况的处理上,有点过于理想,没有更多的考虑实际困难。只要在基层呆上两年,多磨练磨练,理论结合实际,还是有潜力的。
  汪秀琴一通话说完,将记者采访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除了自己跟钟五岩认识这个事情外,再无保留。在言语中,她着重强调了自己主观上的判断错误,没有到处找客观原因的意思。

  等她说完,屈玉辉便点点头,站起身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在沙发上坐下,抬手招呼道:“来,坐下来说。”
  汪秀琴依言坐下,倒是不需要做出只坐小半个屁股的样子,要求再严格,毕竟那层亲戚关系摆在那儿,抹煞不了的。
  她坐得相当端正,满是欠疚的表情道:“屈市长,这个事情都是我没办好,弄到现在还要麻烦您......”
  “不是麻烦我。”屈玉辉摆摆手打断她的话道,“秀琴啊,陶瓷公司的事情,完全可以在开发区就处理好的嘛,根本就没有必要闹到市里来。一有个什么事情就要市里出面解决,这像什么样子?啊,这个问题,你们管委会根本就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嘛。”

  听到这个话,汪秀琴心中好受了许多,姑父还是很疼自己的嘛,打板子并没有打在自己一个人身上,而是打在了开发区集体领导班子身上,确切一点说,是要让徐莹来担大头责任。当然了,这个事情,屈玉辉虽然有一定的话语权,但最终的意见,还要看市委陈书记和市政府高市长的意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